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念吾师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9-12 09:11 [打印] [ ] 论坛
    兰馨
    从小学到大学,我遇到过许多位老师。在众多的老师中,留给我印象最深得是梁老师,一位中学老师。他中等身材,皮肤黝黑,脸上还疙里疙瘩的。别看他其貌不扬,对工作、对学生那可是没得挑,是同学们最喜欢的老师!
    起初,他教我数学,虽然他刚刚走出校门,是个新老师,再加上长相又不帅,因此同学们都不太喜欢他。可是,慢慢地随着课上与课下的深入了解。我发现他不但学识渊博,虚心好学,而且对工作也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那时,我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每天负责收发作业,经常看到他在办公室或者是校园里向老教师讨教。他还时常会询问我,教学进度快不快?是不是需要放慢速度?他的语速是不是太快?能听清楚吗?讲的知识能听明白吗?还有什么疑问?……
    渐渐地,他成了最受全班同学欢迎的老师。
    可是,梁老师只教了我一年数学。第二年,由于学校英语老师极缺。梁老师年轻又好学,校长便让他改行去教英语。于是,梁老师又成了我的英语老师。
    由于他不是科班出身,在发音上难免会有些偏差。于是,我们每天早上都见到他跟着录音机练发音的身影。有时也会到另一位英语老师那里去讨教。梁老师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交给他什么任务,他都会不打折扣地去认真完成。
    本来以为,梁老师会一直陪我们到毕业。
    出人意料的是,我上中学二年级不久时,就得到消息说梁老师考取了某大学的物理系,将会脱产学习两年。就这样,我们的师生缘被画上了句号。
    毕业前夕的一天,我骑车正在去学校的路上。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梁老师。我赶忙下车给他打招呼,他笑着告诉我:我们同路,“ 一起走吧!”原来梁老师大学毕业,回学校报到。可惜,我却没有机会再次做他的学生。
    见我一直默不作声。他便问我,是不是正在为填报志愿的事情而苦恼。
    我点点头。他又问我,想报考哪所学校?什么专业?我苦着脸说不知道。他一听边笑着说:都什么时候了,“ 竟然还说不知道!报志愿是决定自己一生的大事情,可马虎不得!”
    那一路上,他帮我分析了当前的形势和各种专业的利弊。最后,梁老师语重心长地说:“孩子,老师也不想多说什么,但是你要记住,一定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专业,否则一辈子都从事自己不喜欢的工作,那是件很痛苦的事儿!”
    只是我没想到,那次竟然成了我们师生的永别。也就在我报志愿的前的最后一天,他竟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个消息并不亚于一枚重磅炸弹。他是那样的年轻,那么地健壮,怎么会突然离世呢?
    记得当时,同学们都不相信,顾不上复习功课,一起奔出教室去找那个“造谣”的人算账。
    当消息真的被证实时,校园里一片哭声……
    梁老师,人们常说:家有五斗粮,不当孩子王。我的家人也无法脱俗。他们一直认为:当老师能有什么出息,起早贪黑苦读寒窗十几年,图的是什么啊?而我不顾他们的再三劝阻与反对,毅然选择了师范类院校。其一是因为我对您的怀念,再者就是因为我想成为您那样的老师。
    毕业以后,我一直都以您为自己的榜样,时刻督促自己,苛刻地要求自己,希望自己能像您那样深受学生的尊重与喜爱。
    老师,您知道吗?从教以来,我每时每刻都在内心叩问自己,是不是像您那样是个称职又让学生喜爱的老师?当一届又一届毕业离校的学生从远方寄来一张张贺卡,一条又一条简讯,送来一束又束鲜花时,还有耳边孩子们那一声声亲切的呼唤……
    我想:远在天国的您一定可以看得到,而且一定也会很欣慰。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天堂里没有病痛,亲爱的梁老师,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