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乔乔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03 11:04 [打印] [ ] 论坛
    李洪菊
    《七月和安生》终于搬上银屏,周冬雨是个出色的演员,她把乖张叛逆又纯净善良的李安生演绎得很鲜活。不觉中,想起了乔乔,我便黯然了。
    当年,在那所名不见经传的校园,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乔乔和我是好朋友。可他们都搞不明白,我们俩既不同班,也不同宿舍,更不是老乡,一个活泼张扬,一个沉静内敛,咋就好成了一个人呢?
    那时候,校园业余文艺搞得火热,乔乔是公认的才女,他们说我也是,也许这才是我们交集的根源吧。只记得那些年,两个不起眼的女孩挽着手在校园里昂首挺胸,走得趾高气扬。
    乔乔爱写诗,她的诗很有灵气。我一直纳闷,那些古怪新奇又熨帖清丽的词句,是怎么从一个人脑袋瓜里冒出来的?乔乔从不署真名,有时是“荩草”,有时是“芙茗”,还有时署别什么。她本名叫乔美娟,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可她喜欢别人叫她“乔乔”。从小村子出来的我之前几乎没接触过诗样的东西,在那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我喜欢将一些喜怒哀乐记下来,中规中矩地署上自己掉渣的名字。乔乔便自作主张给我起名叫“泓”,这让当时的我心下生出了几多欢喜,又多了几分扭捏。这名字我至今仍在某些地方沿用。
    每天下午下了课,我们两个人便坐在学校小操场的破秋千架上,或者曲曲折折地爬上餐厅的楼顶,听着学校广播室里高年级的一个女生用地方普通话朗读挑选出来的学生稿件,待听到我们两个人的稿子时,便相视而笑。有稿子选中是会给班级考评加分的,积累到一定的数量,还会给作者发本子、牙膏之类的小奖品,乔乔的奖品比我多得多。现在想来,当时那些自鸣得意的词语是多么得蹩脚,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幼稚得可笑,又青涩得可爱。
    乔乔是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她不但拉着我爬楼顶,还得意洋洋地给我讲她放假坐火车回家的逃票历险记——不止为了省钱,还有好玩。有一回她告诉我,头一天晚上,她从四楼用一盆水泼了在楼下走过的大鹏。“啊?!”我惊得张大嘴巴,问:“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他知道是你吗,找你麻烦了吗?”乔乔咯咯笑着说:“老好玩了。”
    后来我隐约地知道,乔乔有些喜欢上大鹏了。“可是,那个浪荡公子不是和校花在谈吗?”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乔乔,她笑着说:“大人的事你小孩不懂。”
    以后就是大家糊里糊涂毕业了,我留在本地,乔乔去了青岛一个待遇优厚的单位。那时通讯不发达,但我们常有书信往来,乔乔把每一封信都折成不同的形状,内容也写得诗情画意,她常提起校园的丝兰,街角的蔷薇,却从没提过大鹏。
    再后来,她信里出现了一个新名字“老王”,老王并不是真的老,但老王没有正式工作,只是小饭店的小厨师。
    乔乔和老王经历了刀山火海,终究修成了正果,我也结了婚,两个女孩各安天命,为人妻为人母。
    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一次,乔乔告诉我:“我工作丢了。”“啊?为什么,这么好的工作你怎么给丢了?”我惊问。
    乔乔却咯咯笑起来:“丢了就丢了呗。咦,你还记得咱学校的那个生物老师吗……”
    我隐约地知道乔乔的身体出了些问题,一直为她担着一份心。现如今通讯都如此发达了,可她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固定电话,而且,拨十次有九次没人接!我真担心将来有一天,话筒里面会传来一个标准的女声:“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们最近一次通话已是许久以前了。乔乔说,她的身体因为长期吃药出现了很多副作用。惊闻她吃的药,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为什么吃这药!”她不以为然地咯咯笑了。我说:“我抽空去看看你。”乔乔如临大敌,说:“你可千万别来,来了你也找不到我!”然后借口做饭匆匆挂掉了电话。
    我对着话筒自语说:“乔乔,我的手机号永远为朋友们留着。”
    我知道,美娟还生活在远方城市的某个格子间里,但是我的乔乔在岁月里永远走失了。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