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笑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09 09:49 [打印] [ ] 论坛
    很多人说他没有练武的天分,他自己觉得也是,但就是喜欢,又兼打赢了几场比赛,于是被推为盟主。
    他虽练武,但交手时不喜欢刀砍斧劈,只喜欢腾挪弹跳。这让舞弄兵器的人笑他胆小,连点儿带血的狠劲儿都没有,还当盟主呢?这话传到师父耳中,师父说:“你就不能有一丁点儿的狠气?”他正色道:“早些年你不是说练武的最高境界就是藏狠显柔吗?为什么要露狠?”这回轮到师父唉声叹气了:“你如果一直这样打下去,将会失去盟主的地位!”
    他理解师父的苦心,但却做不到八面玲珑,一犟,就提出辞去盟主。
    师父气得咬牙跺脚,妻子冲他一顿臭骂:“辞去盟主,你倒是自由了,俺娘几个跟着你丢人!”
    向来妻子说话,他不敢还半句。但他实在不喜欢当盟主,特别是上任之后遇到的那些事,更是让他厌烦。就说前几天吧,杨兄与段弟平时比武就难分伯仲,但两人为争梨花岛主之位非要约在泰山脚下比武,而且还偏让他当裁判,这不是故意难为他吗?最不可思议的是,杨兄于一深夜给他送来两瓶好酒,段弟在一上午打着切磋武艺的旗号给他送来一张钱庄汇票。他本不想收,但妻子说,不收不行。收是受贿,上级查出来是个死,但你不收,别人却收了,你的工作一天都干不下去!当送礼行贿成为武界习俗的时候,你不收只能加速自己玩完!
    他讨厌妻子以戏谑的口气说他神圣的武界。记得初当盟主时,师父在他门口立了一个“皮人”,这“皮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届盟主孟大侠。孟大侠当盟主时,贪污腐败,无恶不作,致使武界怨声载道,乌烟瘴气。师父与武林几大领导人将他处死之后,掏空内脏,风干浸油制成“皮人”,立于他的门前,以警戒他的行为。他当然没有听妻子的话,将杨兄段弟之流的钱物上缴了国库。
    其实,师父的担心是多余的。武界人都知道他是天地间极善的人,虽喜欢与人切磋武艺,却从没有伤害过人;当上盟主之后,他更没有欺瞒或者压榨过人。倒是武界的一些人,总想将他往泥潭里拉。那些人往往冲着他盟主的名头,三番五次地邀他观赛、裁决,并一次次将他拉上酒桌,接受四面八方仰慕者的敬酒。起初他很享受这种的虚飘飘美滋滋的恭维,但时间一长,日渐隆起的酒肚子,像沉重的包袱时刻提醒着他——正在失去一个练武人的轻盈!他必须拯救自己,拯救那即将坠入泥潭的肉身!
    只有他自己知道,愿望一经说出,身心反倒轻松了。但师父拒绝了他的请辞,因为他的武艺,无人可代替。
    他当了多年盟主,始终在沉重与轻盈之间徘徊,说不上快乐但却清白。每当有人说他烧包,放着“盟主”当摆设的时候,他将武艺练到忘我,以期找到他梦中的世界。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他将武艺练得浑化于无,师父已经作古,一切都将重来。但在江山笑、烟雨遥、浪淘尽的夕阳里,谁负谁胜天知晓……钟春香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