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米茶香润心田


  □陈树庆
   周末,与妻散步,宽阔的街道两旁,国槐花正盛开。在树下,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娘,用小铁钩折国槐的花蕾,花白的头发上沾着零零星星的槐米。我走上前,问:“大娘,采槐米呀! ”大娘笑笑说:“收点槐米,炒茶喝。 ”看着大娘忙着收槐米的身影,我想起了小时候在乡下采槐米的情景。
  乡下院门外要栽国槐,除取阴凉外,还在于讨吉兆、寄期翼。国槐是图腾之树,民间有谚“门前一棵槐,财不招自来”。立在院门一侧,护佑一家人吉祥。炎炎盛夏,国槐浓密的叶子层层叠叠,绿色的树冠如一顶巨伞,堆砌万千诗意和清凉,人们将马扎甚至草席子搬到树阴下纳凉。盛夏,也是槐米收获时节。槐米不同于春夏之交的洋槐花,它不能吃,味苦,是未开国槐的花。“快了,再有几天会吐苞了。 ”母亲看着国槐树枝,像看着一树的希望。槐米像一粒粒黄绿色的小米,嫩生生、娇怯怯,慢慢地鼓了起来,花顶鼓出白色的小苞。摘槐米是件让人兴奋的事,母亲脸上挂着笑容。用一根长竿,顶端绑上个铁钩,勾住枝一绞,槐枝就“咯吱”一声掉下来。不经意间,槐米飘飘洒洒,柔柔的,落在了头上、身上、地上。母亲静静地站着,沉浸在槐香中,花白的头发上沾上了槐米,却浑然不觉。地上黄绿的槐米一片。我轻轻捏起,浅嗅,苦涩里有淡淡的甘醇。采得一地槐米,出了一身热汗,满树郁郁葱葱、簇簇累累的槐米变得稀稀落落、凌乱不堪。“采得够多了,剩下的让它开花结果吧! ”母亲说道,用手慢慢拂下头上的槐米。
  当娇嫩的槐米慢慢地绽放,左一朵,右一朵,花香清淡淡的,隐忍而含蓄,一点也不张扬,一小朵一小朵地开着,朵朵都含着恬淡的清香,随风荡漾,淡淡的黄色花冠,随风摇曳。这独特的馨香,为炎夏中的人们送来舒心的清爽。
  小小槐米,可入药,也可加工成槐米茶。上好的槐米茶是在槐米刚形成花苞似开未开时,将稻米粒般大小的花蕾采摘下晾干炒制,其状如青黄的莲心,性微寒,清热泻火。槐米是药,每年都有药商进村收买。乡人也会留一些炒成槐米茶,槐米茶败火清脑,乡下人喜欢,从夏天一直喝到来年春深。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槐花未开时,形状如米粒,炒过又经水煎后呈黄色,味道很鲜美,清热败火。采摘的槐米,晾干水分,炒制前,将砂锅置于温火上加热,之后倒入槐米不停地翻炒,槐米慢慢软下来,又慢慢变干,炒成黄褐色,香味开始满屋飘散。炒制时,加点蜂蜜或红糖,喝时又香又甜。炒制好的槐米茶,虽是自制的“土茶”,捏一撮放进茶壶,慢抿细品,比茉莉花茶香浓,比铁观音味道绵厚悠长,泡上一壶能喝大半天。
  槐米茶未列入茶经,是地地道道的土特产,轻啜慢品,清雅可口。酷夏常喝,清毒驱热,防止中暑。饮用时,捏一小撮放进茶具,滚烫的热水中浮着几朵槐米,静静地看着它们如花朵般绽开,水渐渐转向淡黄色,如泼彩的水墨画。呈现透明的黄色茶汤倒出来,未及品尝,早有一股清甜醇美的芳香扑鼻而来,喝上一口,一种甘涩的香味穿透喉咙,香醉心胸。每到夏日,母亲冲一壶槐米茶放在桌上,轻摇蒲扇,讲起槐米茶的种种益处——味道虽有些苦,但苦中带着甜甜的芳香,清爽、消暑、祛火。
  槐米茶中之味,味中之情,在春夏秋冬的交替变化中,在城市日子的流转穿梭中,渐渐模糊在记忆里了。静静凝望着大娘安静恬淡地采摘槐米,好想轻捧一杯家乡槐米茶,细细品味——浓而不涩、淡而不乏,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消释岁月的困顿,令人忘记季节的炎热。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