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达天衢牌坊身世之谜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德州晚报 时间:2011-05-19 10:11 [打印] [ ] 论坛 微博

旧九达天衢牌坊北,曾是运河故道,特将自行车立此存照。

苏王禄墓石虎,据说九达天衢牌坊的石蛤蟆与它模样相似。

 

  “九达天衢”牌坊,是德州最有名的古建筑之一。虽然仅仅是一个牌坊,它身上却承载着数不清的文化元素,缠绕着数不清的谜。它最初修建于什么年代、什么地点?水畔杉、田国良、徐剑明等文史爱好者,对此阐述了各自的观点。

 ◎牌坊建于明代还是清代?
    在德州晚报5月9日的《古牌坊见证德州千年兴盛》一文中,水畔杉先生对“九达天衢”牌坊的建造时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民国《德州志》中“坊表”一节中,将“九达天衢”坊列为德州第一坊,说它立于大西门外大路中,此外没有其他任何信息。乾隆《德州志》记载了现存与已失的四十几座牌坊,但其中却没有“九达天衢”坊。从明嘉靖《德州志》到清乾隆《德州志》,均未发现关于“九达天衢”坊的记载,最早有记载的是光绪末年的《德州乡土志》,书中将其列为“古迹”;另外,由于咸丰、同治年间由于战乱不断,运河沿岸一度处处设障,很难再称得起“九达天衢”,水畔杉先生据此认为牌坊应当初建于清嘉庆、道光年间。
    另外,在明代嘉靖年间,德州马市街北立有四牌坊,东为“东连齐鲁”,西为“西通漕运”,南为“南接藩省”,北为“北拱帝京”。这是明代处于南北驿道通衢上地标性的大牌坊。水畔杉先生认为这几个牌坊的题字意义与“九达天衢”一致,所以有人说“九达天衢”牌坊立于明代不是空穴来风,但他本人并不认同这种观点。
    对于这种说法,民间文史爱好者田国良持有不同的见解。他认为,只用四牌楼的意境内容来否定“九达天衢”牌坊的存在是不妥的。在德城区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1997年版的《德州市志》中,有一篇关于九达天衢牌坊的传说“南方游医捉石蛤蟆的故事”,田国良根据其中的记载得出以下结论:一、旧“九达天衢”牌坊的位置在米市街西口北行百步;二、牌坊每根斜顶柱的柱脚下,各有一个造型奇特的顶柱石兽,兽为伏卧状,头向一侧仰望,脊后生出尾巴,因其头部和苏禄王墓的石虎相似,故有人称为石虎,又因其状似青蛙,民间俗称“石蛤蟆”。
    田国良认为,苏禄王墓修建于明成祖永乐十六年间,而后在修建“九达天衢”牌坊时,很有可能仿照其石兽模样雕刻石雕件后安放在支柱上,因为同时代的雕工雕出基本相同的产品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所以说“九达天衢”牌坊修建于明代上半叶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田国良认为,“九达天衢”牌坊的位置也能够说明它建造在雍正年间运河改道以前,而不是在这之后。这座牌坊在米市街西口北行100步,并不是传说,而是确切实际,德州解放后,家住米市街一带的居民,现在60岁以上的老人们儿时经常在石兽面前玩耍,对此都有亲身经历。在明初,这个位置就像今天的德州火车站广场一样重要,京杭水旱两路的舟车都在此聚合、转道,或是上岸,这是德州通往南北两京的交通要塞,所以那时把“九达天衢”牌坊建在这里是非常适合的。到了清雍正年间运河河道西移,这里就不再像以前那样繁华喧嚣了,因此如果要建“九达天衢”牌坊,自然要选择更为重要的交通枢纽,而不是这里。不过,由于南北通道仍然是走这一条古驿道,只是将浮梁桥由桥口街东端移向桥口街西端,虽然离交通要地远了一点,但是“九达天衢”牌坊仍是必经之路,后代又几经翻修,才得以保留到民国年间。
 ◎牌坊建于路中还是桥上?
    民间文史爱好者徐剑明先生认为牌坊修建于清雍正以后,因为他家世代居住在这一带,而根据他父亲生前的回忆,牌坊是立在一座“九达天衢桥”上的,桥修建于雍正年间运河改道以后。而田国良先生则根据民国《德县志》的记载认定“九达天衢”牌坊立于大西门与小西门之间的大路上。
