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远随想

编辑: 时间:2017-08-08 12:10 [打印] [ ] 论坛
关键词:定远舰 感想
恋上一座城。爱上她的碧波,爱上她的晴空。也爱上碧波晴空下掩埋着的万里硝烟。
  作者;刘婷
   恋上一座城。爱上她的碧波,爱上她的晴空。也爱上碧波晴空下掩埋着的万里硝烟。
   威海,一座美丽的海滨小城,一片拥有着哭泣历史的土地。威海,威海卫。北洋威武,拱卫海疆。刘公岛上遗留的炮台,泣诉着水师舰队的舸舰伶仃;迎风而立的军港码头,漠视着声势浩大的尘埃飞扬。
   时间流逝,时间淘洗;时间反复,时间沉淀。淘去的是泥沙,留下的是记忆。北洋水师已在黄海的硝烟中灰飞烟灭,只留下定远舰模型孤零零地眺望着洋面的沙鸥翔集。
   站在定远舰黑黝黝的甲板上,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大东沟洋面上,定远舰三百多位官兵共赴国难;甲午海战中,大清水师三万余名健儿葬身鱼腹;十四年抗战里,上千万军民惨死敌手……他们的牺牲,无疑是有意义的,千秋万代都会铭记这群给我们换来和平的勇士。可对于死难者个体来说,鲜活的生命不会再重来,安定幸福的生活已永远见不到了,这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悲哀。在这里,对于造成鲜活生命非自然消逝的罪魁祸首——战争,我有一些话想说。
   战争是生命的屠宰场,怀着保卫家国理想的士兵登上战场之后,无助地发现他所要保卫的首先是自己。为了生存而杀戮,杀戮敌人的意义简单而纯粹地指向保卫自己的生命。战争是一场屠宰游戏,先进武器下人类个体生命比之大象脚下的蚂蚁更加卑微弱小。
   战争,无论正义与邪恶,都是人类集体自杀的一种手段。战场上大规模的杀人,是用国家的名义而将它合理化、英雄化起来。一切的悲哀,胚胎于此。
   有人可能会说了,照我所言,战争等同于自杀,那么当外敌入侵时,我们都要停止抵抗,拱手让出家园,或是躲进深山老林过隐居生活而保全自己的性命吗?
   当然不是。正如动物有自己的领地,人类也有自己的国家。当动物领地被入侵时,他们会奋力拼争赶走入侵者;当侵略者入侵我们的祖国时,我们也理应寸土不让血战到底。我想谈的,是能否从源头上堵住战争这匹疯狂的恶魔,让战争永远消失于世间。
   在古时候,也许还有人可以避免卷入历史的洪流,在战争来临时隐居深山,躲避乱世过着老庄一样的生活。可在现代这种总体战争的范式下,个人的力量几乎等于零。无论心中愿意与否,战争一旦来临任何人都难逃卷入其中的命运,不存在独善其身的桃花源地。更加堪忧的是,随着战争武器的不断进步,人类随时有可能毁灭掉整个地球,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我们所要努力做到的,就是防患于未然,永远不再去打开战争的潘多拉盒子。
   战争的发起者永远是身居高位的人,可战争不论胜败,受害最深的人永远是普通民众。更加讽刺的是,身居高位的战争狂魔很少会直面死亡的威胁。在战争的酝酿阶段,好战的政客们往往会鼓动普通民众的热血,用狗皮膏药式的口号将民众对祖国的爱转变为对外侵略战争的狂热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二战前夕的日本是之,德国是之。
   这种被误导和控制的狂热算是战争的重要源头之一了。“嘭”“嘭”两声枪响,屏幕上的抗日题材电视剧将我从冥想中拉回了现实。屏幕上英勇的战士一枪一个,毫发无伤地解决了数倍于己的敌人。嘴角上扬,我想起了包子地雷、步枪打飞机、手撕鬼子等雷人桥段……不胜悲哀。这种所谓的抗日雷剧,是对战争的戏谑化表达,血肉横飞你死我活的争夺在观众潜意识中只是一场轻松平淡我方必胜的游戏。又如剧中大量出现的高喊“某某某万岁”而与敌人同归于尽的镜头,不去聚焦个体生命消逝的悲剧感而将其纳入到集体的胜利中加以消解,更是无法唤起观众对于自身生命的珍惜爱护。气势恢弘的特效让观众热血沸腾,忽略了个体生命的可贵与生命在战争中脆弱不堪的现实,在潜意识中留下了战争轻松,甚至如网络游戏一般愉快的好战种子。
   这颗好战的种子可能已经发芽了。每当我国与他国外交上发生龃龉时,新闻页面的评论区里总是会充斥着各种要求立刻开战的语言。部分狂热的网民口口声声高喊着宣战,但对两国的军备状况却绝口不提。他们都认为战争就可以解决一切,却连最基本的军备常识都不具备!战争的结果往往是超乎意料的,可战争的后果却显而易见:败,百姓苦;胜,百姓亦苦!
   对于战争的狂热,是被异化和控制了的“信仰”。信仰应引导人向善,信仰是为了引导个人生活的更好,进而改善周边人及生存环境的状况,最终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极端的信仰(如对战争的狂热)使人变成信仰的奴隶,由宗教信仰衍生出的恐怖主义是之,法西斯主义是之。
   信仰,是人创造出来的,人要能控制自己的信仰,并能对其作出思考判断,而不是被信仰所奴役。失去生命的信仰是没有意义的。鼓励人们抛弃一切去遵从,将信仰本身凌驾在人的本性之上的信仰是极端的,是思想上的恐怖分子。消除思想上的恐怖分子,人类尊重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战争之类的惨剧才不会再次发生。
   如果有一天,有人振臂一呼:“让我们为了……去战争吧!”不管他处于何种位置,希望没有人跟随,而是人唾其面,让他漂进历史的阴沟里——不止战争,任何违反人性的运动都应如此。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