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中秋节

编辑:赵洋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10 09:48 [打印] [ ] 论坛
1965年我8岁,中秋节前两天,上午放学回家后,娘对我说:“把靠着东房门口枣树上的枣打下来吧。”我赶紧吃了口饭,先把竹竿扔到东房房顶,然后蹭蹭地爬上枣树,站到东房顶上打起枣来。
    1965年我8岁,中秋节前两天,上午放学回家后,娘对我说:“把靠着东房门口枣树上的枣打下来吧。”我赶紧吃了口饭,先把竹竿扔到东房房顶,然后蹭蹭地爬上枣树,站到东房顶上打起枣来。
    不一会儿,我就大汗淋漓,于是,我脱下布衫挂到树枝上,又用力地打每个树枝上的枣,院子满地被红彤彤的枣覆盖。可是,我只管尽兴地打枣了,忘了上学的时间。在房顶上听到村东学校上课预备铃声后,才想起上学。
    于是,我哧溜哧溜地下树,背起书包就走,定睛一看还光着脊梁,就在屋里找布衫。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布衫挂在树枝上,又赶紧爬上树拿布衫,手忙脚乱之际,脚蹬空了树枝,身子一下子从三米多的树上掉了下来。无巧不成书,脸朝下不偏不倚磕在了树底下盛懒水(当时村里甜水井很少,洗涮全部用苦咸水,所以叫懒水)的缸茬上,顿时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看到娘正手忙脚乱地和院中哥哥套车把我往医院拉。这回挂的彩不小,脸上左眼眉磕扯了四五厘米的大口子,还好,没磕着眼,脑袋就像一个血葫芦,右胳膊手腕上方骨折无法伸直。娘问:“疼吗?”我当时还挺坚强地回答“没事”。那时,我大哥在甲马营公社医院上班,离我村12里地,紧走慢走也得近两个小时。到了医院,见到了大哥,娘总算把心放下来,大哥忙着与院里的医生给我缝眼皮、抻直骨头打石膏,住院。
    娘把我交给大哥照料,和院中哥哥回家了。两天后,娘用两只小脚从村里走着来到甲马营医院,爹在县城放下工作请假骑着自行车来看我,他们都带来了月饼,大哥、我和爹娘在医院里过了一个难忘的中秋节,那天,爹娘中午没管其他兄弟姊妹,只看着我吃月饼。每每想起这件事,已到耳顺之年的我,常被一种亲情感动得眼眶发湿。
曲春耀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