    徐剑明说,小西门外就是老运河(雍正年间调直之前的运河故道),运河调直之后,原来的浮桥也搬走了,为了方便西北方向的人进城,已经废弃的河道上修起两座石桥,一座叫广安桥,一座叫九达天衢桥(有其他文献上说叫“广宁桥”),进小西门的人走广安桥,进大西门(位置在现在的“小市儿”,建设街西首一带)的人走九达天衢桥。因为河道不直,九达天衢桥是南北方向的,而广安桥却是东西方向的。九达天衢桥上面有用石头雕成的椅子,叫“玉人座”,供过路人休息。桥的两侧都有石雕件,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石蛤蟆,桥中间的大一些,越往桥头越小。桥面上有一座木结构的重檐的牌坊,就像一个大门,上书“九达天衢”四个大字。
    田国良说,民国年间的县志中明确记载“九达天衢”牌坊“在大西门外大路中”,而其中关于“桥梁”的条目却丝毫没有关于“九达天衢桥”的记载。他在县志中找到了相关材料,证明雍正年间运河调直后,随着浮桥的迁走,运河故道确实建起过一座石桥,他认为,从徐剑明先生所描述的位置来看,“九达天衢桥”就是这座桥。他也确认这座桥修建于雍正年间,但同时他根据县志的相关记载,认为“九达天衢”牌坊并不在这座桥上,而是在其以南几十米处,其相对关系和位置有点像今天的明月桥和它南边临近东风路上的牌坊。
    在清朝灭亡后、德州解放前(1911-1946年),九达天衢牌坊在此期间毁于战火,这是不争的事实,徐剑明和田国良今年都60多岁,他们都没有亲眼目睹当时的情况。徐剑明的描述来自于他父亲的描述,他的父亲在1911年清朝灭亡时已经有六七岁,牌坊毁坏的时间比这时更晚一些,他父亲记忆应该不会有错;而田国良的依据则是县志的记载,难道县志对于如此重要的历史遗迹如此明确的记载会有错误?我们不得而知。
 ◎牌坊遗址处    立此存照
    不管几位老人在以上问题上如何争论,他们在一个问题上的观点是基本相同的,那就是牌坊和运河故道上小桥的大体位置在现在一片刚刚拆迁过的土地上,而这片土地不管是对于德州的历史还是对于运河文化,都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
    徐剑明先生曾特地带领记者来到这里,抒发心中无尽的感慨;田国良先生也把一辆自行车当作地标摆在这里,立此存照。此为何地?为什么值得立此存照?
    田国良先生说,这里在拆迁之前曾是德州方向机场西院的一个车间院落,南依米市街,北邻玻璃厂,西靠京沪铁路线,过去在此北侧有一铁路扒道通往桥口街。东边就是现在的迎宾大道,解放前,这里是德州古城的西城墙。
    在两千二百多年前,西汉高祖刘邦当了皇帝,沿秦实行郡县制,将秦鬲三分,把鬲县县治置于屯氏河畔,所以由鬲县到德州这一城市名称,与汉时屯氏河便结下了不解之缘,立此存照这个交点处,就是两千二百多年前的屯氏河之河床。
    在一千四百三十年前,这里又是隋炀帝所疏通的京杭大运河之永济渠,也称御河,又称卫运河,由于清雍正年间运河河道西移,这里便成为隋运河遗址。
    由于运河的开通,在一千年前的宋代,在此存照之处偏东北有大片土地,经外地运来陶土,在这里建起一座瓷窑场。近年在此发现了不少出土文物,此窑址并列中国古代瓷窑名录存入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
    在六百四十年前,这里是明初建德州卫的前哨站,同时在这里首先建造了一座浮梁桥,又名广川桥,这里也是靖难之役的必争要地,明初苏禄国王病逝于舟,葬于北营二里之遥,这里又是其遗体上岸之处。
    在三百三十年前,这里是京杭大运河德州段的浮梁处,凡进京或返藉的宾客,水旱两路舟车都由此通过,这里是德州出大西门进京的咽喉之地。
    在二百八十年前,这里已是干涸了的一段河床。因为运河河道西移,这段河床间而晒底,成为广川桥遗址处。
    在七十年前,在此焦点南侧有一座明代建筑叫“九达天衢”牌坊。这个牌坊根基有八只石虎,又俗称石蛤蟆,早年间丢失一只,后来其他的也跑仨蹦俩地不知了去向,有人说它被埋在了路边的土堆里。
    在四十年前这里有一坝羊肠小道和一石拱小桥,那时德州城北半部的市民就是从这里通过铁路扒道,再由桥口街西端运河之上,过摆渡去棉纺厂、针织厂每天来回上下班。
    三十年前这里仍是苇丛一片,伴有莲荷婷立,水清花香。
    立此存照之地,很快又将被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所覆盖,这里是德州历史文化和运河文化的焦点之处之一,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这里曾经的辉煌和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至于历史细节的分歧,欢迎历史爱好者见仁见智吧。
  □记者 王晓松 摄影 田国良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