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风荷


  □沈长洪
  周末去植物园时惊喜地发现,荷花池里的荷花已陆续在开放了。一眼望去,亭亭荷莲在一汪碧水中舒展着优雅身姿,风吹过,便散发出一阵阵沁人的清香。
  荷,又名莲、水芙蓉,一直受世人喜爱。古往今来很多诗人墨客都写过关于荷花的诗句。记忆最深的,要数杨万里描写荷花的一首诗。其中“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一句,就是对荷花美的传神写照。荷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格,更是被世人推崇。
  而我对于荷最深的记忆,源自初中。教室的西侧没院墙,是一湾清碧的池塘,犹如天然的屏障,隔开校外的繁华。冬天,它就成了天然溜冰场,是我们课间最爱去活动的场所。而到了六月,荷就开了。清澈的水波间,仿佛一夜间便涌挤起满满青翠的叶子。层层叠叠,似一把把打开的小小绿伞。不久,便耸出朵朵的荷点缀其间,或白或粉,或含苞待放,或已亭亭出水迎风开放。淡淡的荷香,令人心旷神怡。
  少时的我们不懂赏荷,只觉得它比盆中的花开得清香。往往是摘几片荷叶放在头上,用来遮掩阳光,或采几只荷蓬,扒开尝几粒微苦的莲籽。虽常被苦得撇嘴弄舌,还是明知故犯。
  父亲常对着我苦笑摇头:“难道你就不能等它成熟些后再摘? ”而年少的我,何曾有耐心等待!
  偶尔,也效仿古人,摘几朵未开的荷养在瓶里,但荷花总是很快就失去颜色,片片飘落了,唯剩一个小莲蓬孤零零地耸在那,令我叹息。
  母亲说:“还不如养几朵月季长远些。 ”是呵,月季是比荷要持久耐苦些,开得长远些。然而,月季花香又怎比得上荷的淡雅清香!
  那时爱荷,源于周敦颐的《爱莲说》,幼年时虽还不明其寓理,朗朗读来却有种稚气的豪迈。而终于懂其含义时,我们已远离了那座青葱校园,远离了那一池青翠的荷,远离了那段纯真的青少年时代。
  前几日回乡探亲,抽空信步去寻,颇费了一些周折。而终于找到时却发现,池旁的垂柳已砍伐殆尽,池塘也被四周蓦然丛植的房屋,挤成了小小一处,宛如一滴无处可流的泪。而荷,再也寻不到了。
  归来后,在睡梦里,我的那一池荷,依然美丽简单地开着,宛如少年时清纯的生命,亭亭玉立、一尘不染!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