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德州当年这样赶年集

编辑:张宏祥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1-13 09:23 [打印] [ ] 论坛 微博

□本报特约撰稿人 王德胜

    进了腊月门,眼看着年越来越近,这时候的老德州人可闲不住,干什么?买东西。虽说如今啥都方便了,但架不住几千年的老习俗,赶集赶会逛小市,年味就这么一点一点被“闹”了起来。
采购多在集市上完成
    自打明洪武三十年(1397)建了德州城,到德州赶大集,就成为四里八乡老百姓生活和娱乐必不可少的项目,采购多在集市上完成。
    德州建城伊始,是一个军事重镇,主要保护漕粮,住的都是当兵的,因此那时候并没有形成像样的集市。随着德州由“卫城”转化为“州城”,集市逐渐形成,并终于在永乐九年(1411)提速,进行了第一次城市规划,街巷集市初步形成。
    发展到民国时候,德县划分为9区31镇229乡,9区依次为:城厢区、连城区、将陵区、绎幕区、屯氏区、龙潭区、临齐区、安德区和厌次区。据《德县志》记载,当时城厢区南门内外各街每天一集,百货云集,更有药王庙庙会和城隍庙庙会定期举办城乡物资交流大会,集市贸易繁华。在其他8区,则分布有46处集市,四乡百姓采购,多在集市上完成。
    当时德州城厢区不大,就是以今天的东方红路、新湖路、青年路和迎宾大道为界,全算起来不到3平方公里。
    那时的交通可没现在方便,进城赶集,从几天前就要开始盘算,拿出多少钱,准备买哪些东西。进城的当天,天不亮就起床,全村人结伴而行,男人们推着独轮车,妇女们挎着篮子,一路说说笑笑,直奔德州城。虽然深受运河影响,但德州农耕文化的色彩很浓,“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秋收完成以后,大家的手头上多少有点积蓄,接下来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赶年集。谁家的年货买得足,谁家的年货买得好,正月里走亲戚的时候,谁的脸上就有光,别人的眼里也会露出羡慕的目光。一些眼浅的女人还会埋怨自己的男人:你看人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嫁给你真算倒了八辈子霉——这当然是少数。年集商品最丰富,但比平时要贵一些,老德州有句俗话:腊月水土贵三分,因此会过日子的家庭主妇是不会把所有采购都放在年集上的,根据家里的需要,平时有空就会赶集,捡便宜东西随时买。
    集上商品大致有柴草、食品、生产工具、牲畜、布匹服饰、供品等几大类。那时的物流不发达,市面上基本看不见海鲜,个别高档海参、鲍鱼也仅仅是供应三盛园、新华春、江南春等几个大的酒楼。
城里城外15个大集
    解放前,德州逐步形成了15处较大的集市,其中市区主要是:线市街农副产品市场、马神庙街干鲜果品市场、喧哗角鱼菜市场、招商街中山市场、南营街牲畜市场以及二郎庙街、南门东街、柴市街、维新街的柴草市场。郊区的主要是:黄河涯、二十里铺、艾家坊、丰乐屯、前小屯、张官屯农贸市场,农历“一、六”赶集。集市周边,也是德州最热闹的地方。
    进城的农副产品大都集中在线市街,就地摆摊开张,主要经营土布土线、蔬菜水果、杂粮和花生油等。赶集的人除了市民外,还有货栈的采购人员和提篮叫卖的小贩,这个市场一直经营到下午三、四点钟,每天赶集的近万人。线市街市场没有经纪人管理,买卖双方商量好了就可以成交。德州解放后,政府根据市场布局需要,将农贸市场迁到目前南小市的位置,线市街市场退出人们的视线。
    马神庙街干鲜果品市场主要说的是姜家店,由于该店规模较大,环绕其间逐步形成了干鲜果品市场。当时德州的干鲜果品仅有核桃、栗子、山楂、鲜姜等品种,小笔生意由买卖双方自行商量,大的交易则由经纪人出面斡旋,收取佣金。随着铁路的开通,干鲜果品进货渠道进一步畅通,交易场所也逐渐分散到成立的各家货栈,姜家店的核心地位逐渐消失,到上世纪30年代末,姜家店停业。
