德州人唱德州曲,德州歌诉德州情原创民谣《德州东站》追忆青春



  尚大伟自18岁起便在音乐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一唱就是十年光景。他写词、作曲、组建自己的演出团队,一路跌跌撞撞,在这条看似“不太靠谱”的音乐路上,终于花开绚烂。他不仅“三十而立”,而且原创民谣《德州东站》乐声悠扬,更是写尽青春故事。


  无人喝彩的“音乐之路”


  在尚大伟的眼里,德州的萧何庄如同北京的宋庄一样,是城市文艺青年的聚集地。他们或因房租实惠,或是看重此地生活便利,在结束学业之后,往往在此租间房,一边创作,一边寻找演出机会,挣钱维生。
  尚大伟亦是如此,2010年前后,因父亲强烈反对他走音乐路线,父子俩几乎到了无任何交流的地步。他从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家中搬出,在萧何庄的六楼租了间房。“起初,父亲只是对我的生活状态略有微词,直到当时的女友家人嫌弃我‘没有正经工作’,父亲才对以‘音乐为生’的我生了厌恶之心。”尚大伟回忆,当时,不仅仅是父母,女友更是一怒之下,烧掉了他所有音乐磁带,并毅然离去。
  萧何庄六楼的那间房陪他度过了最难熬的时期,依靠零星的演出机会赚来的微薄收入,除了一日三餐,不敢多花一分钱。与此同时,他开始疯狂写歌,整整四年,数十首歌词写满了整整一本笔记。


  萧何庄六楼的“球球”


  从萧何庄居住的那段时间,在演出时,尚大伟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帅帅,两人以音乐为媒,成为情侣,一起到各地赶场,婚礼、开业典礼,只要挣钱,绝不挑剔。她,是他生命中的知音。
  《德州东站》是尚大伟近期写的新歌,自主作词作曲,歌曲中所写的“想带你去西藏,看最美的星光;想和你在洱海边,戒指为你戴上”便是帅帅。
  如今,尚大伟依靠这些年演出的收入,买了房子,娶了心爱的姑娘,与父母的关系也已缓和。但他一直忙于生计,欠爱人一个洱海边的浪漫求婚。他想在德州东站附近买一栋房子,随时带心爱的姑娘远行。
  歌词中提到的另一个名字“球球”,是两人去北京时,在路边买下的一条白色小狗,在返回德州时,一路将它藏在书包中,揽在怀里。按照相关规定,宠物是不能带上火车的,但球球很乖,一路上未叫一声,直至下了火车,才开始撒欢,一直跑跑跳跳。
  “球球陪伴我俩一年多时间,一起住在萧何庄的出租屋里。可有一天,我出去忘记关屋门,它跑了出去,再也没有找到。”尚大伟在歌词里写“萧何庄六楼的门呐,能不能晚点关上,那只迷路的球球,它还没回家呢。”
  后来的很多时候,他确实敞着房门,希望球球能出现在门口。直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才发现,过去的岁月,和球球一样,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船长吧”里的悲欢离合

  《德州东站》歌词中提到的另外一个地方,是德州的一个酒吧,名为“船长吧”。2015年至2016年间,尚大伟曾在此驻唱,他说,那是迄今为止他少有的安定生活。“每晚7点到10点,我都坐在台上,给酒吧的人们唱歌,大多是当下的流行歌曲,或者较为小众的民谣。”他说,酒吧如同人生的一个小小缩影,他参与过别人精心策划的求婚,也看到过很多人酒后失声痛哭,此处演尽生活的悲欢离合。
  一年后,酒吧因营业问题倒闭,尚大伟也不得不再次离开“安定的生活”,尽管他的演出团队已经收入稳定,但他依旧怀念“船长吧”里的乐声、歌声、哭声和笑声。
  “新天地四楼船,能不能再次启航,那一位苍老的歌手,又在哪儿漂泊流浪,这城市有太多的酒吧,故事都堆成了塔。”这段歌词他一蹴而就写成,那是他难得的一段人生经历。
  尚大伟说,在历经人生数次聚散之后,方知青春可贵却不可追,《德州东站》里追忆的对象,其实就是青春,你的、我的还有他的。
  目前,尚大伟已写了近百首歌词,但他自主编曲的较少,按照规划,他将继续走“原创路线”,多写歌,写好歌,也写身边的故事,用音乐演绎生活的旋律。德州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双双 摄影报道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