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又重阳

编辑:夏玉艳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28 10:06 [打印] [ ] 论坛
志摩
从我出生起,奶奶就很老了。
衣裳老,拐棍老,发饰也老。
一件藏青或深灰的旧布褂上,指甲盖大小的纽扣粒粒分明,从襟前到腰间斜楞楞别着。下身是条旧岑岑的黑裤,两根鞋带缠缚脚踝,一道道紧勒着作为绑腿。奶奶腿脚不大灵便,说是有年雨天在泥地滑倒,不知哪根骨头折了,从此就用上拐棍。两根木棒,一长一短,爷爷把它嵌成“T”字形榫卯结构。用得久了,原本淡淡的杨木黄垢染上一层密密的铅灰,摸上去滑溜溜的。平常在屋里,奶奶习惯扶着桌椅“擦擦”挪走。一等拐棍歪炕沿上,我就扶将起来,向前一跨,手往腿边一拍,一个激灵:“驾”,满屋满院地疯跑。这时,奶奶也不呵斥,只痴痴望着我,一层褶子堆上去又放下来,笑成一朵花。
奶奶不仅像花,也爱花。庭堂里没种蔬菜,长得尽是花:月季、芍药、芭蕉、死不了……一丛丛一瓣瓣,香薰着小院的似水流年。这点点乱红中,她尤爱月季。杨万里诗云:只道无花十日红,此花无日不春风。奶奶不识字,但并不减这欣欣的草木情怀。每到节日,若有月季放香,她就嘱我将开好的花剪下来。浅黄为佳,藕粉为最,娇红次之。我把花献宝似的举到她眼皮底下,奶奶拈起来放在鼻前深深一嗅,然后将雪掺青丝般的长发撂下,左右分梳几回,左手攥着发根,右手缠着发梢加劲一拧,向上一甩,将软铝制的卡子推进去,咯噔按下;复前后照镜,颤巍巍把花簪上齐整的鬓间。我呆望着这套复杂仪式,既觉得好奇,又觉着莫名的庄严。待回过神,奶奶已经“擦擦”到别处去了。我于是重新跨上我的“竹马”,“驾,驾,吁……”
夜深清露滴,月晕叠花影,眼前似乎还是儿时的庭院,绿叶丛中浅深红。
耳边却有不住的蛩鸣了,一声比一声遥远,一声比一声寂寥。
在这秋声里默默立着,我觉得我也老了。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