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功奖章慰母亲

编辑:张宏祥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11 08:54 [打印] [ ] 论坛

□岳长金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90华诞,观看了威武雄壮的阅兵式后,由农家子弟成长为副师职干部的我,心潮澎湃,由衷感恩英雄的人民军队,深切追思去世30多年的父母。时光匆匆、往事如烟,母亲朴实、诚恳和本分的品德,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母亲生于1909年六月初三,姓宋,没念过书,不识字,却知做人要积德行善和有文化才有出息的理儿。她一辈子含辛茹苦,乐善好施,在村里口碑很好。
    我7岁那年,正值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因遭受严重涝灾,很多人吃不上饭,不少人得了浮肿病。 1961年10月底,经政府统一安排,没出过远门的母亲一手牵我,一手牵我11岁的二哥,跟乡亲们去沂蒙山区度荒,用土布和衣服换点地瓜、煎饼、花生等食品。她却宁可自己挨饿,也让我俩吃。
    母亲十分勤劳。那时全家仅5口人,靠挣工分吃饭。为年底多分点钱粮,父母从不歇工。可一年下来,也就几百元甚至几十元,分的粮食老是不够吃,日常花销靠鸡下蛋,鸡蛋一个也不舍得吃,总是卖了攒学费、买油盐。在我印象里,母亲不是在地里、风里、雨里劳作,就是在家里织布、缝补、喂猪、推磨。尤其冬季,两手经冷水浸泡,每道口子里都有血迹,可她从不叫苦,没睡过一次囫囵觉。每天夜晚,如豆的煤油灯下,我抱着书本在母亲“嗡嗡”的纺车声中入梦,黎明又在纺车的“嗡嗡”声里醒来。母亲的吃苦耐劳,成为我入伍后工作的动力。
    母亲持家俭朴。寻常日子,她对一分钱、一粒粮、一把柴都精打细算。在那物资极度匮乏、生活极其困窘的年代,一年也吃不上一顿荤菜。只有过年才买点猪肉,切成小块,派几种用场,还要留些待客。即使条件改善后,母亲仍以节约为荣,说庄稼人啥时也不能忘本、大手大脚,这对我影响很大。走上领导岗位后,不管公务还是家事,我都秉持勤俭办事,该花才花,能省就省。
    母亲心胸宽广。她朴实真诚、心地善良、待人宽厚,虽然没文化,却有好针线活,还会剪纸。每当有人送来一张张大红纸,她就放下手里的活,无偿地赶着铺排、比量、剪裁。那一幅幅栩栩如生的花草虫鸟画,贴窗花、装炕围、饰嫁妆,不知给人平添了多少喜庆色彩。参加集体劳动时,大家都愿意和她搭伴干活,相互间嘘寒问暖,谁家有难处都出手相助。借用,曾是穷日子的无奈,凡邻居上门,母亲几乎都有求必应。她热心关照孤寡老人,馈赠讨饭人,宁肯自己少吃,也尽量多给些。
    母亲以孝为先。爷爷重病卧床那年,已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母亲不顾自己有病,精心照料,仔细擦洗、清洗衣被,从不嫌脏嫌烦,一直到爷爷入土为安。她对妯娌似姐妹,视侄子、侄女如己出,把女婿当儿子,视儿媳为闺女,婆媳亲如母女。日子虽清苦,可全家苦中有乐、其乐融融。受母亲崇尚孝道的影响,我在干休所政委任上尊老敬贤、恪守本分,为老干部服务长达17年。
    每月的初一、十五和逢年过节,母亲都虔诚地上供、焚香,敬天敬祖。那时我觉得这是封建迷信。现在明白这是对天地和祖先的敬畏,是诉求、传承,是生命与人世终极的寄托和另一种关怀。
    我姐弟7个,母亲生我时已45岁,高龄得子,自是宠爱有加。 1974年底,高中毕业回乡种地的我,偷偷报名参加征兵体检。怕母亲不舍,我先请婶子帮着做工作,哪知母亲态度十分坚决:“参军是大好事,咱哪能那么糊涂!”送别的那一刻,突然意识到脸上布满皱纹的母亲苍老了。泪眼婆娑的我一回头,只见母亲站在村口高高的老槐树下,寒风吹散了她灰白的头发,那遥想守望的形象,瞬间定格脑海,几十年挥之不去。
    我从鲁西北盐碱、贫瘠乡野走出后,谨记母亲嘱咐和首长教诲,一扎进军队大学校的沃土,就像一粒种子在党的阳光哺育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入团、入党、提干,任营部书记、连副指导员、团机关干事。我勤勉敬业,踏实苦干,一步一个脚印,6年间,从正排到团政治处宣传股长(正营)。远在家乡的父母得知我的进步,高兴地让大哥写信叮咛我要谦虚、别犯错,趁年轻在部队多学点艺、多做点事,回报国家。
    1985年11月“百万大裁军”撤、降、并、改时,大多数官兵转业退伍。 10多个建制团的宣传股长,只有我从已撤的直属30团调新编守备师政治部宣传科,在师机关绝无仅有。1986 年建军节后,我奉命到无淡水、无居民、无田地、无航班的“四无”岛执行部队教育试点任务。小岛不通邮不通航,电话也难打通。月底那晚回机关,怎么也没想到办公室门缝下,躺着“母病危”“母病故”两封加急电报。噩耗像晴天霹雳,一下子把我震懵了……当夜梦见母亲,我哭了个昏天黑地。后来听姐姐说,母亲临走时还念叨:“公家的事是大事,‘三儿’就别回来了。”让我忍不住再次泪流满面。
    梦里依稀慈母泪,忠贞报国壮军魂。我把对母亲的歉疚压进心底,在工作中砥砺前行。一个个通知、一份份文电、一场场活动,均按时、保质完成。《守备师海防一团改革干部理论考核》等6份经验材料被省军区、济南军区转发,两份被解放军总政治部向全军推广。我坚持结合工作搞业余报道,忙里偷闲地写新闻、言论、散文等,文章登上军、地、中央级报刊。1987年1月,师党委给我记三等功。是夜,又梦到我的母亲。看着儿子胸前金灿灿的军功章,母亲盈盈的笑容是那样慈祥、满足和欣慰。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我想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此。这些年来,无数次和母亲梦中相聚,醒来都是一场空。没为母亲养老送终,是我无法弥补的锥心之痛,想起来就潸然泪下。母亲不仅给了我生命、信心和力量,还有她的言传身教,让我感受了她的浓郁亲情和深明大义。有时触景生情地叹惜:娘啊,若您看到我们生活这么好,那该是多么幸福!
    母亲没留下钱物,可她纯净的母爱和人品,是我珍惜一生的精神财富。“喝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啊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听陆树铭的《一壶老酒》,就想起母亲,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其实何止我的母亲,每位军人身后都有深明大义的亲人,犹如万里长城的一砖一石,默默无闻但不可或缺。我情不自禁举手行军礼,向远去的老娘致敬,向所有军人母亲致敬,向迎风飘扬的军旗致敬!愿逝者安息、生者平安,愿我们的人民军队永远向前、向前、向前!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