    喧哗角鱼菜市场一度非常繁华。每天一大早,菜农、鱼贩子都集中到这里设摊销售,市里大小饭庄、商号及一些单位的伙房,都到这里来采购。进入上世纪30年代,菜贩多到蔬菜产地购买,菜农进城也多沿街叫卖,鱼菜市场已是名存实亡了。
    明清以来,德州老百姓吃饭过日子多以柴草为燃料,四乡的麦秸、秫秸、谷草和木柴等都运到城里来销售,因此形成了二郎庙街、南门东街、柴市街、维新街4个较大的柴草市场,每个市场都有经纪人,其中柴市街市场的张德、维新街市场的孟兆林由于善于沟通、成交量大,曾名噪一时。柴草市全天经营,一般上午多为农民进城自销,下午就多是贩子了,价格也稍微贵一些。柴草市场存在时间比较长,1956年,政府把德州市经营柴草的人员组织起来,成立了柴草合作社,迁到南关街外统一管理。
    日军侵占德州后,逐步对粮食、食糖、盐、煤油、火柴、布匹等日用品实行统治,集市贸易逐渐衰落。
    1946年德州解放,但由于长期的战争影响,商品奇缺,集市贸易恢复缓慢。
    随着局势的稳定,1948年工商部门对集市进行了调整,集市贸易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1952年,德州市集市贸易成交额达到243万元。 1954年9月,全市集期统一调整为“一、六”“二、七”“四、九”集,天天集全部错开。 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取消了二十里铺集、艾家坊集和黄庄集。
    1958年到1960年,由于工农业生产遭受严重损失,加之禁止一、二类物资进行自由交易,集市一度被关闭,出现商品匮乏、物价暴涨的局面。期间虽然落实了中央关于组织好农村集贸市场的指示,恢复了黄河涯、张官屯、前小屯和勤奋街4处集市,但交易并不活跃。
    进入到1961年,德州市开放集贸市场,恢复了曹村、丰乐屯、二十里铺和市里的市场街集市。随着集市贸易的活跃,胜利街、汽车站、电影院、人民剧场、火车站也自发形成了5处集市。
    市内集市天天有,农村集市为农历“一、六”。与此同时,允许社员从事城乡贩运,日均上市货物品种达到100多种,赶集人数7000多人。 1963年,德州市的集市贸易成交额上升到606万元。
    文革期间,自由市场受到限制,市内集市减为3个,郊区则取缔了丰乐屯和前小屯集,全市集期统一调整为农历“一、六”。上市品种也受到严格限制,鸡蛋、家禽也在其中。 1967年,集市贸易成交额达到143万元,回到建国初期的数量。
    改革开放后,德州的集市贸易额逐年攀升,截至上世纪80年代末,德州市有集贸市场30处,其中市区24处,郊区6处。在市区的市场中,农贸市场最多,有17处,分别是:向阳路、北小市、三八路、铁西南路、铁西中路、十三局、胜利桥、棉纺织厂、发电厂、平等街、胜利街、东地南路、天衢路、乐园南街、北园小区、电业局和农机局;工业品市场有3处,柴市街、城隍庙和火车站;另外还有勤奋街粮食市场、迎宾路旧自行车市场和池家堤口牲畜市场。
    郊区集和市里的粮食市、旧自行车市、牲口市为5天集,其他的则为天天集。上市货品品种丰富,除本地产品外,来自全国各地的特色产品也顺着发达的交通涌了进来。
    1980年,德州市集市贸易猛增到902.7万元,发展到1990年,更是达到8464万元,占了当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12.4%,每天上市品种达到500多个,每集超过了70000人。
比集规模大的叫赶会
    这里说的“会”是物资交流大会,比“集”可大多了,购物、娱乐、餐饮等一条龙服务。在物资交流不畅,娱乐方式单调的年代里,赶会,是人们生活中的大事。
    明清时期,城隍庙和药王庙庙会是德州城最热闹的两个物资交流会。庙会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大集,每逢农历的初一、十五,善男信女携带供果、香烛纸马,前去许愿,四方商客云集、百货交流。另一种就是腊月里的城隍庙庙会和农历四月的药王庙庙会。
