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与德州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2-05-18 11:06 [打印] [ ] 论坛 微博

纪晓岚画像。

现存世的纪晓岚的书籍 《阅微草堂笔记》。

 明清时期德州区域形成的文脉,像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横亘在鲁西北和冀东南一带的平原上。方圆几百里之内,形成一个以德州为主峰、各州县为余脉的文化金字塔。由于塔内的各文化世家之间通过联姻以及师生、同窗等关系的交流与影响,进一步加固了它的塔身和塔基,使得这座文化高峰巍然屹立了200年之久。出生在河间府献县崔尔庄 (今河北省沧县)的纪晓岚,不仅是这个金字塔的顶尖人物之一,而且在传播德州文化中作出过巨大贡献,是世代德州人都不应忘却的巨匠级文化友人。

喜交德州朋友

 纪晓岚生于清康熙二年 (1724) 6月,排行老二。上推七代,纪氏家族都是读书人,属于典型的书香门第。父亲纪容舒,康熙五十二年 (1713)恩科举人,历任户部、刑部属官,外放云南姚安知府,为政有贤声。其道德文章,皆名重一时,尤其擅长考据之学,著有 《唐韵考》、 《杜律疏》、 《玉台新咏考异》等书。纪晓岚11岁随父入京,读书生云精舍。 20岁与马氏结婚,转学东光,与德州人宋弼成为挚友。 21岁中秀才,24岁应顺天府乡试,为举人第一。纪晓岚在北直隶的乡试中认识了同一考场的平原人董元度,两人日后也成了要好的朋友兼同事。经宋弼、董元度引荐,纪晓岚认识了德州南李家族的李秋崖,以及德州著名诗人田雯的儿子田中仪等。由于地缘的关系,他们不时欢聚一堂,谈鬼说妖,比诗赛文。后来纪晓岚考取进士后,长期为官京城,他们之间的这种联系进一步得到加强。再后,随卢见曾门人戴震、王昶等人的加入,纪晓岚与德州卢氏父子拉近了距离,他的德州友人圈也在不断扩大。在纪晓岚外放福建学政期间,他与他的4位门人一路南下,德州人赵大经是其最得意、最活跃的门生。如果将他宁津籍的3个学生也计算在内,纪晓岚见于史籍的德州友人竟达12位之多。

 从现有文献来看,纪晓岚对德州人的忠厚诚信、博学多识、敢作敢当的性格是十分欣赏的。他的诗文中有多处赞扬董元度的话。如在 《戏赠曲江》诗中说董元度, “疏狂全未减,落拓久无聊”,并称“爱尔如兄弟,结交三载余。每怜同寂寞,想与惜居诸”。纪晓岚在他的 《阅微草堂笔记》中,数次记述董元度所讲的狐怪故事,对董元度所坚持的 “人到无求品自高”的淡泊处世态度推崇备至。在为亲家卢谦写的墓志铭中,说卢谦根本就不像官宦之家的公子,身上一点没有纨绔子弟的影子。称赞其承藉家学,学问文章具有根底。说他刻意学问,结交老成,做官后留心经世,从不以纷华靡丽与流俗征逐。难能可贵的是,卢谦年近六旬,遭逢家难,颠连于穷荒万里之外,虽蒙恩宥,再效一官,而冷署清贫,殆不自赡,公乃循分修职,不自退沮,时时以忠君报国训诫子孙。写出卢谦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学问深厚,性格朴实无华,得意时能低调做人,失意时不馁不愤,将其大智若愚的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在为赵大经 (春磵)之母撰写 《赵母井宜人墓志铭》时,联想到自己因徇私给卢家报信, “从军西域,仓皇就道,衣裘车马皆不具,流离万状,途过素所厚者,殊落落如路人。几寒饿困,踣于道路。……当是德州赵君春磵,独殷殷顾念如平日。故余感之甚”。他后来曾对编修周书昌说起过赵大经的为人。周说: “不仅是春磵为人厚道,就是他的母亲也是如此。根矩先生 (赵春磵之父)官沅陵时,与知府的关系不够融洽。未几,知府死。由于知府平时习惯骄横跋扈,死后没人愿帮忙办理后事,故尸体不能归。赵母与根矩先生商量曰:知府虽然为人暴戾,但他是你的上司呀,这份同事情谊不能不顾。沅陵是辰州最大的县,你不谋归其柩,别人会以为你在泄私愤。于是,根矩先生带头为知府办理丧事,并自掏腰包购买丧葬用品,一直将尸体护送到船上,使知府家人既感激又羞愧”。纪晓岚巧借周编修的口,颂扬了赵春磵一家重情重义和不计前嫌的忠厚为人。

