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多年的爷爷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1-06 09:33 [打印] [ ] 论坛
    在我记忆的深处,总能清除地浮现出爷爷那已经逝去多年的面容,那甜美的笑容,慈祥的目光。
    犹记小时候,无论春秋冬夏,我骑着自行车去上学的时候,总是能遇到背着草筐的爷爷,他脸上一直挂着微笑,走在那条通往庄稼地的小路上。
    夏天的时候,爷爷迎接着清晨的阳光。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洒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冬天爷爷的那短短的发丝上,总是沾着清晨的小露珠。
    爷爷每次见到我,总是慈爱地冲着我微微一笑,告诫我,上学的路上骑慢点,晚上放学回家的时候,让我去家里吃饭,让奶奶给我炒个好吃的菜。
    爷爷在村里是数得上的好脾气,不管谁家有事,爷爷都会出手帮忙。爷爷同样还是村里的热心人,每当村里有什么事情,爷爷都是第一时间出现。所以村里的人,对爷爷都是非常尊敬的。
    爷爷是一个像老顽童一样的老人家,每年到年底,刚刚过完小年,爷爷就回来到村里的大队部,将放了一年的大鼓拿出来,抬到村头的十字路口,痛快地敲打起来。村里的人听到鼓声就会从家里出来,来到十字路口,看着爷爷敲鼓。爷爷这时就会将鼓槌交给身边的人,欢快地唱着他那随口就来的秧歌引子。在人们的叫好声中,爷爷脸上一直挂着甜蜜又高兴的笑容。
    过完年,扭秧歌的时候,爷爷又会穿上那有半米高的高跷,扭着他那不太灵活的腰,欢快地随着鼓点声,扭动着。
    当爷爷休息的时候,我就会拉着小朋友的手来到爷爷的身边,爷爷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他总是能在衣服兜里拿出一把糖,让我给身边的小朋友们分享一下。那个时候,我总是感觉特别的骄傲,因为那些扭秧歌的人中间,只有我爷爷最高,最气派。
    所有的幸福好像就在一瞬间就消失了。我清楚得记得,那是2003年小年的那天,爷爷没有像往常那样,将村里的大鼓抬出来,而是出去采购过年的东西。因为我们一家马上就要回家过年了,所以爷爷早早的就准备起来了。就在爷爷走向公路路口的时候,一辆大客车从远处驶来,向着年迈的爷爷撞了过去。爷爷就这样躺在了血泊中。
    四天之后,爷爷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爷爷是大年二十九的时候下葬的。我清楚的记得那年三十的时候,家里桌子的正位上空了下来,看着那一桌子的菜,我们一家脸上始终挂着悲伤,那些菜都是爷爷早在去世之前就准备好的,而此时他老人家却没有办法和我们一起吃团圆饭了。
    同样是过完年,再看到那些扭秧歌的人,我总是想起爷爷站在他们的中间,使劲地扭动着,站在那里冲着我微笑的样子。从那之后,我再也不去看人们扭秧歌,我怕自己会想起爷爷的笑容,控制不住自己,站在人群中哭泣。
    刘凤凤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