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火车站,那些等待回家的人们

回家过大年,是国人内心最强烈的情感冲动。然而,在万家团圆的时刻,有些人注定要在旅途中度过。让我们走近他们,关注他们,定格这个匆匆而逝的新年的另一种色彩。
除夕夜,本来应该是阖家团圆、普天同庆的时刻。可是总有那么一些人,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在除夕夜和家人一起度过这个团圆美满的时刻。
1月22日,除夕这天,记者来到德州火车站,采访那些在火车站内候车的人们,了解他们的故事。火车站广场周围的旅店都已经歇业,而火车站内依然是灯火通明,车站内的这些旅客这晚注定无法和家人一起度过这个团圆的节日了。虽然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内在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前的节目和关于春晚的预告,但是候车的人们却没有几个观看的,他们都在看着大屏幕上关于自己所乘坐的列车的班次时间,生怕错过回家的末班车。


◎为了家人,多吃点苦没什么


一进候车大厅,记者就注意到一位拿着行李独自靠着栏杆等火车的中年男子,随后记者上前与之交谈起来。42岁的王先生是河南人,在德州打工已经有些年头了。当记者问其为何要到除夕夜才能回家时,王先生告诉记者,虽然春运开通了网上订票和电话订票,可是他的文化程度比较低,这些都不会,只能到售票窗口来买票,所以最后只买到了除夕这天的火车票。
记者了解到,王先生家里是上有老下有小,可以说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在外面打工挣钱,要供家里的孩子上学。虽然工作辛苦点,但是心里很踏实。说起除夕夜不能够回家过年,王先生的声音开始有点哽咽,眼睛也开始变得有些湿润起来。“其实工厂早就停工了,可是没有买上票,看着自己的工友们一个个的早早就打包收拾好回家过年了,空荡荡的宿舍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他如此对记者说道。
随后,老王又拿出过年回家给家人带的礼物,里面有给孩子买的新衣服,有给老人带的德州扒鸡,还有给亲戚的孩子们带的零食,记者注意到所有的人都有礼物,唯独老王没有给自己带东西,身上还是穿着一身破旧的棉服。“我在外面打工为的就是家里的老人孩子能够过得舒服一点,自己穿破点,吃点苦没什么,只要他们在家里过得好就行。”当记者问其为何过年没有为自己置办新衣服时,老王如此对记者说道。
随着记者和老王的交谈,两人的耳边响起了老王所乘坐的K919次列车检票的声音。在记者的新年祝福声中,老王踏入检票口,踏上了回家过年的旅程。


◎十年除夕,都是在火车上过的


在候车大厅,记者注意到还有不少一家三口在等待火车的。老家是浙江的李先生一家三口在禹城做生意,1月22日下午两点多,三口人坐车从禹城来到德州后,就一直在火车站内等待到浙江的T31次列车。虽然已经在候车大厅内等待将近6个小时,但是一家三口人有说有笑的,不知不觉中时间也就过去了。“年前这段时间是生意最忙的时候,早关一天门就要少挣好多钱。所以我们一直坚持营业到年三十上午,中午吃饱了饭,店门一关就赶紧坐车到德州来了,生怕汽车停运了。”李先生是个生意人,由于年前这段时间是生意最忙的时候,所以他和妻子坚持营业到年三十才匆匆忙忙的从禹城赶到德州。
李先生8岁的孩子,一放寒假就开始每天催促着他回老家过年去。虽然他心里也希望能够早一天回家,可是实在舍不得年底这几天的好生意。于是夫妻两人一商量,决定还和往年一样,坚持到除夕再回家。虽然回到家已经是大年初一的下午了,对于一年只能回家一次的他们来说,和家里人团聚的时间总是那么匆匆。但是在异乡独自打拼已经让他们习惯了这种生活。“我们一家人已经连续十年除夕夜是从火车上过得了,每年都这样,早已经习惯了。只是心里觉得有些亏欠家人,毕竟十年的时间没有和家人一起吃上一顿可口的年夜饭了。”李先生的妻子对记者说道。记者了解到,由于忙于生意,最近这十年的时间,李先生一家三口都是在火车上过的除夕。为了能够回到家后弥补内心对家里的亏欠,李先生每年回家总是要买回去很多东西,分给亲戚朋友们,今年也不例外,这次回家李先生又是大包小包的带了好多东西,有给老人买的保健品,有给孩子们买的新衣服和零食,还有给家里的亲戚朋友带的德州扒鸡。“每年只能回去这么一次,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要照顾到,所以就大包小包带了一大堆东西回去。”李先生边说边指着地上的包裹对记者展示。
说起在火车上过除夕,李先生告诉记者,每年在火车上过除夕,虽然人不多,但是过年的气氛依然很浓厚,火车上会准备好饺子,会用彩带和花球把餐车装饰一新,在餐桌上也会摆满各类水果和瓜子。另外乘务员还都会准备几个节目来进行表演,到时候有的乘客也会即兴表演几个节目来烘托过年的气氛。
马上就要回家过年了,李先生的孩子也格外的兴奋,在记者和李先生交谈的过程中一直蹦蹦跳跳的,并不时和旁边候车的孩子聊天,就在记者采访的这段时间内,李先生的孩子已经和旁边候车的一个孩子成了好朋友,两个孩子在候车大厅内开心的玩了起来。


◎单位加班,除夕夜踏上回家路


在候车大厅内,20多岁的年轻人几乎占到了一半以上,记者在候车厅内和小杨聊了起来。20岁的小杨老家是湖北广水的,目前在德州的一个商场内上班。因为单位营业到除夕上午,所以小杨只能买除夕夜的火车票,踏上回家的路途。
别看小杨年纪不大,可是这已经第二次在火车上过除夕了。小杨告诉记者,他当初来德州工作是因为有一些老乡在德州打工,中专毕业之后,在老乡的介绍下,他也来到德州工作。春节前,小杨的老乡们分成两批,一批去了庆云过年,一批要回老家过年。作为家里独子的小杨在老乡询问的时候,选择了回老家过年。由于放假的时间比较晚,所以小杨只能在除夕当天独自回家。为了能够回家的时候方便一点,小杨在老乡们走的时候就把过年要往家带的东西都托他们带回去了,自己这次回家只带了笔记本电脑和一点吃的东西。
随后,小杨对记者讲起了去年第一次在火车上过除夕的情景。当时在回家的K919列车上,开始大家都在表演节目,欢庆春节。过了夜里12点,当小杨给在家的父母打电话的时候,泪水差点就流了出来。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强忍住泪水,用比较平和的声音向父母拜完年后,就赶紧挂掉了电话。电话打完,小杨的泪水就不自觉地流了出来。“父母就我一个孩子,而且我又是家里的长孙,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赶回家去过年。”小杨对记者说起了过年必须回家的理由。小杨告诉记者,虽然南方年味不是很重,但是除夕夜一家人也必须聚在一起吃个团圆饭,不然就算这个年过的不圆满。吃完团圆饭,几个不错的朋友就聚到一起开始打麻将,一直打到凌晨,然后各自回家,第二天早上起床去拜年。因为单位初三就要营业,为了能够在家多呆几天,小杨专门找领导请了两天假,今年可以到初五回来。“无论走到哪里,都忘不了在老家的父母,虽然只放这么几天的假,但是我还是要坚持回家去过年。”耳边响起了火车检票的声音,小杨拿起行李,最后对记者说道。
    □记者 李紫光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