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颊岔河(节选)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07 09:30 [打印] [ ] 论坛

1
闪电抽打着田野。最狠的一次
据老辈儿人回忆不是在1961就是在1964年

从天而降的雨,尖刀般划破大地的肌肤

决堤口挟裹泥沙,声泪俱下。马颊河失身了

子随母姓,拽着脐带一路跑远的孩子

被人们称之为马颊岔河
2
1968年冬,一场大雪将挖河的民工

困在村里。他们闲下来就抽烟、喝酒、打牌、骂街

偶尔也帮房东清扫一下院内的积雪

去村东头或村西头那两眼黑窟窿一样的井边

挑几担水。有家出殡,哭丧的人撕心裂肺

他们心烦意乱。有人把尿罐子甩到墙上

迷蒙的天空底下弥散着尿骚味和若有若无的烧纸味

回来的人说,刚死的那个人就是经常去河滩

瞎转悠的教书先生,头天还被一帮人拉着

在土桥大集批斗游街,晚上就用一根鞋带

吊死在窗棂上了。可惜了的岁数啊,才48……
3
爷爷离世后,老爷爷老奶奶迅速衰老

有次过桥,老奶奶走着走着就瘫坐在地上

在河里戏水的几个族中晚辈

连呼哧带喘地把她抬回家。我老爷爷

瞬间改变了性情

那些逮过来就揍的孩子,从那之后

就再没挨过一次打
4
我1973年出生,若从第一次疏浚的1968年算起

它长我5岁。再没有大水泛滥

我的记忆中,马颊岔河波光滟潋

青翠的芦苇向河而生,我拨开苇丛寻得一窝鸟蛋

不想竟惹怒了父亲。他不允许我一个人去水边

他不知道,我的确一个人滑进过深水区

最后抓住了几棵弯腰的芦苇才挣扎着上岸
5
一条花蛇入水,不一会儿就游到了对岸

一朵漂浮的荷花,却让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子

随着荷花沉没了。不让我下水,父亲有了新的佐证

他自幼胆小,大概源于他有一位擅用巫术的奶奶

黑天骑行在马颊岔河的大堤上

老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

河滩上的玉米地里,一阵阵向空中升起火星

父亲吓傻了,一遍又一遍地跟母亲说

那个地方闹鬼。母亲怕他吓出毛病来

硬拉着他钻进那片玉米地

原来是两个行乞的人,正在啃烤玉米
6
天黑前有一段昏明时光,摊晒的青草

散发着馥郁的香气。我顶着一头碎草屑跑回家

破天荒没受到父亲的数落

煤油灯跳动的火苗使投向墙壁的影子随之跳跃

父亲在与母亲商量让叔叔去接班的事

爷爷平反了,父亲和叔叔其中的一个

可以华丽地蜕去农民的身份。之前,叔叔就住在

搭建于马颊岔河边的草棚子里,看守苜蓿

还坚持每天割两筐青草晒起来

以待人们猫冬后,喂养生产队里的几头大牲口
7
沿河的村庄:薛庄、大刘、小刘

孙堤口、蔡堤口、宋堤口、董家阁、佟家寨

雨淋店、叶堤口、将军寨、刘玉台、时庄

乔庄、库庄、陈文沟、马才……

简单的罗列,我是想说马颊岔河的两岸

住着的都是我的亲人

他们和我一样,恨过,但还深深地爱着
董玮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