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旧志中的糟粕举例

编辑:崔光宇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1-07 14:23 [打印] [ ] 论坛 微博

张明福
编史修志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繁荣昌盛的重要标志和动因。正是一代一代的国史和地方志,把中华民族的历史清晰地留在了世人面前。德州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部分,编史修志从明代以来延绵不断,对研究德州区域的历史留存了弥足珍贵的资料。
但是,由于历代的修志者所秉承的观念不同,更多地还是受当时社会的政治观念、科学技术水平的制约,编修出的志书难免会存有错讹、遗漏和充满迷信色彩的记载,为后人读史留下了诸多障碍。

德州旧志中的错讹

◆德州在明代至清雍正年间一直领3个县,即平原陵县、德平。但明嘉靖、万历,清康熙、乾隆《德州志》以及民国《德县志》,一直记载为领2县,即平原、德平,始终未见陵县
◆德州“甲申殊伪”事件中,本来谢升是策划者和指挥者,《清史稿》以及王培荀《乡园忆旧录》均记载为:“(谢)升与明御史赵继鼎、卢世傕逐(李)自成所置吏”。清都察院右副督御史张忻撰写的《清内院大学士谢升墓志铭》也说:“会闯(李闯王)祸,神京失守。闻鼎湖变,北望日夕痛哭。而伪官在德者,锻炼士绅,索赀货。公(谢升)乃倡人义,授弟(谢陛)指率德人杀伪官于庭,德赖以安”。但康熙、乾隆《德州志》和民国《德县志》均不记载谢升参与殊伪事件,不知原因是何。
◆谢重辉为谢升侧室汪氏所生,继配于氏所养,谢升死时谢重辉仅出生6个月,这在谢升的墓志铭中说得很清楚。但乾隆《德州志》、光绪《德州乡土志》、民国《德县志》却说谢重辉是谢陛之子,是谢升的嗣子。
◆孙星衍任山东督粮道佥事的时间是嘉庆元年(1796)至十二年(1807),但民国《德县志》却记成嘉庆十年(1805)至十二年(1807)。孙星衍为官德州的实际时间为12年,可《德县志》却说成了3年。试想,孙星衍在德州干了那么多事,这么短的时间怎能完成呢?
◆民国《德县志》卷四记载:“清大理寺卿孙勷墓在城东德水河阴,距城十五里”。这里的“城”不是德州城,应为陵县城。按《陵县志》卷四记载,“德水,在县城东十里,俗称十里河”。更有实物为证。上个世纪70年代,陵县城东侯家庄曾出土孙勷的墓志,80厘米见方,厚约30厘米。因多次搬运,大部分字迹模糊不清,惟有可识的几个字。排列如下:“恭人……子未手撰……子八人,于盛,壬午举人,卒;子□复姓李,……监生于谥、于盙、于盩……于盉……”。从墓志铭的内容看,这方墓志,应是孙勷的墓志铭无疑。
◆两次发现“董子读书台”石刻。
先是明正统六年(1411)德州知州常景先重修文庙,在地下深处掘出“董子读书台”碑,访寻原址复立。因董仲舒曾作《春秋繁露》诗,又称为繁露台。德州有关“董子读书台”的记载始于此。弘治十二年(1502),山东巡抚王俨命济南府同知王从鼎构祠堂3楹,塑像专祀董子。筑台,树故碣于其后。嘉靖六年(1527),史麟重修,增为12楹;建座以居像,设主以题衔,移故碣于祠堂之前,构高亭以覆之;东西翼以厢房,内因曰“斯文一脉”,外匾曰“董子书院”。万历四十三年(1615),知州马明瑞将董子祠移至州城西门外卫河东岸开阔地上重建。周围高墙,南大门前为牌坊,上题“天人大儒”。院内有门3道,中建董子祠4间,肖像其中。董子读书台碑立于祠前。附书院,名醇儒书院。
再次发现是康熙五十年(1711),山东督粮道佥事朱廷桢在城西南柳湖建柳湖书院,掘地得旧碑,乃知为‘董子台’故址。是科卢见曾与赵时中同时中举人,以后德州科第蝉联。
◆德州十二连城的记载中有“半边营”的记载,实际是该项工程修建时间仓促,还未修完,朱棣的靖难大军就打到了德州,不是人为修建成只有南北墙而无东西墙的样式。
◆田雯在《长河志籍考》中说:“瓜隐园在城东二十五里徒骇河岸上。”实际上,田雯在这里将“马颊河”说成了“徒骇河”。

