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爷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16 09:04 [打印] [ ] 论坛
    冯长祥
    四爷弟兄五个,他排行老四。五兄弟个个打架不要命,人说怂的怕楞的,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故五兄弟被送外号“五虎将”。
    解放前,四爷在“杂团”里混事,后来又干过伪村长,有人有枪有势,所以村里甭管晚辈平辈长辈都尊称他四爷。
    四爷有个习惯,每晚从杂团喝得醉醺醺回来,骑一辆车子,车子大梁上顺一杆长枪,肩上斜挎一支短枪,来到村东头的小桥上,下车泚一泡尿,完事随手抽出盒子炮,砰砰”,“ 放两枪,便再跨上车,直奔村东头的一户宅院。
    枪声既是信号,也是命令。
    这户宅院的主人刘麻子赶紧下床,战战兢兢打开大门,在门口垂手而立,四爷骑车也就进了门。刘麻子关上门,继续站在门口。
    刘麻子驼背,一脸的小坑,却娶了个比他年轻还俊俏的媳妇儿。四爷常用枪点着刘麻子的额头:你媳妇儿跟着你算是瞎眼了,撒泡尿去照照自己那三块豆腐干子高的熊样儿。然后四爷摇头,叹气,忿忿不平。
    支上车子,四爷提下长枪进了刘麻子的里屋,刘麻子媳妇儿风情万种地笑了。四爷慢条斯理地摘下枪,脱衣裳,钻进了刘麻子媳妇儿的被窝。被窝里暖烘烘的,让四爷很是舒坦受用。
    是呀,刘麻子哪能和四爷比,四爷三十来岁,浑身白净,如狼似虎,纯粹一个乡下粗人,一个“王侯公子”嘛。
    刘麻子在门口站得腿有点酸了,但也不敢动弹。等到四爷满足地抽着烟出门扬长而去,刘麻子这才关门,松一口气,蹒跚着进了屋。
    四爷的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五六年,直到四爷回村当了村长,他又瞄上了白寡妇。
    后来四爷口味重了,走马灯似的隔三差五就换一个。那几年,四爷很是风光。
    终究风光不无限,四爷背运的这一天到了。解放后,四爷逃跑未遂被抓了回来,戴着高帽子,被押到台子上,双手反绑,跪在那里,下边的群众高呼口号,有的上台扇他的耳光,其中刘麻子扇得最响。
    四爷被管制了,游街,批斗,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四爷被群众送给一个新称号:四坏。
    四坏佝偻着腰,被民兵押着游街,一路上,群众愤愤冲他吐唾沫,一些小孩子捡起坷垃投他,不停地喊:打死你这个坏蛋!打死你这个坏蛋!
    眼见四坏几天的功夫苍老了许多。
    后来,批斗升级,四坏被群众拽到一棵枣树下拉了“滑车”,罪名是欺男霸女。
    四坏被吊到树上,下边是反放着的耙,尖锐的耙齿朝上,上边一松绳,人墩在耙齿上,再拉,再墩,戳的四坏浑身血窟窿。
    四坏一命呜呼。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