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开学的那一天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9-12 09:12 [打印] [ ] 论坛
庞玉申
    又到一年开学季。读书生活,伴随着每一个人的成长、成人。
    至今犹记1995年9月初,我去高中报到的那一天,我的激动伴着难过,笑脸伴着泪水。
    当时,我要就读的高中在离家四十里地一个被撤销的老县城里,上学吃饭要先给学校食堂交半年的粮食。我们村地处偏僻,没有公交,我家经济条件有限,没有拖拉机。要去上学,就得让父亲赶驴车去交麦子,我也得占用家里的一辆自行车去上学。
    开学的头一天下午,父亲让我在筛草时给驴加了一把玉米,还把驴车仔细检查了一遍,生怕明天上路出点差错。晚上,父亲装好五袋麦子,把375元学费和30元生活费交给我。“明天,我6点先出发,估计到学校也得快11点了,你骑车总比我快,到那里先交上学费再等我。”我也说不清父亲是否高兴。多年来,我的学业他从来不问,我愿上学他就让上,我不愿上学他也不反对。
    第二天一早,我把被褥用绳子拴到“金鹿”牌自行车后架上,车把上挂着书包和饭缸子,一路打听着向学校骑去。
    当太阳越来越毒辣时,我赶上了父亲的驴车。瘦弱的父亲侧着身子,坐在车前头的一袋麦子上,背已有点弯驼,他一手拿着鞭子,一手笼着驴的缰绳,嘴里叼着廉价的香烟,时不时地对毛驴喊上几句口令。宽阔的国道上,各种车辆鸣叫穿梭,不时卷起一阵尘烟,在刺眼的阳光下让人有说不出的厌烦。驴车“嘎吱嘎吱”行进在路边上,两个车辕在瘦弱的毛驴身上晃荡,车身也被带动得左摇右摆,毛驴不时地偷吃路边的杂草,引来父亲的训斥和鞭打。我经常见他赶车种地,此刻竟特别地感觉他有那么多的疲惫和操劳。
    父亲见我赶上来,说:“靠边走,到学校先交上学费。”从小到大,我和父亲之间,似乎也没有太多话要说。
    我抓紧赶路。学校还是很好找,顺着飘国旗的旗杆方向走就行了,只是土路坑洼不平,我好几次都要费力地从车前梁上下来,心里也害怕父亲的驴车出差错。
    交学费处是一间平房,蓝漆铁棂的木窗户,留着一个只容手进出的小口。我把录取通知书和钱交上,就去了学校食堂。那里已排起了长蛇阵,拖拉机中间隔着牛马驴骡车,烈日下人喊马嘶,响成一片。几个从粮仓出来的人,脸上的尘土被汗水冲成小泥沟,索性脱下上衣,跺脚擦身。校园在此刻失去了她的安静和优雅。
    不到11点,父亲来了。他下车牵着缰绳,我赶快跑过去,和他一起排队交粮。收粮人50多岁,过秤、写单子、盖章,带着他那个年纪的稳当和安定。父亲和其他人一样,把驴卸了套,拴到旁边的树上,自己拉着车一点点往前移动。
    接近中午,终于轮到我们交粮了。粮仓里尘土弥漫,靠里的粮食快堆到了屋顶,一条细长的木板通到上面。许是要下班了,过完称,收粮人不耐烦地催着:“快点,快点,弄到上面去,往里扔。”父亲一声不吭,弯下腰用双手奋力去搬那麻袋,然后直起身子,挺着肚子,蹒跚着走上那细长的木板。我也过去,用尽吃奶的劲搬起一袋粮食,刚跨上木板,没走两步,就一个踉跄歪倒在麦堆里,两脚陷在麦子里,东挪西挪,就是上不了那木板。收粮人在下面怒吼:“往上拉,都让你给踢蹬下来了!”父亲在上面倒完麦子,回头看到我,厉声说:“下去!”我默默地下来,看他扭曲着身子拼尽全力往上运麦子。最后,他还帮后来的人把麦子抬到粮仓口才回身拉车。我在收粮人手里接过粮单,他还看着单子问为什么我的名字这么难读。
    我忘了那天中午吃的是什么了,只记得父亲没有吃饭,他套好驴车就上路了。毛驴不再负重拖着车上下左右乱摆,和着父亲的口令声驶出了校园。抬头望时,见校园里那排高大的松树上,枯枝默默地伴着绿叶,正迎着初秋的烈日生长……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