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中的背影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16 09:06 [打印] [ ] 论坛
    王凤华
    父亲是我们县第三中学的校长,教了一辈子书,由于平时不苟言笑,看上去不怒自威。小时候同学去我家之前,先问“你爸爸在家吗?”如果父亲在家,同学们就怯于来我家。
    那时候,父亲每天忙于教学和学校的管理。无论多忙,父亲都会抽出时间来关心我们。当我们考试成绩不好的时候,父亲会在第一时间疏导我们,找出原因,鼓励我们,在父亲的激励下,我们每次都会从愁眉不展到自信满满。
    我考入潍坊电校第二年的国庆节,回家后由于贪吃母亲炸的“排叉”、炒的“面蛋儿”,也是磨蹭时间愿意和母亲多呆一会儿的缘故,当父亲骑着自行车把带着大包小包东西的我送到县城汽车站时,错过了最后一班夏津开往平原的汽车,因为从平原县坐火车才能到潍坊。那时候没有手机,信息闭塞,连公用电话都不普及,没法给老师请假。正在我心里慌张不知所措时,父亲决定骑自行车送我去平原县。
    我和父亲先在夏津县城吃了点饭,天还没有黑,父亲骑着二八的“飞鹤”牌自行车带着我,往平原县城的方向骑去。那是一条土路,不时会有坑洼不平颠簸一下。一路上,骑一会儿,歇一会儿。渐渐地天黑下来了,我们又感到了饥饿,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于是就把母亲给我带的那些吃的拿出来,吃几片酥脆的“排叉”,喝几口水,继续骑车往前走。月亮升起来了,洒下一路皎洁的月光,我坐在后面抬头看,仿佛能看见月里的嫦娥和玉兔,她微笑地注视着我们父女,给我们带路。秋天的夜晚,一阵阵凉意袭来,父亲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给我披上,我顿时感到了温暖。父亲出了一身汗,身上散发着热气,月光下我看见父亲头发上升腾着细小的汗雾。
    初秋的田野,有秋虫鸣唱,不知是蝈蝈还是蛐蛐。不远处传出断断续续的蛙叫,成片的玉米有一人多高,风一吹“哗啦哗啦”地响,看上去影影绰绰,我不禁害怕地把脸靠在父亲的后背上,父亲的后背是温热的湿漉漉的,我拽着父亲衣襟的手更紧了,父亲感到了我的恐惧,于是下车,我们找一块干净的空地坐下。入夜后的庄稼和草叶上挂着露珠,青草掺和着花的香气钻到鼻子里,是秋的味道。父亲给我讲起他中学时穿过一片坟地去上夜自习的经历,说世界上没有什么鬼神,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渐渐地我的心情放松了。父亲又蹬上自行车带着我,慢慢地变得吃力,上坡的时候,车把有些摇晃,父亲努力地前倾着身子往前蹬。看着父亲吃力的被汗水浸湿的背影,我的眼睛湿润了。
    走走歇歇,骑到平原县火车站的时候,天快亮了,我们走了整整一夜。打发我上车后,父亲又匆匆往回赶,还要去处理学校的事务。后来据父亲说,往回骑了一半多的时候,困得实在睁不开眼,就倚着路边的树睡了一会儿,我不禁有些心酸。
    从小到大,父亲用执着深沉的爱呵护着我,用他宽厚的脊背为我遮风挡雨,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有父亲在,我就有底气,父亲就是我可以依靠的山。
    多年来,那个初秋的夜晚,父亲一路骑着自行车送我的画面,清晰的印在我的记忆里,月光下,父亲的背影那么伟岸、那么温暖……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