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畔的乡音忆记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16 09:06 [打印] [ ] 论坛
    袁晓霞
    现在走街串巷担卖小货的货郎不多了吧?手甩小鞭儿赶着驴车拉着桶桶酱油醋的老叟大概亦是绝迹了吧?那些回荡在耳畔的乡音离我们的生活更是愈来愈远了吧……
    儿时的我在一个背倚大堤的小村子里滚爬长大。当晨曦的炊烟悄悄爬上烟囱,睡梦会时不时被一阵阵浑厚高亢的铜锣声唤醒。穿上小衫,抓起父亲给的钱,紧跑出去,只见胡同南头儿那位蒋姓老者红光映面,满头直立的银丝在微光里熠熠生辉。他身着挂脖白围裙,骑着大金鹿慢悠悠地赶来。后车架两侧是两个方正的木箱子,推开盖子,浓郁的香气和着热气扑面而来。金黄光亮的圆圈馃子巴掌大小,像串铜钱一样,一个个用长长的亭秆串好,齐齐的码在木箱子里。
    最吸引我的是那面铜锣,大如盆,亮如镜,浑如钟,威风凛凛地挂在车把上。老者无需吆喝,只要拿着裹着红绸带的锣锤重重一敲,“当——当——当——”,寻着绵绵余音,四邻八舍便知道是卖馃子的来了。你要一块五的,他要两块钱的,用纸绳拎走,留下串串欢笑。一顿寻常的早餐因为有了馃子的佐伴也变得唇齿留香。
    偶尔胡同里也会响起有节奏的梆子声,“梆——梆——梆——”三长两短,时急时缓。母亲放下手中纳的鞋底,起身说:“呦,换豆腐的来了。”尾随母亲匆匆出去,却见母亲将称过的一大碗圆滚滚的黄豆倒在卖豆腐的布口袋里。小贩麻利地扎紧口袋,拿起锃亮的小长刀,轻轻揭开盖豆腐的湿笼布,在一大块豆腐上划上两刀,再用小铲轻轻端起,白如玉嫩如脂的豆腐被放在秆称的托盘上,秤杆高高翘起,这笔小买卖就成交了。母亲把碗用自带的笼布擦了再擦,把豆腐端回家。我用手摸一摸,碗沿儿都是温乎的。中午饭桌上的食材一定是少不了豆腐了。
    最神秘的莫过于卖香油的油翁了。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身后留下阵阵清脆悦耳的拨浪鼓声,就像在走过的土路上撒下片片金叶子。那拨浪鼓浑圆浑圆的,盘子大小,下面有手柄,两边有两个小圆珠,他的手一动,两个小珠子就像俏丽的姑娘们的耳坠子晃个不停。他打油的器具也极其讲究,一把精致的小提子,一个喇叭样的油溜子。香油随着他一提一顿便悠悠地入了买主的油瓶。
    老油翁全然不似卖馃子的和卖豆腐的磨叽,他不拘言笑,他的身边从来没有孩子们的嬉笑声。我们孩子不敢轻易凑上去,而是在大门口探出头来,看他停车、卖油、找钱、走人,然后目送他远去。
    乡村的每一天都注定与寂寞无缘,卖小鸡的、收破烂的、磨剪子的,用嘹亮的大嗓门吆喝,自成一派。也有些小本买卖不用大嗓门也能低调地成交。那年那月那日,总被一些这样的乡音唤醒、沉醉,又挥之不去。而今,窗外秋雨霏霏,依稀乡音传来,又渐渐远去。小小的工具和着朴实无华的单音,传承着小商品经济的经常与文明。向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乡音致敬,向过去的那个小时代致敬!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