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荻”飘香的童年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4-21 10:12 [打印] [ ] 论坛

    草生堤坝,草覆阡陌,春雨轻纱般笼罩田野时,深深扎根堤坝、阡陌的茅根草,吮吸着天地灵气,孕育着新生,嫩绿的叶片从泥土里探头探脑地钻了出来,接受春风春雨的洗礼。
    茅根草生命力十分顽强,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地,不管多么恶劣的环境,它都会紧紧地抓住泥土,繁衍出一大片生生不息的绿色。茅根草破土萌芽,发出红色的芽芽来,然后叶子才慢慢散开,叶片间抱着一个鼓起的小包,裹得结结实实的,包的顶端带着一片小叶像小旗一样在风中飘舞,包里边就是可以吃的“谷荻”。“谷荻谷荻,抽筋剥皮,今年出来,明年还你。 ”是故乡的民谣,说的是有恩必报之意。但也形象地说明了如何吃“谷荻”,吃“谷荻”必须把它先从茅根草里“提”出来。提“谷荻”最是讲究巧劲和方向,须把裹着“谷荻”的叶子分开,用手指捏住那有质感的鼓包,轻轻往上提,用力大了或者用力猛了会把“谷荻”提断;要顺着“谷荻”的生长方向缓慢提起,随着轻轻“咕嘀”一声,鲜亮完整的“谷荻”被提出,剥开贴紧的一层皮儿,一根又软又白又嫩又甜的“谷荻”就躺在手心里。刚剥开的“谷荻”很可爱,柔柔的,还有点凉爽的手感,把白茸茸、软绵绵的“谷荻”放进嘴里,嚼起来甜甜的,有股说不出也无可替代的清香。吃“谷荻”要的是时间恰好,早了太嫩,提不出来,晚了太老像毛羽一样,任你牙齿再好也嚼不烂,也没有味道了。
    村子周围的沟坝上满是茅根草,等到来年春天,柳芽嫩黄,春泥乍化。此时,“谷荻”最甜嫩,也最难觅,这也是采“谷荻”乐趣所在。我们伙伴们三五成群,都拎着小兜儿去采集,在枯草杂丛间,凭借“谷荻”冒出的一丁点儿绿尖儿,或观察茅草根处饱满的形状,像侦探一般循着蛛丝马迹寻找,然后,捏着把它提出来。采集完后,找个僻静背风的角落,放到嘴里咀嚼,甜甜的丝丝汁液不舍下咽,至今想起仍然垂涎三尺。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每每提起这些,无不滔滔不绝,兴奋到极点。在零食匮乏的年代,“谷荻”满足了我们对零食的渴望。“谷荻”可吃的时间不长,转过天来,“谷荻”慢慢鼓起了肚皮,里面的汁液便干了,也没有原来的甜味。茅根草开始秀穗吐絮,就不能吃了,但是吐絮了的茅根草别有一番风韵。它的花儿是白色的、长长的圆柱状花絮, 一丛丛,一簇簇,纤细的茎顶着蓬松的穗倔强地挺立在风中,极似初冬原野里的芦苇,温柔的春风只需轻轻一吹,雪白的花絮便迎风飘摇,白色柔毛似飞絮一般,连同草籽随风飘扬,传播到远方。
    没有“谷荻”可吃,我们就去挖茅根草的根,那滋滋的甜味,想起来至今令我回味无穷。茅草根也是白白的、嫩嫩的,长在地下很深,要用铁锹和锄头挖才行。约上小伙伴拎着一把铁锹,能在堤坝上挖一天。挖出的茅根,有时来不及洗一洗,用手一捋抹去泥土,就填进嘴里大口嚼起来。味道微甜,有草药的气息,也有泥土的气息。挖出来的茅根带回家中,用清水洗净泥土,稍微晾一下,拔掉上面的根须,放到口里咀嚼,甘冽的甜汁满口都是,于是再努力咀嚼,不断吮吸,直到最后一滴汁被吮吸干净,也舍不得吐掉,那感觉妙不可言。
    茅根草生于乡野,长于大地。秋风一起,独留一地白茅,在季风里孤独生长,寂寞老去,茎叶被秋风吹枯,藏在泥土里的根,逢春,如乡下的老树苏醒过来,漫将秀色绿三春。
    □陈树庆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