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达天衢的古代“宾馆”

编辑:夏玉艳 来源:德州新闻网-德州晚报 时间:2011-04-27 10:35 [打印] [ ] 论坛 微博
九达天衢,说的是德州地处南北水陆交通要道,是晋京的总驿道,所以德州又有“神京门户”之称。

    编者按:德州历史悠悠四五千年,文化底蕴深厚,那些曾经出现在历史长河中的人物、事件,如流星划过长空,转瞬即逝,却在后人的脑海里烙下深刻的印记。
    然而由于年代久远,记录这些史实的史料几经更迭,有些故事已经失去它本来的面貌,被错读、漏读,甚至以讹传讹,对地方历史文化的发掘与传承带来不良影响。为此,本版特开设“德州历史文化之谜”栏目,以期众历史文化研究者百家争鸣,对那些在德州成历史之谜的,或者未成谜而闻所未闻的,以及关系到德州历史文化重要方面的说法进行补充或更正,还德州一个真实的历史。


◎九达天衢驿道接力


    九达天衢,说的是德州地处南北水陆交通要道,是晋京的总驿道,所以德州又有“神京门户”之称。水路即纵贯南北的运河,陆路在历史上曾有主要的四条:一条是从德州城南行过黄河涯、平原,通东南各省的山路驿道;一条是南行过甜水铺、恩县,通东南各省的湖路驿道;一条是西行过运河、故城,通河南、陕甘西路驿道;一条是北行过运河、景州,为前三条驿道汇合而晋京的总驿道。
    驿道在过去是官道,相当于今天的国道。朝廷和天下各地的联系,比如书信、人员、物资的往来,都要走驿道。在过去落后的条件下,最快的交通工具无非快马、木车、舟船,如果是几百里甚至几千里的长途路,要走几天甚至上月,人马的吃住、耐力都是大问题,驿站应运而生。
    驿站是传政公文、供来往官员和使臣途中歇息、换车马舟船的场所。中国从战国时期就有了驿站,汉代一般三十里设一站,用车传的叫“传”,用马的叫“驿”,步行传的叫“邮”。宋代二十里设歇马亭,六十里设宿馆,陆路有马驿,水路有水驿,全国形成驿站遍设的交通网络。明清更加完善,京城设会同馆,属兵部车驾司,管理天下驿站,省、府分层负责;并且驿站与递铺结合,长途靠驿站,地方短途的公文传递靠递铺。
    德州设驿站,在旧志资料上有记载可考。最早出现于明永乐九年(1411年),设安德马驿和太平马驿,后又增设安德、良店、梁家庄等三个水驿。安德马驿在城南门外(马神庙),安德水驿在西门外(关帝庙),其他水驿、马驿分别在南、西、北几十里之外,这些驿站承担了卫运河和四条驿道上的交通接力,保障了“九达天衢”的接待与供应。


◎安德马驿的历史变迁


    安德马驿于明永乐九年(1411年)设在州城南门外,北依德州城,南临通东南山路、湖路的驿道上,嘉靖三年(1524年)曾重修。常年备马43匹,分别由德州、武定州、阳信县、陵县、德平县、乐陵县折成银两买办,以供过客换马之用。另有驴30头,由陵县、德平提供。管仓库的库子、管宾馆的馆夫共19人,由章丘、邹平、禹城等县出人或者出银雇佣。驿站总管是驿丞,是九品之外不入品级的官吏。
    由明入清,改朝换代,驿馆仍设,而且规模越来越大。康熙初年,安德马驿的驿马增至60匹,驴20头。马驴的供应和草料,驿丞和馆夫、库夫、驴头的工食,接待过客的费用等等,都由各府州县按额交省驿传道,由省驿传道向安德马驿划拨。
    在明代,战马靠百姓赋役供给,朝廷向各府州派驻太仆寺,专管马政。德州太仆寺里建有马神庙,祭祀马的神灵,都为官方所设。到了清代,随着地方太仆寺的撤销,马神庙移建于安德马驿中。据后人回忆,入安德马驿大门就是三间“骑道二马殿”,行道从中间穿过,左右两间各有一匹泥塑彩绘的高头大马,一红一黄,栩栩如生,故名“二马殿”。
    到了清雍正七年(1729年),驿站由垂直管理改为地方管理,驿丞撤裁,驿衙设在州署内,原驿站仍称安德马驿,驿马增至120匹。后来随着津浦铁路的铺建,以及电报、邮局的出现,安德马驿到光绪末年就被撤销了。到了民国初年,德州慈善界募集善款,在安德马驿遗址开设了贫民工厂,招收贫困青年为生徒,学习染织技术,造就新型青年。后又历经多变,1972年在安德马驿故址上建起德州第五中学。
    世事沧桑,安德马驿消失后,人们再提起它,都俗称为旱馆驿,而城西门外的安德水驿被俗称为水馆驿,民国《德县志》也这样记载名称。如今,随着安德马驿的消失和名称的更改,也许只有老人们隐隐约约记得它曾经的风姿。


