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那只小船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2-04 09:56 [打印] [ ] 论坛
    康永森
    尽管我走过千山万水,浏览过风情万种的异国他乡,可家乡的那只小船,却一直挂在我的心上。
    当我们俩都光着脚丫的孩提时刻,我们就整天一起嬉水,跟着大人扛船桨,抬渔网。
    到了上学的年龄,我们俩挤在一只小船上,比一比谁的读书声更响亮。
    不知不觉中,我们都开始萌生出好多的憧憬,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反正是到了一起,说起来,都是那样眉飞色舞,那样兴致勃勃。说得最多的,是盼望对方能有很大的本事,能当模范或者英雄。
    突然有一天,我被通知去当海员。我第一个把这消息告诉给她,她惊喜地喊:“真好!我就知道你的本事会有用处。”
    是她亲自划着那只小船送我去公司参加培训。她使劲摇着橹。小船漂漂悠悠向前移着,她突然说:“俺娘给俺定亲了。”“噢……跟谁?”“西礁的玉强。”
    我见她摇撸的劲头大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狠盯着远方。
    小船突然加速,撞起的一束浪花飞扑在了我俩的头上和身上。她的短发被海水紧粘到了脸庞上,衣服也紧紧贴到了身上。我的眼睛模糊了,不自觉地抹了一把脸,嘴里的海水咸咸的,使劲咽了一口,压下了堵在嗓子眼的酸酸的味道。她回头看了我一眼:“你没带手绢吗?”顺手把手绢丢给了我:“擦一下,别这样……”其实那手绢也是湿的。
    我在夏威夷的金海滩看穿着比基尼四处兜风的金发女郎,在佛罗伦萨姹紫嫣红中看目不暇接的美腿,在斯特拉福,领略莎士比亚故乡小镇的悠闲风光,都没有钳制住我思念家乡的那只小船。
    我常常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让自己驾驭的这艘船行走与那条小船同一条航线。
    每每航行到家乡的近海边时,我望眼欲穿地眺望家乡的那只小船,可是隐约望到是祖国南海的那道指引我出航的灯塔光束,好似看到了她那双对我说话的眼睛。这时,我的期盼隐隐得到些许安慰。
    时光荏苒,十八年后的那个秋天,我到青岛休整。在栈桥上偶遇她领着一个洒脱俊俏的男孩在留影。看男孩的那双大眼睛就明白了,那是她的儿子。
    我们俩几乎同时用眼睛锁定了对方,把脚步停下来,互握住了手。我们好像都感到了这种大众化礼遇的不自然。她侧脸对儿子说:“这是你海子舅舅”。说话间,她用力攥了我的手一下,然后松开。“噢,我知道了,妈经常说起你,要我好好学习,像你那样有出息!”孩子阳光帅气。“是啊。这不,我让孩子报考了海洋学院,我就希望他以后能在海洋上做点事情。她说着话,” 眼睛里的光好像要让我听懂她更多的意思。
    我认真瞅着她的脸,仍然是日夜萦绕在我脑海中的样子。还是原来那个样子的短发。只是眼角暗暗地多了几道皱纹。“还划着那条小船下海吗?”我情不自禁地冒出了这句话。“不用了。村里都买了用机器的大船。她稍一思衬:” “那条小船我舍不得丢弃,我要好好保存着它!”说着,她的眼里开始闪光,是潮润的光。她使劲睁了一下眼睛,抿了一下嘴唇:无论换了什么船,“ 也跟你走不了一条航线。”
    我又航行在了茫茫的海洋中。看前方有时波光粼粼,有时骇浪滔天。脑海中时时隐现的还是她那张脸,我就像电脑画图那样,努力地想象再多少年以后她的脸上增添了多少皱纹,却怎么也画不出她衰老的模样。
    我横下一条心:等退休了,回到老家,好好守护那条小船。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