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大酱

编辑:夏玉艳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28 10:06 [打印] [ ] 论坛
崔忠华
重阳节快到了,餐桌上吃着大葱蘸酱,想起妈妈做的大酱。春末夏初是母亲做大酱的时间,也是我小时候最快乐的时光,这时我能吃到料豆、爆米花和糖酱面。
四月末,妈妈开始忙碌起来,准备做大酱最重要的食材:黄豆。黄豆要求粒大饱满,发霉的、小的、半边的黄豆都要分拣出来。妈妈把符合标准的黄豆,从桌子上的黄豆堆里用手指拨到簸箩里。我感觉那些黄豆特别听妈妈的话,都乖乖滚到簸箩里。我试着学妈妈的样子分拣黄豆,黄豆们似乎故意和我做对,一个个都落到地面上,害得我手忙脚乱,满地捡拾豆粒。妈妈笑个不停,说我是“大笨蛋”。黄豆分拣好后,开始准备另一种食材:玉米。玉米要过筛,筛除那些颗粒小的,以免影响大酱的质量。
准备好的黄豆和玉米放入大铁锅内炒料,炒料时要细火慢炒,预防炒焦。我们把炒熟的黄豆叫“料豆”,料豆吃起来又香又脆。物资奇缺的年代里,如果衣兜装一把料豆,在小朋友面前“嘎嘣嘎嘣”地吃,那是一种炫耀。炒玉米时不能让玉米爆花,这时我会偷偷地向灶膛里多填几把柴火,让玉米多出点儿爆米花。妈妈要“吼”我几声,把我赶到一边。爆米花不能做大酱,我捡出来留着自己享用。
炒熟的黄豆和玉米磨成面粉,我们叫这种面粉为酱面,在酱面里加入白糖用开水冲粥吃,美味可口,唇齿留香。糖酱面也可以干吃,只不过很噎人。吃糖酱面时最怕被人逗笑,一笑就会喷出,还会被酱面呛得剧烈咳嗽。
妈妈把酱面做成直径大约三十公分的大面团,俗称“大酱蛋”。面团二十多天后长满霉菌,出现红、绿斑块,把它砸碎加水加盐放入瓷缸内发酵,阳光下,黄豆和玉米内的蛋白质、糖类分解出一种特别鲜美的物质,这种物质散发出大酱特有的香味。经过晒制,大酱由酸甜变成酱香,颜色也由浅褐色变成酱黑色。
深秋到,重阳至,该是回家看望母亲的时候了。吃一口大酱,再次咀嚼久违的亲情味道。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