 纪晓岚对德州友人的感情是十分诚挚的。在 《纪晓岚诗文集》中,收有哭悼田白岩的诗6首,悼念李秋崖的诗2首,凭吊宋秋圃的诗1首,字里行间透露出对德州友人的怀念之情。

钟爱德州文化

 纪晓岚的性格机灵而诙谐,史书记载他骂了人还让挨骂者偷着傻乐。所以才有了后来一系列关于纪晓岚与和珅斗嘴的影视作品。但纪晓岚的诙谐幽默性格,是与其深受德州地域文化的影响分不开的。他自比东方朔,虽胸有匡世之才,不得不诙谐隐晦地发表自己的意见。他在外放福建路过德州时,曾作诗 《过德州偶谈东方曼倩事》: “十八年间侍紫宸,金门待诏好容身。诙谐一笑原无碍,谁遣频侵郭舍人。三度偷桃是此儿,神仙游戏不须疑。嫦娥夜夜栖明月,记得银台窃药时”。在过齐河晏城时,想到晏婴的传奇人时又即兴写道:“晏子荒城故垒空,我来怀古乱山中。狐裘未减名卿价,狗国徒惊辨士雄。悲愤马迁怜异代,诙谐方朔是余风。小来辛苦谈王霸,稍长方知忆此公”。纪晓岚仿佛在东方朔和晏婴两人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他的诗自然多处流露出对德州先贤的敬仰之情。

 纪晓岚在对德州入清以来出现的诗人更是赞誉有加,特别是对田雯的称赞近似于崇拜。如 《题田纶霞司农<大通秋泛图>为冯鹭庭编修》: “……田公博丽特自喜,龙文之鼎笔可扛。虽愧卢 (卢世傕)前耻王 (渔洋)后,肯屈陆海输潘江。如虬髯客扶余国,亦不攻剽亦不降。当年声望虽小减,无言要胜言而尨。……挥毫拈韵诗落纸,飞觞催酹酒满缸。丹枫两岸醉秋色,绿波十里鸣寒泷。风流文采致足乐,兴酣吐气横天杠。何必诗坛执牛耳,岸然大将麾旌幢……”。对田雯诗才雄傲,但又能与诗坛诸名人特别是与盟主王渔洋友好相处的包容品格给予了高度赞扬。

 纪晓岚曾对陵县三泉书院山长李有基(东圃) 《周易义象合纂》所取得的成就进行肯定。 “德州李君东圃,于学无所不窥,而尤精于 《易》,积平生之力,写成 《周易义象合纂》一书。在我外出离开京师之前,他将书送给我。我一看书名,还认为书的内容应是很一般的。他走后,我挑灯读之,发现他于汉学宋学两无偏好,亦两无偏恶,平心静气,考古证今,只图合乎象之自然、理之当然而已;对于过去人们对易经的研究阐述,他做到评价持中,删存得当。我在纂 《四库全书》经部类小序时说: ‘攻击汉学者,意不全在经义,就是要战胜汉儒而已;伸张汉学者,意亦不全在经义,只是愤恨宋儒诋毁汉儒而已。这样争来争去,何时才能结束呀’!安得如君者数十辈,与校订四库之籍也”。他称赞李东圃做学问扎实,既不偏向汉学,也不贬低宋学,只是实事求是地分析他们的优劣,最终使易经的本来面目得以恢复。他最后感慨地说,如果能有若干像李东圃这样的人,来与我一起编撰 《四库全书》就好了。