德州旧志中的遗漏

◆德州左卫曾于明宣德年间移出一个千户所到武定州,此后该所不再属德州左卫管辖,而是直属后军都督府。但明嘉靖、万历,清康熙、乾隆《德州志》,民国《德县志》均未记载此事。据《武定府志》记载,“复置武定守御千户所,乃调德州左卫所官与军充之。直隶后军都督府。设正千户三人,副千户七人,百户十人,镇抚一人,吏目一人,司吏、典吏各一人。京操军四百四十人。(春戌二百人,秋戌二百四十人)。外舍余,军余,并屯军余,亦复四百人。其屯军地,凡七十顷六十三亩,外又有赡军地七十一顷五亩。”
◆明天顺元年(1457),英宗封第二子朱见嶙为德王。当年,德州开始修建“德王府”。“德王府”选址在什么地方,史书未作任何交代。只知道德王后来在济南就藩。
◆乾隆行宫的修建时间、占地亩数、所用银两、督修者、所用兵役、平时看守、圮废时间、物料去向等都一字未提,给后来人留下太多遗憾,现在只能从清宫档案中找到零星记载。它说明光绪《德州志略》和民国《德县志》的纂修人员,没有下苦功夫来撰写历史,大有应付公差的嫌疑。
◆明初北厂的水次仓和城内的仓廒规模,所有德州旧志均不见记载。
◆崇祯十六年(1643)二月初四日,清军抢掠德州,《明史纪事本末》和南七里铺《陈氏族谱》都有记载,但所有清代以来的德州旧志均未记载。
◆哨马营减水闸,本是永乐十年(1413)所开,明代德州志记载:“(于)德州西北隅开泄水支河一道,东北至旧黄河一十二里”。但清代德州各志却记成:“乾隆十三年(1748)5月,刘统勋奉命到德州哨马营开挖减水河”。

德州旧志中的迷信记载

◆《德州乡土志·宋性传》说宋性因永乐皇帝修建北京故宫,被派往云南(古四川)马湖采伐大木(楠木)。砍伐下来的大木在山中运不出来,宋性等人无奈祷于天。不一会功夫,天下起大雨,山间形成水流,就将砍下来的大木漂出山来。当地人感到很神奇,认为宋性就是神仙,于是修祠祀之。光绪《德州乡土志》与历次《德州志》、民国《德县志》全都沿用这个记载。即宋性于“永乐二年(1404)升四川右参政,监采马湖大木(现云南省绥江县,楠木),山谷纡阻,所需工费亿万,土人尤不堪命。宋性祷于天,水忽暴至,木自屿中漂出,土人警为神,建祠祀之”。
◆《德州乡土志·张惠传》说张惠任监察御史巡按云南时,得知有一名叫张善的御史因妖蛇缠身病卧在池口驿中。张惠前去探视,并留下来为其治汤药。一会儿,妖蛇挟风而至,张惠拔剑射之。风停雨歇后,张惠发现妖蛇藏匿在树上,便让胥吏在树下点火烧树。蛇被烧死,从树上掉到地上。张善的病也就痊愈了。在过沅陵时,见居民家起火一直烧了数百家,经询问得知是恶鸟啣火所致。张惠马上给城隍写了一封信,让其对恶鸟进行处罚。第二天,人们就看到众多的恶鸟纷纷投江而死。
◆《德州乡土志·谢升传》中记载谢升在任滑县知县期间,县内发生了一起灭门案。一户五口之家,一夜全被毒死。结果谢升破案时,在刚进门媳妇娘家院内的一棵石榴树下,挖出一个特大的蝎子,俗称蝎精,说是五口人死于非命为蝎精所致,就将这起凶杀案草草结案了。现在看来有些荒唐。根据光绪《德州乡土志·耆旧录》卷十六记载:谢清义初任滑县令,有某居室娶新妇。妇家馈一梨硕大无朋,居室喜分饷家人。置夜,举家死而新妇独免。前令鍜链成狱,坐新妇大辟。谢(升)至,推勘无所得,亲往妇家。视其树茂甚,询之仅结一实。谢命伐树,掘地得一巨蝎,大如箕,妇冤遂雪。现在看来,此灭门惨案简直匪夷所思。谢知县既不验尸提毒,又不根据利益链去推理断案。反而挖出一只来历不明的大蝎子,就将其定为灭门元凶,实在有些荒唐无稽。
◆卢荫溥升任体仁阁大学士时,民国《德县志·大事记》说当时有特殊的天文现象出现,目的在于应验“天人感应说”。“大事记”说:“德州当时晚霞如白昼,霞光满天”。借以说明卢荫溥的升官,也是神明所授。
以上列举的这些旧志中的纰漏也好,还是迷信记载也好,都需要读志者加以甄别,否则会闹出不必要的笑话。这些糟粕的存在告诉我们,在读旧的史书时不能尽信书,需要人们具有一定的甄别能力。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