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澄清叔

编辑:张宏祥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1-03 09:11 [打印] [ ] 论坛

□王有金

    已故作家、长篇小说《大刀记》作者郭澄清生于1929年,小我父亲王元杰5岁,他们都生长在宁津县郭皋村,辈分相同,所以我从小就称郭澄清为叔叔,叫他妻子刘宝莲为婶子,儿时常到他家玩耍。
    家境贫困,铸就了郭澄清刚强的性格、立志成才的志向和负责担当的品格。村里老人都知道他是个孝子,不但对父母关怀备至,还供养着无儿无女、身有残疾的两个叔叔、一个婶子。
    他生活节俭,吃用简单,从不舍得买件好衣服。刘宝莲婶子更是节衣缩食,鞋袜自做。他把仅有的几十元工资全部用来支付全家人的生活。他曾多次说:“我家,是瘸老病瞎,十口之家呀。”可见当时他的家庭负担是多么沉重。
    郭澄清的长媳崔秀珍告诉我:“那些年,爸爸叫我们每月自留8元零花钱,其余工资全部上交,那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才28元钱。爸爸把我们上交的工资用在老人吃穿、看病治病、招待来客上。 ”
    村医郭治明回忆,郭澄清当时有多种疾病:一是陈旧性心肌梗死,二是慢性肺炎,三是阵发性阑尾炎。按他当时的身体状况,不应承受写《大刀记》那样繁重的脑力体力劳动,但他凭借高度的责任心和顽强的毅力,伏案3年,日夜构思、写作,常常鞋袜不脱,和衣而睡,写到半夜三更,饿了吃块馒头、饼子,喝口热水,有时往嘴里放几粒花生米,边嚼边写。
    村民们都担心郭澄清累坏身子,有的送来鸡蛋、挂面,有的送来饺子、包子,叫他补补身子。老支书郭金忠18年前写的回忆材料提到:“老烈属大脚老嫂子听说澄清整夜地写作,拄着拐杖来到他身边,说,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写写写,累坏了身子怎么办?你再不要命地写,我夺你的笔……”
    郭澄清在写作的过程中,随时注意搜集素材,走访烈军属、复退军人,叫他们讲述战斗故事、军旅生活,他记在心里,写在纸上。
    他非常关心村民的生产、收成情况。常把村干叫到家里,帮助研究地块调整、水井分布、肥料余缺、农药使用等问题,还亲自参与种树、浇地等劳动。他协调县乡有关部门,帮助村里买了拖拉机、抽水机、化肥农药等,促进了生产发展。
    郭澄清非常关心青年人的成长和进步,由于他的短篇小说《社迷》《黑掌柜》《马家店》《公社书记》等作品家喻户晓,在创作长篇小说《大刀记》的几年中,全国各地的文学爱好者纷纷前来求教。他对来者真诚相待,凡来必见,有问必答。
    在我的心目中,澄清叔就像一头老黄牛,总是不停地拉车、献奶,吃的却是干草和秸秆。他从不追求个人享受,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
    上世纪70年代,德州地委书记刘干给大众日报社驻德州记者站站长朱淮打电话说:“明天我带你这个笔杆子去看望另一个笔杆子。 ”次日下午赶到郭皋村,刘书记与郭澄清进行了长谈,回来的车上,他对朱淮说,郭澄清艰苦朴素,创作有毅力,是难得的好作家。朱淮说:“听了郭澄清和刘书记的谈话,看了他生活写作的条件、他的穿戴,得出的结论就是纯粹的农民作家,淳朴的农民形象,纯洁的党员干部。 ”
    1989年8月10日,村里接到了郭澄清去世的通知,空气像凝固了一样,人们心痛不已。
    郭澄清一生勤奋付出、无私奉献,他没享过清福,没有过清闲日子,没睡过安稳觉,总是拼搏,总有写不完的文章、写不完的书。他永远活在村里人的心中,成为后人做人做事的榜样。他的那些作品,将会永远成为故乡人的精神财富,引导后辈人积极进取、不断追求,奔向更宽阔、更高尚、更美好的新生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