◎无数历史人物交集于此


    驿站设立的使命,除了接力传递军政公文,提供过往官员、使臣换乘的马匹之外,就是为来往德州的官员使臣提供食宿,相当于现在的宾馆。客从陆路驿道来,有安德马驿;客从卫运河水路来,有安德水驿。苏禄东王就有一段故事发生在德州驿馆。苏禄东王渡洋跋涉,从菲律宾苏禄岛访问北京,朱棣派出礼官远迎,就曾陪苏禄东王一行在德州驿馆歇息。27天后的永乐十五年(1417年),苏禄东王病倒在德州驿馆,朝廷慰问,御医救治,地方官帮助,终不幸不治逝世。苏禄东王隆重的葬礼就在德州驿馆举行,朱棣撰谕祭文,并派礼部郎中陈士启专程来德州宣读。
    明永乐末年,安德水驿又建起了银安殿,供皇太子朱瞻基过往德州驻跸。朱瞻基是朱棣的孙子,永乐九年(1411年)被立为皇太子,明仁宗时被立为太子,第二年就登基当了皇帝,也就是宣德皇帝。
    到了清代,康熙帝六次南巡、乾隆帝前三次南巡,经过德州时,就住在安德马驿或安德水驿,由于容纳不下庞大的随行队伍,就临时搭帐篷。乾隆帝第四年南巡时,也就是乾隆二十年(1756年),山东巡抚爱必达在安德马驿之南,即今天的华联商厦处,建起了专供皇帝驻跸的行宫,从而取代了驿馆。
    在民国《德州志》中,载有乾隆皇帝、明都御使陈凤梧等人的咏广川楼诗。广川楼就在安德马驿中,是接待过往官员、使臣的宾馆楼,建于明嘉靖六年(1527年)。明嘉靖《德州志》中载有工部尚书董钺的《改建馆驿记》,记叙了安德马驿和广川楼改建后的盛况。
    明弘治后期,济南府同知王从鼎主持扩修安德马驿,王从鼎曾参与新建过德州董子祠,在此经验和基础上,仅用时两个多月,就将安德马驿扩修一新。扩建后的安德马驿,门前竖两根大立柱,上加壮丽的楼檐形坊饰,书有“东藩第一楼”。牌坊后为驿门,门上题“安德马驿”四字。进门为正堂,悬匾“宾馆”。正堂后是五间新楼,悬“广川胜概”匾。楼前后是东西厢房,厢房西边寝堂、厨房、浴室俱备,宴饮、住宿皆便。
    在这扩建后的安德马驿中,过往官员使臣即兴抒怀,留下无数诗歌。如明都御使陈凤梧的《夜宿广川楼下》,明嘉靖南京户部尚书张时彻的《德州馆中》,明嘉靖监察御史张铎的《安德驿送贾环峰道长》等。至于乾隆帝过德州写诗提到了广川楼,其实说的是德州城的城楼,与明代的广川楼毫不相干,只不过楼名相同罢了。
    □水畔杉 供稿 记者 潘晓泉 整理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