秫秸花又开

  李淑青

  校园的秫秸花又开了,散布在院子的每个角落。一串串,一簇簇,或红、或粉、或紫、或白……

  临窗看到那竞艳的秫秸花,恍惚中,仿佛高老师就在那花丛间,微笑的容颜亦如当年,清丽秀雅。

  那年我七岁,农村孩子都要八九岁才能上学。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所小学,是三间低矮无门无窗的土坯房,里面几排土坯砌成的课桌,学生们自带凳子来上学。

  我最喜欢趴在学校教室低矮的窗户上,看那个一头齐耳短发,戴着一副眼睛,总是满脸笑意的漂亮女老师在教室里轻盈地走来走去,用她甜润的声音,领着学生读课文,我也趴在窗台上跟着读。一天,高老师发现了我,把我叫进教室,用手摸着我的头,让我背她教过的课文。我竟全部背了出来,高老师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因为高老师的申请,我成了一年级年龄最小的学生。那时,我们只学语文和算术,都是高老师教。

  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是听课最认真学习最用功的学生。下课后,同学们都跑出去玩了,高老师总是把我叫到她的身旁,提问课堂上讲过的知识。

  由于高老师的督促,我更加用功地学习。年终考试,我竟考了全班第一名。看着高老师脸上开心的笑容,我尝到了学习给我带来的快乐。

  一年级快毕业的那年夏天,不知什么原因,我身上长满如鱼鳞片大小的体癣,奇痒无比,胳膊、腿上都挠出了血丝,用了许多内服外敷的药物,均不见好转。

  高老师不知从哪儿打听到一个偏方:用新鲜的秫秸花叶子,加上冰片捣成糊,挤压出汁液,涂抹患处会治愈。

  每天放学后,高老师都会领着我,去一里地之外的她家——小高家村。高老师的院子里种满了秫秸花,红的、黄的、白的秫秸花开得正艳……浓浓淡淡妆点着简朴整洁的小院。

  高老师摘下一片片新鲜的秫秸花叶子,洗干净,放在农家砸蒜的蒜臼中,加上冰片,使劲捣成糊状,再用干净的白布包起来。然后用干净的湿毛巾,把我全身擦干净。用自制的药包,在我身上使劲挤压出汁液,涂抹身上每个体癣。顿时一股清凉传遍全身,痛痒立刻减轻了许多。

  每天的下午时光,高老师都会在那个淡淡清香的小院,为我敷治。经过近一个月的秫秸花叶的治疗,我的体癣竟然痊愈了。而且从那以后,从未犯过。

  我在高老师悉心教导下,小学五年一直稳居全班第一。三、四年级时,全公社竞赛都在前三名。我是全班二十二人中,唯一一个考上乐陵县重点中学——六中的。

  至今,我仍然记得高老师递给我录取通知书时,眼含泪水的微笑。

  后来,我上了初中,因为住校,在家的时间很少,见高老师也很少了。

  又到了一年秫秸花开的季节,我从学校回到家。父亲对我说:“你高老师走了,随她当兵的男人去部队了。”

  我立刻愣在那,眼泪“哗”地一下涌出来。飞奔到我熟悉的的小院,透过门缝,院中的秫秸花开得正艳,像一只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高老师,五年的教诲和爱护,给我植下爱的种子。如今,我成为了一名特教老师,像当年高老师爱护我一样,爱护着我的孩子们。

  秫秸花又开了,高老师,您的院子里也开满秫秸花了吧?我似乎看见了您在秫秸花中巧笑嫣然,还似当年模样。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