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落的冬天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2-04 09:56 [打印] [ ] 论坛
    孙春红
    不像春的轻悄与缠绵,简单利落的冬更像是一位粗野但却不失豪迈的汉子,它大踏步地走来了。
    它“砰砰砰”地敲门。可是还未等主人走到大门口,它的一只脚却已经跨进了门槛。
    它一路吹起如刀似剑的凛冽寒风,毫不客气地将未及到岸的秋斩落于湖的中央。秋的魂魄无奈地隐藏到水心深处。
    冬过大山,山野立即变作灰黄,曾经绿遍天涯的芳草,只好在梦中回忆着自己往昔的妖娆与青翠。冬绕林梢,呜呜作响,飘落树叶的枝头只好把所有冷冷的音符挂起来。而冬吹过河水时,水还未来得及喘一口气,便即刻变成大块大块白中透着青的美玉。
    大地一片萧瑟。
    冬的天空是灰的,冬的湖泊是冷的,冬的云彩是青的,冬的树木是苍黑的,冬的小虫静静地躺在草丛里,冬的小鸟也喑哑着歌喉瑟缩在自己的小窝儿里。冬的阳光亦病人般倦怠无力。偶尔,蓝得滴水的天空,红得如玫瑰的太阳,空气清澈透明得像是陈年佳酿。这样的日子,算是小阳春吧。可是,偏偏高天上刮着大北风。天干冷干冷的,以至于缩在袖筒里的手不敢拿出来。如斯冬日,人也只好终日龟缩在温暖却幽暗狭小的房间里,体会一下足不出户的滋味儿与更深一层的单调沉闷的意蕴。
    冬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死气沉沉没有灵气的,仿佛到处是令人悸惧的寂静与深沉的消磨生命的无聊。
    那是只冻昏了头的小雀儿吗?它竟像无头的苍蝇般莽莽撞撞地飞过客厅,直飞到我做菜的厨房里。我抬起头,对视着它那双小黑豆似的眼睛。
    多机灵的一只鸟。
    它叼起案板上的一小块面包便掉头飞走了。它轻轻地来,又轻轻地去,居然没有给我留一丝思考的余地——我甚至都还没看清楚它的形貌。是大还是小?是胖还是瘦?一概不知。它却已觅得了食物,倏忽间在我眼前消失了,一切迅疾得如一阵风,又像是夜空里一朵儿遽然消失而让人倍加怀念的灿烂流星。
    蓦地,我周身冰冻的血液开始温热。
    冬天是寒冷的,冬天也是冷静坚韧果敢而又有魄力的。
    如梦似幻间,冬干脆利落的敲门声又在耳畔响起。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