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我中专毕业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09 09:45 [打印] [ ] 论坛

    翻开泛黄的相册,好像翻开了我过去的点点滴滴。每每端详这张1994年中专入学军训时拍的照片,总会感慨良久。懵懂的眼神,活力四射的青春,不懂生活愁滋味的年纪。也许就是这三年,让我离开生我养我的小乡村,走进乡村之外的陌生世界,从此开启我全新的人生之旅。
    1994年9月,揣着父母卖掉三车麦子和东挪西凑借来的钱,父亲送我去德州农校报到。记得很清楚,录取通知书上是让缴7400多元钱,但是到了学校发了一些日常用品,算来算去快8000元了。父亲庆幸地说:“幸亏听你娘的,多带了点……”看到同学们个个洋溢着快乐的笑脸,第一次离开家的我,除了心里难以言表的孤独,怎么也笑不出来,我不知道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我想为我缴学费被掏空了的贫穷的家,想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妹妹。
    从小过惯了穷日子的我,在学校里同样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虽然记得奶奶的嘱咐“在学校别省着,吃饱了不想家……”可每当想起花这么多钱上学,父母要赡养爷爷奶奶,还要供两个妹妹上学,负担得多重啊。我去学校西面菜市场买回疙瘩咸菜,每顿饭只吃馒头和咸菜。
    第二学期,班主任潘老师成立了女子篮球队,我有幸被选入球队,是唯一一个候补队员。可是最后没有人记得我曾是候补。那天,潘老师把我们集合到操场开始第一次训练。看到同学们生龙活虎的抢球,有时还会扭打撕扯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是啥状态,只是听到老师不停地喊:“张丽,上啊,怎么老是站着呢!”“别总是抱着胳膊,冲上来啊!”从来没有摸过篮球的我,就在懵懵懂懂想去抢球时,不知道球已经冲我来了,速度之快让我还没有躲闪的想法,球正不偏不倚砸中了我的脸。火辣辣的疼,一股热流下来,鼻子被砸破了。想着仅是候补,想着老师不停地提名喊,想着第一次练球就挂了彩,我选择了退出。从此再没有人知道还有一个候补队员的事。
    忘不了,夏天借着月光在水房洗澡;冬天早起抢栏杆晒被子。要想晒被子,必须得早起。从窗户探头出去,白花花中看到还有半米栏杆空着,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夹被子下楼。晒了太阳的被子暖暖的散发着母亲的味道。有时好容易抢到地方,不幸变了天起了大风,不但晒不好还刮脏了。也有碰上下雨的时候,被子淋湿也只能认倒霉……
    1997年的春节前,我要实习了,中专生活就要被划上句号,那高兴劲就好像马上就能领到薪水一样。同学们互相道别,约好十年后再聚。
    张丽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