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培口演义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12 09:23 [打印] [ ] 论坛
    庞玉申
    话说明朝初期,靖难之役后,山东各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明政府从山西迁来百姓散居到山东各地,其中有数十个村民被指定到了现在的相家河同马颊河交叉的西南角安家落户。马颊河弯曲流长,水入渤海湾,村庄依两河而居,因有水源也利于五谷播种,积年累月,村落人丁渐旺,四周树繁林密,一片欣欣向荣。谁料,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年夏季,暴雨如柱,数天不停,两河水暴涨,交汇处泥桨翻滚,红泥土堆成的低矮堤坝连日被雨水冲涮,越来越薄,随时有可能冲出河床,淹没村庄。
    村民发现后,万分恐怖,都湿漉漉的聚集到村长家中,吵吵嚷嚷的想对策。有人主张赶快逃跑,可是千里平原,哪有可逃之处?再说,好不容易千辛万苦建立的小家园,就这样毁了吗?有人建议拿些窝头,爬到老树上去,等暴雨退去,再下来,可是年轻人能上树,老人和小孩子怎么办?再者,谁知道老天爷几天停止下雨啊!屋外的雨似乎更大了,它在空中借风势旋转着冲击着大地上的一切。“不能等——死!”村长紧了紧腰间的麻绳。虽然好几天只啃了几凉锅头,但是他这个“头儿”不能说泄气话:“官府把咱这辈人从山西迁到这里,咱不能当孬种。是爷们的给我走。和老天爷斗一斗!”说完,他冲出土屋,拿起铁锹踏着乱泥,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河堤走去。见有人带头,男人都一咬牙回家抄起锄头、耙子跟着向两边交叉处奔去。
    大堤已被冲开了一个缺口。“快!砍树!垫路!冲过去。”村长大声喊,“决了大口,老婆孩子全完了!”男人们像疯了一样,把砍下的大小的树木铺到决堤口。即使如此,扔到决口里的泥土瞬间被河水冲掉,把泥土和草搅到一起扔下去,不一会儿又被冲开,河水在决口处顺着树枝的空隙哗哗往下流。“唉,要是和山西一样有几块巨石就行了。”有人嘟囔道。唉,这平原虽大,不要说巨石,就是连青砖也是凤毛麟角啊。再这样下去,非出大危险不可,怎么办?人群又骚动起来。
    “用瓦盆子!”
    “扔进去不碎了?
    “用门板子!”
    “扔进去不飘起来吗?““用菜刀!”“太小?”“用锅盖?”“用铁锅?”
    人们七嘴八舌,你方说罢我又说,生怕自己少说一样耽误了全村人的性命。“对,用铁锅啊!快告诉村里的女人把锅都揭下来,用绳子绑到木棍上,全送到堤上来,只要堵住两河交叉的这个决口,咱就有救了。”
    大家先用草绳把一张锅结实的捆到锅口的两根长木上,再用绳子把各个锅依次固定,十多个锅一组,锅内放上树枝杂草,迎着水沉下去,再把锅上的绳子固定到决口处的大树杈上,泥土被扔到锅的后面,很快决口被挡的结结实实,滴水不漏。
    风停了,雨住了,一村的人都累瘫到大堤上,看着堤上堤下那如马峰窝一样大大小小、七高八低的脚窝。
    后来,村长说:“这么条小河,差点要了全村人的命啊。得让后代人记住这件事,知道关键时刻,要团结敢拼想办法才有活路,胆怯是没有用的。”村子遂改名叫锅培口。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