    城隍庙庙会会期为一个月,期间各路商贩云集、布帏如林、货物琳琅,特别是卖年货的、打把势卖艺的、算卦相面的,更是增添了庙会的热闹气氛,赶会人听书看戏、求神拜佛、买卖商品,各有所需。 1928年,城隍庙改为中山市场,庙会消失了。药王庙在目前新湖风景区的假山位置,是除永庆寺外最大的寺庙。庙会上是洋广杂货、锅碗瓢勺、针头线脑、扎腿带子、绳索网套等,熙熙攘攘,十分红火。康熙年间诗人冯廷櫆曾形容其盛况:“柴市东头古道场,乘春儿女兢焚香,茶坊酒肆芦棚下,高唱吴歌赛药王。 ”1937年,日军侵占德州,庙会逐渐消失了。
    建国初期,由于城乡物资交流不畅通,不仅严重阻碍着工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而且也影响到工农之间的关系。为解决这种情况,1952年8月初,山东省发出《关于物资交流委员会办公室成立及工作要点的通报》,随后又发出《对当前初级市场物资交流会的几点补充意见》。根据省里部署,8月5日,德州地委印发《关于恢复市场、活跃经济、开展物资交流工作的指示》,就调整1951年以来的所得税征收政策、调整公私经营比重、放宽私营工商户贷款、改善市场管理、积极组织私商参加城乡物资交流等问题作了明确规定。此后,地、县成立了城乡物资交流委员会及办公室,先后召开了各县(市)银行、税务、工商等专业会议,部署了开展城乡物资交流、扩大对私商贷款、改善市场管理等工作。
    一些大规模的物资交流会和各种庙会、百货大会等纷纷举办。据统计,至1952年12月,全区各银行向城市工商企业贷款409万元,举办物资交流大会20余次,仅平原县在9月、11月举办的两次物资交流会,参加群众达22.53万人。这期间,商业部门的购销总额显著增长。1952年与1951年相比,全区商品纯销售总额增长39.17%,农副土特产品采购额增长241.5%,农业生产资料供应总金额增长130.65%。
    德州市的物资交流会设在繁华路段上,会期一般10天左右,主要有日用百货、五金交电、服装鞋帽、农副产品等等,这种赶会的习惯延续了很久。上世纪70年代,在二郎庙角与李家角之间的路面上,每年初冬定期举办物资交流会,往往持续10天。一长排的帆布大棚摆在路中央,棚内摆放商品,日用百货应有尽有,东西两面均有经营,热闹非凡。电视、网络还没有普及,娱乐方式单调,庙会充当了物资交流、集体娱乐的功能。 1987年11月7日到17日,在花园口商场召开的秋季物资交流大会,除了本市的工商户外,还有来自全国12个省市的241家客户参加,上市品种达103个,每天客流量最高峰时超过5万人次,总成交额550万元。
早市、夜市与鬼市
    赶集、赶会要有日子的,早市、夜市和鬼市就方便多了。
    明清时,德州的早市集中在南门外街。当时,南门外集中了柴市、马市、绸缎市、线市等一批市场。南门外大街更是四乡八里进城的必经之路,街道两旁大车店、商铺林立,赶早进城的农民就住在城外大车店里,等待开城门,有的就是带着自家的鲜菜、鸡蛋、柴草或者杂粮来早市上卖,换点生活品。早市抓的则是商店开门之前的时间,天蒙蒙亮就开始营业,一直到日上三竿收摊停市。集上卖的主要是小玩具、小食品、小百货、山货、水果、自家农产品等等。由于价格便宜,市内和乡镇摊贩,纷纷来早市趸货,交易红火。《德县志》记载:南门外每天一集。
    德州最初的夜市是在桥口街南北的运河沿上,运河运输昼夜不停,带来了人流、物流,也带火了商贸。两岸几乎家家户户打锅饼、烙麻酱火烧、烧羊肉,店铺首尾相连。夜幕降临,停靠岸边的商船、客船,劳累一天的纤夫、船工,夹带私货的船员……在运河暮霭中汇成了热闹的海洋。上世纪80年代,在城区的三八路、天衢路等设立了夜市,借着路灯,一直经营到晚上11点多。
