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润心头□沈淦


  春雨贵如油,滴滴在心头。“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一个“知”字说出了春雨的人性和灵性。也正因为它“知时节”,才能称得上是“好雨”啊!它避开喧嚣的白天而“随风潜入夜”,才让人们感到它具有难得的“润物细无声”的低调奢华。春夜降雨,润泽万物。当年杜甫老先生在成都草堂外自己耕作,种菜养花,没有对春雨的殷切盼望,是很难写出这流传千古的名句的。
  春雨是冬雪的姊妹。农谚说,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道出了冬雪对小麦的护墒保暖、促进生长作用。但是,每年的冬雪终究没有降到人们所期望的厚度。当冬雪不足的时候,只有靠春雨来当“替补队员”了。而在我们所处的这个经纬度,春雨又常常不能足量供应,因此才有了“春雨贵如油”的说法。
  面对飘逸而至的春雨,我首先想到的是那成方连片的麦田。在冬雪融化之后,麦苗开始返青。而麦苗返青的过程,正是急盼春雨滋润的过程。冬天过后,那一望无际、平如绿毯的麦田,那一垄又一垄的麦苗,正在翘首企盼着春雨的降临。
  麦苗和春雨是一对好朋友。虽然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面,但它们彼此心心相印,总是在春天里有一种相思,在麦苗需要的时候,春雨来啦;春雨来啦,麦苗却又有几分羞涩,它梳洗打扮一番,把春雨这个岁月的精灵拥在怀中;春雨扑向麦苗,奏出了一曲欣喜接纳、完美融合的和谐乐章。
  在宽阔无垠的大自然中,有需求就有给予,哪怕是晚来一些,但结局总是完美。放眼望去,春雨滋润的又不仅仅是麦苗,唤醒的还有积蓄了一冬力量的万千植物。宋代诗人白玉蟾写道:“正月梅花尽,一溪春雨香。燕方寻故垒,蜂已葺华房。”眼看雨水节气已经成为过去,惊蛰接着就紧紧跟进,冬眠的虫子们都要醒来了,谁还会沉浸在往昔的岁月里呢?饮尽这“贵如油”的春雨吧,它会滋润出一年的好收成!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