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吊筐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7-27 09:28 [打印] [ ] 论坛
    董国宾
    不知怎的,常常想起童年,想起童年的村庄,村庄里有我快乐的童年时光,还有爷爷的吊筐。
    童年遗落在遥远的村子里,一回头,快乐的白杨飞絮,似乎还满村子飞着。路上和水塘里,都铺满了一层层白色的绒毛。我的童年,没有童车,没有布老虎,没有电子手枪,一个精致的玩具都没有。一枚飞叶,一个瓦片,几个杨树“毛毛虫”,却能让我高兴地玩儿上半天。淳朴的乡村,贵重的东西难觅踪影,但好玩儿的还真不少。那样的时光里,我的童年快乐得像一只陶醉的小蜜蜂。
    快乐的童年里,让我充满甜蜜和难以忘怀的,还有爷爷的吊筐。
    一只陈旧的吊筐,被一条细绳挂在沾满烟尘的房梁上,那是爷爷的吊筐,亦是我心中的宝贝。爷爷的吊筐里,时常会有几块糖,或一把花生,或两个柑橘,再就是几颗枣子。虽然不多,却能塞满我的小手。光着脚板走出爷爷的院门,温温的地面,会让我感到一阵暖意和兴奋。
    一天我在水塘边玩耍时,不小心将母亲给我做的布沙袋抛入水中。我急得直哭,可又没办法捞出来,最后极不情愿地被爷爷领回了家。爷爷慢慢取下挂在房梁上的吊筐,把里面仅有的几个核桃递给我。核桃既能吃,又能玩,比布沙袋强多了。我瞥了一眼陈旧的吊筐,突然破涕为笑,心想,爷爷的吊筐真好。
    那天放学,我挎着书包直奔爷爷家。爷爷正在扫院子,我还没稳住脚步,就忙不迭地掏出课本,指着上面一串黄灿灿的香蕉问爷爷,香蕉是不是又香又甜。爷爷紧皱了一下眉头告诉我,香蕉产在南方,很贵的。没等爷爷多作解释,我径直闯进屋里,目光在吊筐上扫来扫去。爷爷的吊筐从房梁上垂下来,发着油腻腻的光,似乎还有一点晃动。我在想,吊筐里会不会有香蕉呢?第二天放学回家,一推门,我又直愣愣地盯住爷爷的吊筐。没想到,爷爷真的从里面拿出了香蕉。虽然只有三根,却足以让我兴奋异常。
    不久爷爷的吊筐坏了,一整天我都沮丧地垂着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家住在村子的西头,房后面靠近水的地方生长着一丛丛荆条。为了让我开心,爷爷急忙把这些荆条割来,去皮晾晒,亲手编了几个吊筐,爷爷只留下一个,其余的送给了邻居。爷爷是编吊筐的好手,家里背篓之类的条编用具,都出自爷爷之手。我最喜欢爷爷的吊筐,因为它神奇、诱人,总能奇迹般地变出一些希望和梦境。
    有了新吊筐,我没着没落的心踏实和明快起来,我的童年又有了乐趣和色彩。爷爷今天从吊筐里拿出一小把瓜子,明天取出几个甜米团,还有山楂片、菱角米、小香瓜……这些东西爷爷从不舍得吃,专门给我留着,大多时候还送与别家的小孩子一起分享。有一次,爷爷笑呵呵地取下吊筐,本以为又有什么好吃或好玩的拿给我,没想到,我接过来的却是一本小人书。那是一本关于雷锋叔叔的小人书,怕老鼠嚼坏了,爷爷把它藏在了吊筐里。见我指指点点看得痴迷,爷爷在一旁抿着嘴直笑。
    有一天我正在院子里玩耍,忽然奶奶的嘀咕声从屋里传出来,奶奶对爷爷说,今年收成不好,要断粮了,不行就把烟戒掉吧。爷爷常年抽烟,一时难以戒掉,就出去捡烟头。当我拿着一盒香烟送给爷爷时,爷爷一下子愣住了。得知真相后,爷爷抚摸着我的头哈哈大笑,说这孩子将来一定孝顺。那香烟是花9分钱买的,我谎称买铅笔和练习本,给父亲要了1毛钱。
    时光如梭。如今,我们已长大成人,有了固定的工作,生活愈发好起来,爷爷却离我而去了。爷爷的吊筐虽湮没在岁月的尘埃里,却永远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