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姥姥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9-12 09:11 [打印] [ ] 论坛
    李云杰
    凌晨时,又梦见慈祥的姥姥,提着一大包各种样式的小点心,让我吃;一下子醒来,那些小点心的香甜,似乎就弥漫在床边……
    学龄前,我常被寄养在姥姥家;小学阶段,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去;渐渐长大,忙于学业,后来又忙工作,去的间隔越来越长。有一次,姥姥给我留的点心,竟放得出了保质期。但老人家对我的关心和疼爱,却永不会过期。每次走时,她都不舍地牵着我的衣襟,问什么时候再来,然后拄着拐杖、踮着小脚送我出门,执意看着我走。此后的星期天和节假日,姥姥便坐在门前的那块大青石上,眼巴巴地盼望我,微风吹动她的白发,拂过她已剩余不多的时光……而今,我却空怀着一腔对姥姥的思念,无处安放。
    最后一次去看姥姥,我已怀有六个月的身孕,此前,姥姥多次念叨我,让弟弟捎信说想我了;当她见到已行动不便的我时,又后悔地说:“早知道你身子这样了,就不叫你来了……”没想到,那次竟是与姥姥的永别。
    姥爷去世时,姥姥已七十六岁。四个舅舅都愿意接老人同住,可她总说那样会给儿子儿媳们添麻烦,坚持独自迎送了十多个春秋。
    一生与人为善的姥姥,从未与谁红过脸。我小时候,姥姥家有一个宽敞的后院,种着数棵李子树,还有两棵一人环抱不过来的大枣树。每到果实飘香时,不光姥姥村的人跟着一饱口福,姥姥还让母亲和姨妈带很多回去,分给亲家的乡邻。那些年,母亲用一个大号搪瓷缸,每次盛满了红红的枣儿,让小小的我挨户去送……那是我记忆中最早的分享课。那些红枣和李子,甜润的,不仅仅是我的童年。
    姥姥出生在穷苦人家,也许因了早年那些艰苦生活的磨练,她对劳动有着格外朴素的感情。尽管晚年备受腿疼和腰疼的折磨,可从小养成的爱劳动的习惯,却一如既往,甚至更执著。姥姥独居的四间房子的院落,墙里墙外,大蒜、黄瓜、葫芦、扁豆……常绿常新,花开不断。姥姥每天天亮即起,房前屋后遛上一圈,活动活动筋骨,顺便看一看种的那些时令蔬菜;到了傍晚,还要提着小桶浇水。其实,姥姥的晚年经济宽裕,并不指望这点蔬菜作补充,她只是劳作惯了。只上过几天学、父母早逝的姥姥把劳动看作她一生的精神追求,常常对我们说“人要勤快,多干点活累不坏”……
    去姥姥家时,经常碰见姥姥拿了好吃的,去送给别的老人。谁家遇上不顺的事了,姥姥一旦听说,必定拄着拐杖、踮着小脚前去探望。虽然每次舅舅们都劝她:“你年纪大了,就不用操心了,外边的事有我们”,可她非得亲自登门宽慰,才会安心。
    姥姥常教导我们的还有:“不受苦中苦,哪得人上人”,“不要看不起人,骄傲使人落后”,等等。而那句“宁肯让别人欠咱的,咱不欠人家的”,姥姥更是身体力行了一生。宽以待人让心胸开阔的她活至87岁高龄。
    逝者已矣,生者不能无悲,姥姥离开的十六年里,我数次提笔倾注思念,皆泪眼婆娑。时间可以冲淡哀思,却冲不淡我对姥姥永远的怀念。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