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23 09:31 [打印] [ ] 论坛
    姚兴刚
    这个故事是我爹讲给我的,我爹说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鸿祥长得腰圆膀宽,浑身黝黑,像一头黄牛,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婆娘肚子也争气,挨年给鸿祥生了四个丫头一个小子。生小子那天,鸿祥乐得把小子举过头顶在屋子里蹦,嘴里不停叨叨:让你三炮嘚瑟,生三个小子把你能耐得上天,俺婆娘也给俺生了个带把的。
    三炮也姓马,是鸿祥没出五服的兄弟,个头跟鸿祥不相上下,也是五大三粗的种,但年纪轻轻的大腿上青筋暴突,有人说那是出了汗受了凉雨的惊,但三炮心里清楚,那是使的力气过了头。婆娘给三炮生了三个小子,他心里得意呢,地头歇活的时候三炮三个小子挨个儿夸。鸿祥不乐意了,憋足了劲儿跟三炮犟嘴,犟狠了,他俩就喜欢打赌。
    给玉米地锄头遍正是大热的天,汗珠子吧嗒吧嗒砸在玉米叶上,脖子上的破毛巾一会儿就拧出一大把水。累了,队长喊大伙就地坐坐,三炮习惯性地掏出烟包,拿张废纸卷了旱烟,烟从鼻孔里喷出来,三炮舒口气,那叫一个舒坦。鸿祥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皱巴巴的烟卷,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又放进口袋里,一会儿又掏出来闻闻,大伙都知道那烟是鸿祥生了小子买的,私自藏了一根。
    三炮又跟鸿祥掐上了,打赌,赌什么?地中央那棵老桑树足有一抱粗,队长嫌它碍了庄稼长,砍了,晾在那里还没干透呢。鸿祥指了指那棵老桑树:你要一个人把它扛回村子,要我咋地都行。
    赌就赌,谁怕谁?三炮一拍膝盖嚯地站起来:就赌你一盒金鱼烟。
    桑树足有几百斤重,从庄稼地到村子也有一里多地。三炮开始还走得利索,越走腿越打颤,腿上的青筋像一根根蚯蚓在蜿蜒。
    三炮在村头把桑树扔下的时候,一头栽在地上,汗珠子像黄豆一样往下滚。
    鸿祥输了,五分钱的金鱼烟,是婆娘跑了四五家落着泪借钱买的。后来他们说鸿祥戒了两个月的烟,三炮也少挣了三天的工分。
    那一年秋收不济,玉米灌浆的时候半月滴雨没下,在三天小旱五天大旱的时节,玉米几乎绝产,最后队里分粮一家就几斤玉米粒。孩子少的日子还好对付,孩子多的就野菜树叶的胡乱将就填肚子。
    那天的打赌是鸿祥跟三炮赌得最惨的一次,也是最悲壮的一次。在那个断炊的岁月里,他俩竟然赌饭量。
    三炮说,你只要能吃上五个大黄馍,我再赔你五个,输了,倒赔我十个。
    鸿祥剜了三炮一眼,一脸鄙夷,别说五个,七个八个也不在话下。
    第二天早晨下地,三炮把裤腰里别了五个大黄馍,那五个大黄馍是婆娘用玉米面加高粱仅仅掺了一点点白面蒸的,藏在空粮囤的最底下,生怕孩子发现了,等应急用的。
    鸿祥不喝水,他知道不能喝水,一旦喝下水在胃里一搅和,黄馍会膨胀,一旦膨胀就吃不下了。鸿祥一口一口把黄馍咽进肚子里,吃到第三个的时候,鸿祥的脸开始发黄,三炮的脸也跟着发黄。当最后一口被鸿祥咽进肚子里的时候,三炮一屁股瘫在地上,鸿祥开始哇哇地吐,吐到最后吐黄水。就算全吐出来了,三炮也是输了。
    回到家的三炮被婆娘一顿暴打,衣服撕烂了,脸上脖子上抓出一道道血痕。家里已经断炊了,再上哪还人家五个馍?何况三个小子饭量大,门口的榆树叶子根本填不饱肚子。
    三炮边躲边嘟囔:我这不是看他家日子还算殷实,想从他嘴里扒口饭吃!谁知道他这次阴我,平时一个馍都吃不下,为了给孩子讨口饭,命都不要了!
    三炮婆娘扯下脸皮跑鸿祥家,进门扑通给鸿祥婆娘跪下了,求给一条生路。
    后来,他们很少再打赌,因为单干后日子越来越好了,两家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
    鸿祥胃癌去世的时候,三炮拄着拐杖弯着弓一样的身子,跟在鸿祥的灵柩后面老泪纵横。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