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婴赋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07 09:29 [打印] [ ] 论坛
    木水
    救民百苦而不夸,行佐三君而不有,晏子大君子也。
    ——孔丘(一)
天生晏子。
    流过三千年历史浪潮的,又一条黄河;屹立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神州的,又一座泰山。
    以大爱独守清贫,以清廉辅佐三君,以铁骨邦交天下。国家之栋梁,人民之福星,巍巍然,之大生命。
(二)
中华民族,时值冬夏。
    路漫漫其修远兮,岁月直升九天。从春秋末年起笔,以丹青绘民心,以钢铁铸国势,晏子,一直在从自己做起。
    拿政治当诗写,“清正廉明”,是他能够使用的,唯一的,一个词,一条大道,一颗心。
    多大的兴衰荣辱啊!他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越过炎凉,到达春秋。
    一退再退到一贫如洗,他知道只有把眼前的那些封赏、那些美色、那些金钱、那些恩宠,一个个扔掉,自己才能安心,朝野才能安宁,历史才能光鲜,未来才能干净。
(三)
    顺着线装书的书脊,乘坐近三千年的时光,晏子款款而至。而时间,沿着齐心大街向东至阳光路,再北折百步,登上齐河城里的晏婴楼,打开《晏子春秋》,乾与坤不期而遇。
    不用惊讶,更没必要考究,没有人看得出他们是一对好友。落座之后,时间招呼天下,上好酒,呈好菜……而晏子竟然一个劲儿地摆手。
    ——忽然想起,他正在朝野上下,推行他的“公正·节俭·福利”新政:“人有多大德品就承载多大财富”,他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了中华五千年的“德财幅度”。
    天地,便一片清明。
    他们继续喝酒,吃菜,聊天。当聊到“一日三训齐王”那一出,晏子滔滔不绝的话语,便停在了浓浓的凝重里。突然,话锋一转,晏子正色道:知音何为?他们便在桌子上蘸着清水,分别写下两个大字:
    一个是——孤独。
    另一个也是——孤独。
    相视。大笑。苍茫别过千年。
(四)
    齐鲁大地,隆起的——晏婴墓,如东方,冉冉半日。
    这,高十米,直径四十米的大土堆,堆积着数千年的清明,它,该有多大的福气?不摆香案,无需供果,更不祀牛羊,只须一世的清贫,一路的风尘,一身的担当与真诚。
    时间如洗,夕阳似血,墓上青草萋萋,周边大树昂首入云,多像当年蓬蓬勃勃的齐国。当然,我知道,我没有祭祀的资格,我只想从这篇赋里,捧出自己的景仰,然后点燃,然后跪下,然后远眺——
    只期望能看见一位清瘦的老人,正从古神州转身,再向二十一世纪走来,身上装满整整一个国家的春天。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