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牵挂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08 09:14 [打印] [ ] 论坛
    郭兴武
    今年父亲节,和往年一样,我在老家,可父亲没了。
    爸去世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看看你娘多么不容易呀!”我当时着急出门,心想过不几天就回来,只“嗯”了一声便匆匆离去。没想到,这竟成永别,两天后再见爸已是阴阳两隔。
    爸去世前牵挂我娘的不容易,实际上,他一生走来也是相当不易——
    听娘讲,我爸8岁就失去母亲,19岁失去父亲。我奶奶去世后,爷爷再娶。新奶奶带来一个女孩,后来又生了两个男孩,加上我爸的一姐一妹,六个孩子,家庭困境可想而知。
    爷爷去世时,19岁的爸正在枣庄煤矿当矿工,家里不方便告诉他回来奔丧。三个月后,因煤矿没活,爸回到家,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此时,家里早已穷得叮当响。
    爸22岁结婚后就和继母分家过,做饭都要借风箱。他靠人力拉脚挣钱,拉砖、拉白灰、拉煤,拉一切可以挣钱的东西。武城镇史堂村原来学校的白灰,就是我爸靠双脚走着一步一步从40多里外的平原火车站拉来的。当时是夏天,为了防晒需晚上走,来回跑了十几天。
    爸靠声誉和实干,在村里被选为小队长,在乡里被评为各种先进,比如全乡上河工挖河第一等等。记得是联产承包后,我正在棉田里修棉枝,来了一群骑自行车的人,他们在我家和周围的地里边看边说——原来是爸指导种棉有方,全乡最好,他们是县乡组织的来参观取经的。
    爸因将安集村二队管理得有声有色,后成为村主任,一干就是二十来年。这期间支书换了好几任,爸却一直干到退休。
    靠勤劳和智慧,我们家也有了起色:在村里我家第一个有收音机,第一个有自行车,第一个有黑白电视机及彩色电视机,第一个有柴油三轮车,第一个盖全砖瓦房。我也是1978年恢复高考后全村第一个考出来的学生。
    爸是因病去世的,在最后一天下午,他还在娘和大弟弟的搀扶下在屋里走了一圈,为的是不能因病倒在炕上给家人添麻烦。实际上,癌症已经让他毫无气力。
    父亲节这天,我在老家补了补漏雨的房顶,陪娘去大屯看了看牙,清除院里的杂草,疏通院里淌水的小沟——我想这应该就是我对爸最好的怀念吧。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