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小记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10 10:35 [打印] [ ] 论坛
    张呈川
    古人云:“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昨晚我与我的牙进行了一场生死战。
    晚上临睡之前左边上颌的一颗牙齿仅仅是隐隐地疼,尚能忍受,并不在意。可是当我躺在床上,准备入睡时,这疼便翻江倒海般一波一波地涌上来。那疼痛像一股泉水一样,从疼牙起端,漫流到周围的牙齿牙龈,然后流到眼睛周边,再经过左边眼角,蔓延到左边太阳穴,疼痛占领了我的整个左脑瓜,绵绵不断,生生不息。
    我躺在床上用手捂着左脸压着疼牙,咬牙切齿,辗转反侧,疼终不得止。无奈之下,起身坐在床上,用舌头吮吸疼处,以示抚慰,然疼痛仍然未减半分。下床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反而更加疼痛难耐。张着嘴巴,仰天长叹,呜呼哀哉!吾命休矣!
    病乱想方,忽得一法——刷牙。挤牙膏,接水,上下牙槽,上一下,下一下,左一刷,右一刷,刷到疼痛之处,温柔轻巧,生怕惹出牙齿更大的愤怒,足足刷了十五分钟。漱口之后,顿觉疼痛减轻了许多,长喘了一口粗气,唉,这顿折腾。谁知刚想上床入睡,那疼又开始冒了出来。又是一顿忙乱折腾,指压,用药,甚至为了转移注意力,大半夜两点玩手机消消乐。最后也许牙疼累了,玩够了,又或许折腾的半死的我实在太累了,疼痛稍缓,好歹是睡着了。
    今天一大早,我就来到了牙科诊所。磨平也好,拔掉也罢,以壮士断腕的大无畏精神,我决心斩草除根。躺在治疗椅上,我张着大嘴,口腔灯的灯光照射进嘴里,听着钻头哧哧的响声,闻着一股东西烧焦的味道,那是钻头磨去牙质的味道。想想昨晚那死去活来的惨状,此时此刻真是痛快,算是报了那万疼之仇。正在享受着报复的美妙。医生说:“你这牙早就坏了!牙龈都长进去了,所以疼得厉害,需要处理掉。可能会很疼,实在不能忍受就打点麻药!”我痛快地答应:“没事,来吧!”心想总比牙疼好受吧!正想着,医生的钩针似乎捅到了马蜂窝,一股钻心的疼迅速自牙根“弹射”而出,又迅速隐匿。我忍不住“哎呦”一声!医生见此,拿出了杀手锏,在疼牙的内外两侧打上了麻药。不一会儿,我觉得自己上唇左半边有点麻肿,医生再用钩子钩啊,钻头钻啊,吹管吹啊,感觉只是有点微微地疼痛,这一番忙活下来一个多小时。最后,医生在大窟窿处放了杀灭神经的药膏。从躺椅上起身的那一刻,真叫一个痛快,总算是大仇得报!
    从诊所里出来,连日阴雨的天依稀放晴。我用手指轻触着上唇,一半麻木,一半清醒,不过心里总算是亮堂了,正如雨后的一抹阳光,穿云而入,落尽这美丽的人间。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