    德州的“鬼市”明清已经出现,规模最大的是在小西门外,大体位于目前桥口街与米市街东口处。之后在豆腐巷、货栈街以及运河沿都出现过大小不一的鬼市。市场上交易物件五花八门,说白了就是一个买卖破烂的市场。但是,有时候也会有古玩等比较值钱的东西。过去鬼市都在天亮前开张,太阳出来收摊。卖主有拾破烂的、清垃圾的、扫马路的。也有破败的大户人家,去当铺怕“栽面子”,借着天黑偷偷摸摸出来卖。还有顺手牵羊,所卖物品来路不正的。当时没有路灯,市场一片漆黑,购销双方借油灯或手电的微弱光亮交易,远远望去,人群聚散,灯光闪灭,鬼鬼祟祟,犹如坟场鬼火跳跃;加上售者打马虎眼蒙人,且所卖多为来路不明之物,故称“鬼市”。民国间德州古玩收藏爱好者马家溜口的马予沆、八仙庙街的洪班臣、文宝斋的孙绳武等经常到鬼市转悠,低买高走,谋取暴利。鬼市交易历来有两个不成文的“规矩”:一是购物不问货源出处;二是一手钱一手货,概不退换,绝不认账。
    目前在德州,红火的星期五齐鲁古玩城、星期四国际商贸城古玩城依旧延续了起早经营的习惯,要想淘个好物件,夜里3点赶不来就甭想了。
小市是城里最大的集
    “小四小四去小市,买了个烟袋不透气,到家一看是个棍儿,气得小四掉眼泪。 ”小时候,大院里有个调皮小四,小伙伴们给他编了个顺口溜笑话他。这里面的“小市”,就是德州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一个集,现在还有。
    小市,名字来自明永乐九年的城市规划,《德县志》记载:永乐九年,南北商旅被安置在城厢并设市:南关为民市,为大市;西关为军市,为小市。它实际上是一个农贸市场,是老德州城区内最大的集市,位于建设街和吕家街交叉口向西边的一条路上,目前属于迎宾农贸市场的一部分。
    当年,这一带的路边上有很多小摊点,不少来自周边农村和城里的居民,把自家种的蔬菜、粮食、水果以及一些自制小商品拿来卖。
    小市内非常热闹,除了个体摊商外还有不少国营店铺,如粮店、药店、杂货店、肉店、修车铺等。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小市里的菜店,说是菜店,其实就是今天的超市。里面有布,有衣服、锅碗瓢勺,还有青菜、咸菜,就在小市的北入口附近。菜店窗户不大,里面有些黑,但更增加了神秘感。那时候家家自己腌咸菜,有胡萝卜、辣菜疙瘩、白菜疙瘩等,所以在菜店里闻到咸菜味也觉得是美味了,记得那时候糖蒜三分钱一头,去过几趟,观察过多次,反复闻着糖蒜的味道,终于有一天可以买一头,会将蒜皮也一点一点嚼碎咽下去。
    小市的南边多是卖水果的,特别到了水果收获季节,国营的就是园林一场、二场的大棚,附近农村的果园也会聚在这里,销售国家收购后余下的水果,那时小市南部销售苹果、梨的大棚一个挨着一个。这个市场还有一个特有的生意就是销售盐硝,当年德州一带被盐碱地覆盖,地面上都可看到白花花的盐碱结晶,德州城北由此形成一个熬制盐碱的家庭作坊场,清晨就有人推着小车拿着刮子、簸箕,将地面白色的盐碱刮下来,用簸箕撮起收集到小推车上,然后回去用大锅熬制成盐硝(盐卤),再拿到市面上卖。现在这个制硝工艺似乎已失传了,盐硝生意也早已不在。
    最令人兴奋的就是年关几天了,这里不仅是市民赶集购置年货必去的地方,更是孩子们向往的天堂。此时鞭炮成了主角,东光大鞭、武城的两响、夏津的麻雷子、摔炮占满小市中的各区,卖鞭炮的大车占据了南北主干道,一辆挨一辆,能排一条街,大家争的就是个头彩,就是卖个动静,卖鞭的老板不时扯上嗓子喊一声:“喂,看这里,又着啦! ”之后就是震天的鞭炮声,之后就是闻声而来的买鞭的人,在人群中穿梭的,更有一个个活跃的小身影,去拣地下没有响的鞭。拣鞭、抢鞭可是个技术活,首先要有专业工具:带舌头的帽子,可以遮住耳朵,不会震得嗡嗡响;要有厚厚的手套,否则一个慢芯就可能炸得满手流血。其次要眼快、耳灵、腿快、手快,更要站位准。当满载而归的时候,摁着鼓鼓的裤兜,心里那个恣儿。
    当年的我是捡鞭能手,现在看见一片一片红通通的鞭炮碎屑,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劲,不知不觉间,已年近半百。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