赞美德州物产

 纪晓岚不仅喜欢德州的人文,同时也喜欢德州的物产,这有他的诗文为证。如对德州罗酒的赞美,他的 《罗酒歌和宋蒙泉》: “平生不饮如东坡,衔杯已觉朱颜酡。今日从君论酒味,何殊文士谈兵戈。往昔作客东光县,春风三月胡苏河。主人好事携美酒,踏青邀我同相过。芳草丰茸叠翡翠,幽禽尖咽如鸣梭。风景骀荡客心畅,饮酣起舞争婆娑。尔时意气亦豪举,呼童一酌鹦鹉螺。伯夷柳下共风调,滑流齿颊清而和。形神酣适忘物我,便拟倒瓮倾滂沱。曲生风味真可忆,主人云出陵州罗。玉井莲花酿珠露,渔洋当日留诗歌。沧州亦有麻姑酒,南川楼下临盘河。河心泉水清泠味,小槽滴滴浮黄鹤。有如少华连太华,肩随未敢争嵯峨……”。纪晓岚平生喜欢食肉,但不善饮酒。他对德州罗酒的赞美,是在其亲自品尝和体验下写出的,尤其是描述饮酒后飘飘欲仙的感受,其形象栩栩如生。他将德州的罗酒与沧州的麻姑酒进行比较,认为德州罗酒的品质要高于麻姑酒。

 纪晓岚在《食枣杂咏》六首中的第五首,赞美乐陵无核小枣。他写道: “破枣观其核,中空无所有。乐陵传此种,海内云无偶。矫揉事接植,期以适人口。千种无一生,真性戗已久”。写出乐陵无核小枣的培植和嫁接之难,品质的高贵,以及物种的稀有。

 值得注意的是,纪晓岚所在的沧州也产白酒与小枣。两地的白酒都是取自运河之水,两地的小枣系列都是生长在同一块黄河淤积平原上,它们的品质总体上讲很是接近。但纪晓岚却能摒弃狭小的家乡观念,实事求是地赞扬德州的这两项物产,说明他谈事论事秉持公平、公正,当然也渗透着他对德州的深深爱意。

嫁女德州卢家

 纪晓岚对德州卢家羡慕已久,尤其对卢见曾主持东南文坛的壮举,应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纪晓岚对德州卢家的了解,应该说自幼就开始了。由于德州与献县相距不足100公里,纪晓岚的父亲又是在京为官多年,对卢家的情况应该是清楚的。纪晓岚读书时的学伴都是东光人,东光距德州更是只有50多公里,对德州的文化更加了解。他的岳父是东光大户马永图,廪贡生,历官四川江津县、山西稷县、山东城武县知县。纪晓岚在父亲的安排下,于乾隆八年 (1743)与马永图的次女马月英完婚。婚后,纪晓岚便住在岳父家读书近2年的时间,在此结识了与卢见曾关系密切且一块做学问的宋弼。从纪晓岚的《罗酒歌和宋蒙泉》诗文看,宋弼应该与东光马氏家族有联系,即说明纪晓岚中举人前,就与宋弼有了联系。

 乾隆九年 (1744),纪晓岚科考中举,在考场上结识了卢见曾的内甥平原人董元度。后来王昶、戴震等人也由卢见曾的幕府处转为纪晓岚处,纪晓岚对卢见曾的了解可以说是步步深入了。特别是王昶,中进士后没有急着做官,先是受秦蕙田之聘,为其整理文集。文集整理完后,卢见曾又不失时机地将王昶聘为自己的家庭教师,让其负责他的孙子们的学业。王昶教的学生中最大的就是卢荫文,后来成为纪晓岚的女婿。估计,纪卢两家的联姻,应该是王昶从中做的大媒。纪晓岚于乾隆二十七年 (1762)外放福建时,走到扬州,曾专门带领家人一块拜访卢府。估计卢见曾的孙子卢荫文与纪晓岚的长女纪凤文,应该就在这时见了面。

 一年后,纪晓岚的父亲去世,纪晓岚又急匆匆带领一家回献县为父亲料理后事和守制。这时的卢见曾也因年老,退休在家。就在纪晓岚为父守制期间,纪凤文与卢荫文完婚。这段时间,纪晓岚肯定也会来德州走亲会亲家的,但未见有这方面的史料。

传播德州文化

 纪晓岚在传播德州文化方面作出突出贡献,是德州本地人都望尘莫及的。现在存世的纪晓岚的书籍有 《纪晓岚文集》、《阅微草堂笔记》和他主编的 《四库全书》。在 《纪晓岚文集》中,收有他与德州人和事有关诗作34首,文章3篇。诗作34首中:写给宋弼的6首,田中仪7首,董元度2首,赵春磵 (大经) 10首,李秋崖2首,宋秋圃1首,田雯1首,东方朔1首、晏婴1首,杂咏3首。收入的3篇文章为:《直隶广平府同知前湖北武汉黄德道蕴斋卢(谦)公墓志铭》、 《赵母井宜人墓志铭》和《为德州李东圃 (有基) <周易义象合纂>一书作序》。

