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盼的春节

每当一个新的“年”来到,人们总喜欢回忆曾经的“年”,尤其是小时候过年的情景。在对比之中,感叹时代的变化,留恋逝去的年华,追寻着,那股浓浓的年味儿和亲情。


60年代:饺子“存”在大缸里,铁锨铲出倒进锅


年三十晚上,已经近六十岁的二大爷和我说起了他们小时候过的年。
60年代末,由于家里穷,孩子多,十几岁的二大爷跟着几个亲戚去了东北。东北那边的地多,相对而言,粮食也多,至少能吃饱饭。一进腊月门,家家户户开始忙着包饺子,自家包完,就帮着邻居去包。几十口人围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包饺子。有时候,一包就能包七八天。包好的饺子,直接就放到大缸里。每到来客人的时候,主人就拿着大铁锨,将饺子锄到簸箕里,然后在倒进锅里。
我也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春节,好似回到了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时代。小时候最盼望过春节了,贴春联,放鞭炮,穿新衣服,吃好吃的,当然最吸引我们的还是压岁钱。正月初一的早上,我很早就起床,拿出妈妈买的新衣服美美地欣赏着,待吃罢早饭就乐颠颠地把新衣穿好,跟着哥哥们挨家拜年去。虽然是个辛苦活儿,可我们却乐此不疲,因为转上一大圈,我们的口袋就会被红包装的鼓鼓的,就可以去买那些爱吃的零食,好玩的东西,漂亮的贴纸。而且每到一户人家都有很多糖果,花生和瓜子招待,临走时主人还会给我们带上一包,一直省着吃到正月底。时至今日,三十个春节已然过去,期间上学的上学,挣钱的挣钱,聚少离多一家人在春节才能团聚。小的时候总是惦记着那点吃的,所以盼着过年,长大了之后是盼着团圆才盼着春节,在乎的是比什么都珍贵的亲情。
    □郑乃春


80年代:为看春晚,炉子上的水开了都没人提


年年春节都高兴,80年代乐更多。谈及起80年代的春节,家住禹城市宜家尚品小区的孙洪岭,给记者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80年代的时候,只要赵忠祥一露面,在老家的炉子上水壶开了都没人提了,想上厕所的大家是忍了又忍。怕错过了马季的相声、费翔的歌,更怕错过了节目间穿插公布的有奖谜语。”孙洪岭说,那个时候节前“抢购”彩电可称得上是街头的一景儿。从1984年开始,进口彩电开始紧张,彩电就成了人们心中的紧俏货。1986年下半年起,商店里宣告彩电无货,同时出现彩电票。在那个时候,节前能买上一台18英寸彩电可是件大乐事,七姑八姨都要通知:“他舅舅,家里新买了电视,春节来看呀。”
更乐的还在后面:三十儿晚上一家人早早吃完年饭,预备好记录晚会公布的谜语的纸和笔,为谁坐在离电视最近的位置争执一番后各就各位。一番冥思苦想绞尽脑汁之后,已是大年初一的清晨,第一件事便是寄答案。苦盼中央电视台的佳音之余,又该琢磨着去哪儿串亲戚,在县城上班的他们兄弟三人都会多次往返县城和村里。从三十儿直到正月十五,一家人总是闲不住,乐不够。人们开始品味着改革开放刚刚富起来的滋味儿。
如今,大家都会选择通信拜年,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年饭,短消息此起彼伏,特别是到了零点,不同的短信、电话响成一片,甚为壮观。“我还清楚的记得,从2002年人们开始改打手机,连春节晚会的节目都以此为题编写歌曲:喂,你在哪呢?吃饭了吗?新年快乐!”孙洪岭说,现在社会发展很快,短信拜年已经成了城市上空一道看不见的风景,利用春节做社交活动,老同学老同事聚会,为春节添色不少,日子越过越红火的他们家今年也买了小汽车。
孙洪岭回想起春节前,家家户户都灯火通明,家家都把房子打扮得别具一格,各有各的个性。他们把买来的年货放得满地都地,有的正着贴,有的倒着贴,还有的歪着贴,各有千秋。“现在,我们把买来的菜全部都弄好了,只等春节一到,就可一饱口福了。家家备有鞭炮,人们穿上新衣服,准备迎新年,在春节前,人们一出门,如果遇上了好朋友,总是口中不忘说一句:‘上街啊’!”
现在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今年的春节,他们一家的亲朋好友一直玩到深夜,嘴里啃着美味水果,手里燃放鞭炮烟花,忘情地玩个痛快。“明年后年我们还打算一家人外出旅游、自驾车过年,好好享受现在的好日子。”孙洪岭说。
    □记者 孙良玉


90年代:怀念爷爷,还有他张罗的一桌好饭


一年又一年,过完这个春节,爷爷就离开整整十年了。大年初二,是给过世老人上坟的日子,一年当中,唯有这天一大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回到老家,长辈们挨家拜年,哥哥们准备着烧纸、鞭炮,姐姐们将上坟的贡品打包。到了爷爷坟前,鞭炮响起,烧纸点燃,二十几口人跪在坟前,眼泪大把大把掉在黄土地上,想着爷爷,跟他一起过年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
爷爷健在时,和奶奶住在老家,上世纪90年代,每逢过年,一大家人都会早早地赶回去。孩子一进家门,爷爷就将备好的点心拿出来,哪个孩子喜欢吃蜜三刀,哪个孩子喜欢吃核桃酥,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全放在竹篮里。在印象里,无论什么时候来到爷爷家,都会在那个竹篮里找到好吃的,而爷爷也就是将点心分给孩子时,才会“沾光”尝上几口。
我年幼时,最盼着年三十的那顿团圆饭。爷爷一早便起来张罗,杀鸡、拌肉馅、汆丸子、烙烧饼,家里人都劝他不用干这么多,孩子们来做就是,他不听,依旧忙个没完。家里人知道,爷爷是个话少的人,看到子孙满堂,聚在一起,他心里就高兴得不得了。
团圆饭摆满桌,爷爷乐呵呵看着一家人夹起菜,还不停地问孩子们好吃不好吃。吃了不多久,他就独自进里屋,拿出布包,给孩子们分发压岁钱,孩子们接过,给爷爷磕头拜年,他的眼睛又笑得眯成了缝。爷爷退休后,仅有的一些退休金,他都好好地保管着,过年时拿出来给孩子们做压岁钱,成了老人为数不多骄傲的时候。
吃完年夜饭,全家人围着电视看春晚,爷爷不爱看,就去里屋休息,不时出来,问哪个孩子困了,就去一起睡觉。快半夜时,爷爷披着棉衣又进了厨房,没多久,热乎乎的饺子就端了出来,他又开始招呼上了孩子们。
印象里,过年的味道是空气中弥漫的鞭炮味儿,是老家屋里的炉火暖和气息,是爷爷精心准备的点心和饭菜香味,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甜蜜气氛。
那些年,因为有爷爷,全家人都盼望着过年。如今,爷爷离去已近十年,团圆已只存在于回忆里。而这份回忆,早已成了全家人的感情维系,让每个年味又多出几分伤感与温暖。
□潘晓泉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