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我的芳华

    怀着部队情结,我走进影院,看完电影《芳华》以后,觉得意犹未尽,于是我又买来严歌苓的原著仔细品读。《芳华》把我带回了我的军旅生活中去。
    1991年我中学毕业,由于学习偏科,“学而优则仕”的路已经没有了希望。那时候我也曾经梦想着靠勤劳致富,我做过养鸡专业户,也跑过小百货,将近一年的历练让我知道了生活的不易、创业的艰辛,让我看到了自己脆弱。我必须要让自己厚重起来,丰富起来。军队是一所大学,毫无疑问,面对渺茫的前途,对于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孩子来说,当兵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我的唯一选择。于是在一声汽笛中,火车把我带离家乡,带到部队。
    对于农村出来的孩子,吃苦受累是不怕的,那个时候我满脑子就是“好好干,在部队实现人生的理想”。我刻苦训练,认真学习,很快就融入了火热的军旅生活中去。我对枪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钟爱,对每一个射击要领都达到了无师自通的境界。新兵连我的射击成绩就崭露头角,五发子弹打了49环,这是新兵连最好的成绩了。也许是这个原因,我被分配到这支部队的机动大队一中队。这是每个新兵都想去的中队,因为这个中队是赫赫有名的拳头部队,集中了许多优秀的战士,中队长就是一个神枪手,因为在军队大比武中获得射击第一名而被破格提干的。
    来到中队以后,我们经历了比新兵连苦多少倍的严格训练。带领我们训练的就是我文学创作的启蒙者朱钢排长——现在他已经是两次获得过解放军文艺奖的著名作家,那时候他刚从军校毕业。被他称作魔鬼训练的强化训练开始了。每天白天完成正常的军事训练以后,每天晚上我们每个新兵做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负重深蹲,一百个杠铃,一百个哑铃。后来我进入军校以后才知道,他的训练计划是按照军校学员的标准实施的。训练之余,每个周末他都让我们每个人写一篇作文交给他,他都批改点评,后来我才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已经开始写军旅小说了,我们每个人写的作文都成了他文学创作的生活源泉。
    在一中队的那段日子里,我不但训练刻苦,而且经常去炊事班帮厨,那时候每个新兵都抢着争取进步,每天能在点名时受到表扬是最高兴的事情。有个新兵为了得到表扬,把扫帚藏起来,让其他战士找不到,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由于我经常帮厨,同是山东老乡的炊事班班长误以为我喜欢炊事班,说要和指导员说一说,把我调到炊事班去,并动员我说,在炊事班进步快。我考虑不了什么进步快不快,我怎么能舍得离开我最喜欢的自动步枪,去和锅碗瓢盆打交道呢?我再也不去帮厨了。
    三个月以后,我们每个新兵都达到了和老兵相差无几的军事素质。强化训练结束以后,我很快到教导队参加了骨干集训。参加骨干集训的,都是预提班长的人选,一般都是两三年的老兵,新兵参加骨干集训的也就两个人,我是其中之一。在教导队训练三个月以后,就到了新兵入伍的季节,我又被挑选到新兵连当新兵班长。第一年新兵当新兵班长的,全团只有我们两个人。新兵连每周会操,我带的班每次都是第一,带新兵训练结束的时候,我受到了嘉奖,回到连队以后我被正式命令担任副班长。
    后来,我有机会参加军校招生考试,我购买了军校招生统一教材,用了比在学校读书时不知道多多少倍的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最终如愿以偿迈入了军校的大门,实现了梦想。
    一个人在应该奋斗的年龄,如果不去努力,可能要花费几倍的努力才能追回失去的机会。每每想起那段葱茏岁月,总让我无限留恋,那是我青春奋斗的足迹,也是我的初心。刘洪忠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