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闺蜜”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03 11:04 [打印] [ ] 论坛

    刘香玲
    老家的堂哥微信我,说保存着一张我小时候的照片,我起初没当回事,一是相片很多,认为不会太久远,再是可能随时随地照的,不会有特别的意义。十几分钟后,我看到照片,一下子被惊到了!我记起来了,这是一张一寸黑白照片,是我与闺蜜小芸七、八岁时照的。照片上前面是小芸,后面是我。小芸穿着浅色方格上衣,抿紧嘴唇,纯朴而自信,就好像胜利的情绪充满着她的内心。我棉袄外面套着深色碎花上衣,袖子有些肥大,便于掏手揣手儿取暖,我手伏在小芸的肩上,头微侧着,感觉很优雅的样子。发型则是当时最流行的两根儿“麻花辫儿”。
    看到自己和闺蜜儿时的模样儿,我自信地给堂哥回了一句“嚎!小时候俺还挺俊哩”,后面跟了一个捂嘴窃笑的表情。真的感谢大哥的细致入微,感谢我的闺蜜和小伙伴们,感谢天真无邪的童年时代,它留给我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
    我和小芸同岁,七月十二生日,小芸十月初一生日。我乳名叫小香,因为是同族,辈分上我是小姑。小芸个子比我略高,有一次,小芸找俺娘“理论”,问她个子高为嘛反而“矮”了一辈儿当侄女,娘就笑笑不说话。孩提时代,好多事情弄不懂。因为是闺蜜,往往有共同语言和想法。比方说,我们曾经都认为,如果八岁属猪,九岁就属狗。私下里,我俩互起绰号,小芸叫我“小香菜”,我就叫她“小芸豆”,真是乐在其中啊!
    忘记了照相的具体日子,但背景记得很清楚。有一天没上学,我们几个好闺蜜玩跳房子游戏,正玩得高兴,有几个差不多同龄的男孩子跑过来要一起玩,我们女孩子可不喜欢那几个浑身是土、满脸鼻涕的家伙,不理他们。这下惹怒了他们,有一个家伙竟撺掇“手下”把我们划在地上的“房子”弄得乱七八糟,还摔碎了我们做游戏的工具——一块打磨得很圆滑的玻璃片儿,这下激怒了我和小芸。我生性脾气大不怕强人,小芸则是身强力壮嗓门高,我们在同龄人中,个头、体质都是最好的。小芸疾步跳到猪圈旁的柴禾堆里,拽出一根粗秫秸,大喝一声,全力追出去,我抓起土坷垃投那几个“坏蛋”,吓得他们抱头鼠窜,纷纷做鸟兽散。我跟着小芸“宜将剩勇追穷寇”,撵到“罪魁”家门口叫阵,吓得那坏小子慌忙闩门。小芸使劲儿踢门,我就使劲踹墙,那家伙躲到茅房不敢出来,只得央求他爹开门赔礼道歉,我们大获全胜。事情的结果大家猜到了,从此村里人叫小芸“小铁脚”,俺成了全村的“惹不起”。回到家,俺娘虽然嚷俺俩“木(没)有个闺女样儿”,但高兴孩子没被“欺负”,就“赏”了几角钱,让俺俩买了糖吃,照了这张“英雄照”。照片上小芸抿紧嘴唇,目光坚定,所以才有上文“胜利的情绪充满着她的内心”的说法。
    我们小时候的发型,男孩子一律“小平头”,女孩子短发极少,都是两根麻花辫儿,发质好的,三、四年就长发及腰。有时候,那些调皮蛋们会捉弄我们,在辫子上偷偷地挂小纸片或者栓根草,引得小伙伴儿们一阵哄笑,我们自己却云里雾里,浑然不知。辫子扎着红绸绳儿,再戴上一枚蝴蝶形的海绵花。几层海绵叠起来,红黄蓝绿,颜色不一,集市上买贰分钱一枝,能拉伸折叠,脏了能水洗,韧性很好,戴在头上或别在胸前,很是能“臭美”一阵子。
    后来,我和小芸渐渐长大,生活的轨迹各不相同。我家境好些,继续读书,现在陵城区城管局工作,儿子在俄罗斯留学;闺蜜小芸因为家里缺少劳力,读完初中,后来嫁到滋镇张龙村。我有一阵子很为小芸惋惜,她读书比我用功,如果坚持下去,也许会有与现在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当然,后来听堂哥说,小芸成了养鸡专业户,每年出栏十几万只,儿子十四岁,读书很优秀,日子过得挺滋润。
    看着这张老照片,童年童趣激荡心房,童年的思念流向远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