 纪晓岚主持编纂的 《四库全书》,收进德州人的书籍20多种,既有诗集,也有文集,甚至还有经学著作。如宋弼的 《山左明诗抄》、卢世傕 《尊水园集略》、田雯《古欢堂集》、田霢 《鬲津草堂集》、谢重辉《杏村诗集》、孙勷 《鹤侣斋诗文集》、萧惟豫 《但今草》、冯廷櫆 《冯舍人遗集》、田肇丽 《有怀堂文集》、卢见曾 《雅雨堂诗文集》、孙星衍 《平津馆丛书》、 《葛守礼文集》、邢侗 《来禽馆集》、董讷 《柳村诗集》、董讷 《督漕疏草》、董元度 《旧雨草堂集》等,都是反映德州文化的弥足珍贵的历史文献,也是德州人为中华文明作出的重要贡献。

 在《阅微草堂笔记》中,纪晓岚收入涉及德州的故事40个,其中德州人士讲的故事35个,讲故事的德州人10位。讲故事的德州人有:宋清远、宋弼、田中仪、董元度、董秋原 (董素,字秋原,乾隆四十八年 (1783)拔贡,任过巨野县教谕)、纪凤文、李秋崖、叶守甫 (老中医)、张庆源 (德州山长)、苏子庾 (宁津人,纪的学生)。

 纪晓岚钟爱和传播德州文化的事迹,再一次印证了德州明清时期的文化繁荣。掩卷沉思,不由使人遐想联翩。在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 《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今天,德州人与德州文化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德州人应该抓住机遇,发扬历史传统,立足继承和创新并重,使德州大地的文化事业再次鲜花怒放、香溢全国。

纪晓岚巧言释褒贬

 纪晓岚常在皇帝面前揭和珅的短儿,弄得和珅好不尴尬。乾隆也是有意偏袒和珅,总是找个机会捉弄纪晓岚。

 一天,乾隆在批阅奏章时,忽然发现一件参劾纪晓岚的奏折。奏折上说,纪晓岚宽于治民之说是有意收买人心,博取虚名,不如和珅严刑峻法,敛财富以利国家,堪称治世能臣。乾隆看罢,眼前一亮,心想,待我逗一逗纪晓岚,看他如何分解?

 次日早朝,议罢政事散朝时皇帝把纪晓岚与和珅这对儿斗口冤家留下。他先对纪晓岚说: “纪爱卿,你天天说和珅如何奸诈,如何贪婪,群臣如何愤恨,敢怒而不敢言,还说天下皆曰可杀,可是你看看这个奏折,有人称和珅是治世之能臣,而你纪晓岚只不过是好图虚名罢了。”

 纪晓岚接过奏折,用眼一溜就放在龙书案上,和珅连忙抓到手里,一边看,一边得意洋洋。 “纪晓岚,你还有什么话说?”乾隆故意敲山震虎。

 和珅在一旁笑: “皇上,其实臣也没有奏折上说的那么好,只不过为皇上尽职尽责,尽心尽力而已。至于纪晓岚嘛,嘻嘻,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也不至于罪大恶极。我看皇上就开恩留下他这条小命,料他一条小泥鳅也翻不了大船,把他削职为民也就算了。”

 纪晓岚微微一笑: “启禀皇上,臣有话要说。”

 “说吧!”乾隆把脸一黑。

 “臣虽下愚,亦知世间万物,纷繁复杂。凡事不可一概而论。有人奏称和大人为能臣,并诋毁臣下,不足为怪。譬如春雨如油,农夫喜其润泽,而行旅之人则恶其道路泥泞;月光皎洁,佳人悦其舒朗,而盗贼则恶其光亮。上天尚且不能尽如人意,何况臣乎?至于和大人之能,臣亦明了其中道理。大粪臭污,其质倒可肥田;乌龟丑陋,皮肉却能延寿。”

 和珅听了,自然气得咬牙跺脚,指着纪晓岚的鼻子: “你,你,你——”

 乾隆哈哈大笑,心中暗想,这个纪晓岚,言语虽然尖刻。释辩倒也得体,举例妥帖,终是机智敏捷,于是赶紧圆场: “两位爱卿,不要闹了,你俩都是朕的股肱之臣,朕需要你,也需要他,一个也不能少,望你们能携起手来,共保大清江山。”

    □本报特约撰稿人 张明福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