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金荷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4-24 08:59 [打印] [ ] 论坛
    钟春香
    还没到家,儿子就说,依依是个脾气古怪的女人,你要少说话多干活,尽量和她相处好。她抹了一把老眼,点点头,将手中的大红刺绣肚兜儿抓紧。
    儿子说完望着车窗外出神,而她则将红肚兜儿放到膝上欣赏。火红的小肚兜上绣了一朵姿态摇曳的金粉荷,瓣开蕊黄,煞是好看,她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发出“呲呲”的声响。“你小时候就喜欢穿红肚兜儿睡觉,夜里防凉,还好看,也不知依依和你儿子是否喜欢?”
    儿子好似没听见她的问话,没有回答。
    她觉得儿子长大后,不知怎么就和她隔了一层,特别是婚后,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依依是知识分子家庭的独生女儿,知书达理,也与儿子相亲相爱,婚后在娘家的帮助下在济南买了房安了家,没用婆家出一分钱,为此村里人都说她命好,儿子命更好。儿子是孝顺的,一直邀请她来同住,可她总舍不了那二亩薄田和三间老屋,如今依依生了孩子需要照顾,她再没有借口说不去。
    初次登门见儿媳和孙子,她不能不准备礼物。尽管儿子说什么也不用带,但她总觉得不是那回事。她还是硬着头皮带了一些薄皮核桃和一件小红肚兜儿。
    她身体硬朗得很,坐了一夜的火车还很精神,提着那一小口袋薄皮核桃,几步就跳下了车,害得儿子在她后面一阵乱喊:“你慢点走,仔细跌了脚。”她实在是太兴奋了,想想就要在城市里住下,就要见到知书达理的儿媳和大胖孙子,怎能不高兴?但她还是被儿子扯住了,儿子一顿训斥:走丢了怎么办,这儿可不比我们村,十步之内找不到人!
    她吓了一跳,但却理着斑白的头发乐呵呵地看着儿子。儿子牵着她向前,仿佛前面就是她的幸福。十几年前老伴死于车祸,有人劝她再走一步,她年轻,相貌又不差,还会刺绣,也勤俭持家,但她怕再嫁儿子受委屈,所以也就没听劝。幸福自此离她远去,孤儿寡母的日子苦多甜少。
    但房门打开的一刹那,她真是体味到了幸福——儿媳依依正坐在床头给孩子喂奶。温馨的奶香,白胖的孙子,三代的团圆,让她的眼中即刻盈满浓浓的爱。她哆嗦着将绣金荷的红肚兜儿捧给依依,依依笑着接过红肚兜儿,却将它压在枕下并没给孩子戴上。
    依依对她是客气的。她伸手想抱孩子,被依依客气地拒绝。依依说,孩子还是和母亲多交流利于智力发展,娘只洗好尿布打扫好卫生就行了。她的手伸在半空,有嗖嗖的空气掠过手臂,她觉出了冰冷。她偷偷跟儿子说起这冰冷的“客气”,儿子说城里人都这样,你以后会适应的。
    孙子长得越来越可爱,但她却不能抱,心里渐渐有了忧郁。起初她不知这“忧郁”是一种病,还当时间一长就适应了。据她观察,忧郁者不止她一个,对门的李老太和楼下的张老太,都是不远千里来照顾生孩子的儿媳,也都像她一样犯了“忧郁病”。
    一天,三个老太太在大明湖畔相遇并聊起了忧郁病。三人都说不适应城市人的“客气”,但却各有战胜的妙法。李老太说,我一般是关起门来嗑瓜子,一嗑就忘了;张老太说,我一般是围着床走路,一走就忘了;她低头羞涩地说,我喜欢刺绣,烦了就拿针在手帕上废布上绣,绣的最多的是金荷。
    嘿,绣金荷!两个老太乐了,兴冲冲地去附近商店买了彩线,又从腰里扯出两块手帕。来,给我们绣一个!就对着大明湖的荷花绣一个!
    她望着荷花,绣花针捏起来,兰花指翘起来,彩线飞起来,一朵金粉荷就出现了。两个老太惊叫起来,引得游人都向这边看。人们看到她帕上的金粉荷都禁不住啧啧夸赞,而她也大方地朝人们笑,于是那么多的手帕、香囊、衣服等递过来,她绣都绣不完。她绣啊绣,金荷在手中盛开,忧郁已不见踪影……
    不知过了多久,一对年轻夫妇焦急地走来,拍了一下她的肩头,她才从惊悸里抬头。
    娘,你让我们找得好苦!
    娘,我们错了,让你受委屈了!
    她的泪“刷”地一声流下来,擦都擦不完。
    她握住他们伸过来的忏悔的手,像交付一场绚丽的梦,而他们也倍加珍惜,生怕一不小心将梦摔碎。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