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亲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7-13 11:34 [打印] [ ] 论坛
    崔忠华
    父亲老了。父亲满头的白发,是岁月沉淀下来的记忆,根根银丝诉说着父亲一生的酸甜苦辣;父亲额头的皱纹,是时光的铁铧犁下的深沟,皱纹深处埋藏的是父亲一辈子的喜怒哀乐;父亲的眼睛不再深邃,浑浊中映出的是慈祥;父亲沧桑的脸,是春秋编织的丝网,打捞出来的是他风华正茂时的日月风霜。
    我忘不了小时候困了累了,躺在父亲坚实的臂弯里酣睡;忘不了趴在父亲厚实的脊背上,让父亲背我去上学;忘不了读初二时,晚上有一道作业不会,父亲深更半夜地领着我,到一个初三学生家中去解疑;忘不了读初三时,其他学生家长都害怕孩子看闲书影响学习,而父亲给我借了小说,让我劳逸结合。
    我忘不了夏日里父亲用自行车,驮着两筐的青菜、黄瓜,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酷暑难耐,骑行三四十里路进城卖掉瓜菜,到学校为我送去生活费;冬日里不管是狂风暴雪还是地冻天寒,父亲总能按时到校给我送来面粉和酱菜,还带来了妈妈为我做的香甜炒面。
    触摸着父亲布满老茧的双手,感知着父亲无冬历夏劳作的艰辛,是这双坚实的大手为我搭建起一个温暖的家。我手里攥着带有父亲体温的钞票,一股父爱的暖流传遍全身;看着钞票褶皱的样子,我不知父亲食荼卧棘在衣兜里积攒了多久。每当父亲离开学校的时候,看着他在自行车上艰难骑行离去的背影,我早已热泪盈眶,真舍不得父亲为我这样咽苦吞难。
    工作后,在我春风得意顺风顺水的时候,父亲告诫我要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当我心灰意冷处处碰壁的时候,父亲鼓励我要乘风破浪披荆斩棘。父亲的谆谆教诲,我牢牢地记在了心中,工作上我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儿懈怠。
    七十多岁的父亲仍不辍劳作,每天坚持外出打工。他说不想在家无所事事,和很多人一起说说笑笑感觉非常快乐,同时也锻炼了身体。有一次,打工回家的路上,他被一辆面包车撞了。父亲在医院只住了一天就出院,他说感觉身体没有问题,在医院里住着也无益。那被汽车撞坏的电动车他自己修,不要一分钱的营养费。父亲说:“谁也不想出车祸,这本来就是两倒霉的事,咱不能讹人家。”父亲在家休养了一些时日又去打工了,父亲的坦荡无私令人敬佩。
    我和父亲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喝着酒,一边讨论着天南海北的事。当看到电视里唱着“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时,我的眼前模糊了……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