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船捕鱼记

编辑:赵潇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1-10 09:34 [打印] [ ] 论坛
    我出生在齐河县大黄乡袁李村。从我记事起,就常听母亲说起我伯父和我父亲跑船的故事。说归说,可我幼年时从没见过我家的船。在我13岁,1963年那一年,才真的有了我们家自己的船。那年夏季,暴雨成灾,久不退去。田地是汪洋,平原成泽国。人们赶集上店、出门办事就得趟水凫水。
    父亲会木工手艺,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东挪西借凑齐了造船的木料,和我伯父用了10多个日日夜夜,终于打造成了一条小船。
    这条船长不过3米,中间宽1米多一点。船头尖尖的,船尾略宽。船尾的后甲板上有一个方形缺口是为划桨而设计的。因为是渔船,得保证进退两便,所以只能划桨,不能摇橹,于是又做了两把船桨。捕鱼的一切事情都准备就绪,只等桐油干了就下水试航。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里,三更时分,我被唤醒,跟上伯父,带上渔网、鱼篓准备下水。没有仪式,也没有鸣放鞭炮,只是在船头烧了几张纸,以祈求路神和水神的保佑。
    伯父拔出锚,收起锚链,用手使劲一推,小船飞速离岸。伯父就势跳上小船,我们的船就正式起航了。
    小船在茫茫的水泊中行进。夜色朦胧,星辰点点。船桨把水中的月亮打碎。远处望去,水天相连,四周的村落黑黝黝的。
    看看船身中正,船不跑偏,船桨也好使,伯父才让我驾船。开始,我两手用力不匀,两边的船桨出水入水不一致。小船不是左右摇摆,就是左冲右突。我心里急,手里慌,汗水顺着两颊流下来,上衣也被汗水浸透。伯父坐在我身后的船板上不住地提醒我:船桨入水要麻利,拨水要垂直于水面……我按照伯父提的这些要点,一点一点地照做,小船慢慢变得“俯首帖耳”起来。不一会儿,居然划出了二里多地,看看已经划到了生官屯村后赵牛河西岸的决口处。
    陆上和河上的水面基本持平,我们爷俩轻而易举进入了南北流向的赵牛河。在赵牛河里顺水行舟,只要掌握好方向,划起来很省劲。又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心也静了,气也顺了,划起船来也得心应手。伯父见状,不再担心,就慢悠悠地给我讲起以前的趣事。
    说话间,小船己经从小李庄村西掉头进入徒骇河河道。徒骇河岸边多是芦苇,河面较宽,水流较缓,岸边回流较多。捕鱼人多在这里布阵、下钩、撒网。
    捕鱼划船和水路行船大不一样。追赶鱼群要求船要疾,动静小。不然,就会把鱼群吓跑惊散。伯父教我,发现水面有水花,八成是有鱼,要猛划几桨然后让船滑行。等撒下网以后,要赶快把船桨立在水中阻水,以免船移动到网上方,船桨绞住网。收网时船要反向倒划,如果水浅,就用桨子拄地固定住船好收网。
    伯父拾掇好了旋网。只见他把网顶绳一端套在左手小指上,把长长的网顶绳挽成小圈捏在左手里。整张网分成4缕,嘴里叼一缕,左手一缕,右手两缕。只一甩,就见整个网都张开,像一顶圆圆的帐篷。等网全部入水后,才慢慢收网。先抖抖网顶绳,让网纲全部坠地,然后才慢慢拉拽网绳。我在船尾稳定渔船,怀里像揣着小兔,突突直跳。到底看看第一网能打多少鱼。
    伯父收完网,又在水里涮了几下。这时候,我才发现网兜里有几个白点又跳又蹦。等把网兜抖完,总共才七八条小白鲢子。接连几网都收获很少。
    星星失去了光泽,天边隐去了月影,东方天边现出鱼肚白,岸边的村里依稀传来鸡叫声。我们爷俩折腾了大半宿,已经精疲力尽。逮的鱼也不多,更打不起精神。晨曦里,已经可以辨认出眼前的河段正对着我姑妈那个村。于是,伯父对我说:“正好,提上这些鱼当见面礼,去你姑姑家吃早饭吧。 ”
    于是,爷俩拴好船,扛上船桨,提着鱼篓里的“战利品”,向姑姑的村子走去。
□高德贵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