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草木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08 09:15 [打印] [ ] 论坛
    姜宝兵
    人到中年,对故乡总是十分的依恋和眷念。过往的一切,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其中的乡情,有亲人和乡亲父老的影像,还有一些关于地方风物的记忆,都历历如在眼前。
    阳春三月,林间枯黄的小草一夜被风吹绿,数不尽的野花竞相争辉,红的、黄的、紫的,远远望去,似绿色的地毯,又像花的海洋。记得儿时的春天,在上学的路上,我常拔草地里的毛针, “谷笛” 毛针细俗称 的,细的尖尖的像针一样,清甜的味道不仅滋养了我们的胃,更增添了我对草木的记忆。放了学,田野就是孩子们的乐园,不仅是我们离不开草木,就连家畜都离不开草木,田野里那些新鲜的嫩草需要我们刈回来滋养家畜的胃。
    儿时的乡村,每个小孩都对草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草,它是一个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对于兔子、 牛、猪、 羊这些食草类家畜来说,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草料,我们瘦弱的肩头不得不踉跄地背上背筐,奔波在田垄土岗,依据家养牲畜的不同,要割相应的草、野菜来配合它们各自的偏好。乡间广阔无垠,但那些鲜美的嫩草的气息,总逃不过农家孩子天赋的敏感嗅觉。小伙伴们常常还会为一块丰肥的牧草而争得面红耳赤。
    我曾经和小伙伴一起去田野里挖荠菜、马兰头、马齿苋、黄花菜等,它们都可以炒着吃。除了这些,还有桑葚、榆钱、枸杞、野草莓等和一些结了果实的植物都可以让我们的舌头生津。
    春天,嫩绿的榆树叶儿还没长出来,树枝上先长出许多绿色的、圆圆的小片片,瓣与瓣密密地挨着,满树点缀着新绿,一串一串的,这就是我最爱吃的榆钱。随手捋一把放在嘴里,慢慢咀嚼,舌头上湿湿的、粘粘的,有点甜,还略带一丝丝清香。
    五月,槐花如雪,阵阵槐花飘香,沁人心脾,甜得让人心醉!槐花含苞待放之际,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掩映在一片嫩绿之中,白得万分纯洁,让人忍不住摘一串,捧在手心,含在嘴里。漫步林间小道,一阵阵清香随风飘送,令人心旷神怡。夏天进入盛花期的时候,不仅花香四溢,人们还可以亲自动手采槐花,吃槐花饼,品槐花宴。
    深秋,杜梨树上的叶子开始落了,光秃秃的树上只剩下干稠的一树杜梨儿。和伙伴们一块儿去地里割草,跑累了,玩乏了,看到一棵杜梨树便远远地欢呼着奔跑过去,放下草筐,踮着脚用镰刀够上杜梨枝,用手拽住便一粒一粒地摘吃起来。身手好的“噌噌噌”两三下爬上树,攀爬到树顶梢,摘到最顶端的来吃,往往越往树梢,杜梨儿的个儿越大、结得稠、熟得早。熟透的杜梨儿跟黄豆差不多大,上面长有斑点,是酱紫色的,熟透的果儿又像是纯粹的黑色。这酱紫色的杜梨儿里边有一个核儿,核儿和皮的中间,是一层薄薄的蜜一样的果肉,甜极了。
    我在心里怀念故土的草木春秋,怀念风中摇曳的芦苇、野菊、蒲公英、狗尾巴草、猪殃菜、灰灰草、榆钱、槐花、杜梨……它们一直装在我的心里,并一直蓬勃地生长着。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