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走的大侠

编辑:徐佳毅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9-16 10:08 [打印] [ ] 论坛
    钟春香
    师父临死前,要将独门秘籍碎骨术传给我。在众多学武弟子中,我的资质、悟性、人脉等因素,都不是最好,但师父却偏偏选中了我。半年后,师父归西,我也将碎骨术学成。
    人怕出名猪怕壮,我的名字与独一无二的碎骨术紧紧相连。那么多人想利用我,利用我的碎骨术谋名谋利。家人提议我开一个碎骨术武馆,一方面发扬碎骨术,一方面也谋些吃食;更有镖局找到我,让我随他们押运货物,并向我承诺:如果我替他们做事,他们将让我吃香喝辣。
    我想了想,武馆是不能开的。开,就要打点官府,官府的胃口很大,那胃口还会随着武馆的规模不断增大。镖局也不能去,在镖局我要从最基层的岗位干起,啥时能熬上镖师?——我只有去找黑帮老大!老大拍着我肩膀说:“你就是我的左膀右臂,有大哥我的富贵就有大侠你的富贵!”
    老大做了很多坏事,也做了很多好事。像圈钱、放高利贷、开赌场和妓院,让他死一万回都觉得亏;但除了干这些,老大还做慈善,做起慈善来眼都不眨一下,好几十万就捐出去了。赈灾助学,帮危济困,连官府都高看一眼。
    我跟随老大左右,大家都知道我是武林高手,没人敢伤害他。但如果放弃武艺的较量,要攻克老大,很多人就想到了我。他们给我送金银财宝,也送房子和漂亮女人,但我都不敢要。老大常对我说:“高处不胜寒,越在高处心里才越应该装着光明和温暖——比如你我,虽干着这样的营生,但自己绝不可碰钱赌钱、贪财敛财,更不可玩女人!”
    我懂老大的意思,但我还是感到了寒冷。这寒冷不是碎骨术所带给我的,而是家人和黑帮江湖。妻子和母亲从不敢在公开场合提起我,一旦看到我,就让我赶紧藏起来,好像我让她们丢了人;还有,我从来不敢独自上街,我的出现,一定要与老大同时同步!不然,我将被兄弟们碎尸万段。虽然我会碎骨术,但还有人会断骨术或柔骨术,我有今天的一切,是我不断努力的结果,我不得不珍惜。但那天老大突然就对我发了脾气。从他愠怒的眼神里,我觉得他很有可能要将我踢出黑帮。所谓“踢”,绝不仅仅是驱赶的意思,还有生命的永不复现。也就在那天,我有了逃走的念头。
    我没有与母亲和妻子告别,更没有让黑帮里的任何人知道,我一路向东,逃到一个叫梨花源的地方。那里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是一个无官府无黑帮的地方。我在那里定居下来,过上了我所向往的正常的生活。扛着锄头,走在田陌纵横的乡间,我忘记了碎骨术,忘记了我来自另一个地方。
    常年劳作,将我彻底变成一个农人。忘了是哪年,梨花源像中原许多地方一样,搞起了旅游开发。也忘了是哪天,两个穿官服的人找到我,说我犯了国法,乱用碎骨术,官府下了通缉令,要将我抓进监狱。此时,梨花源的人才第一次听说“碎骨术”。人们说:看他瘦瘦弱弱一个农人模样,什么碎骨术,我们不信!穿官服的人说:不信?我就让他给你们表演表演!我提掌运气,聚精丹田,但突然却忘记碎骨术的路数,而将自己双手上的骨头全部碎掉……
    穿官服的人不再将我带走,也不把我投进监狱,我只能留在梨花源。但我一双废手不能自食其力,与死已无差别。我偷偷地跟在穿官服的人后面,出了梨花源。他们回头看我,问:大侠,你为什么不留在梨花源了?我说:我想母亲和妻子了,我要回到她们身边。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或许会给我温暖和光明!
    穿官服的人笑了,我也笑了。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