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菲春日行且思

编辑:赵潇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3-17 09:27 [打印] [ ] 论坛

“一缕冬心不甘,星点残雪未还。嘤啭青鸟唤春至,犹自迟疑两三……”
    写于春分的词句墨迹未干,迎春花已吐露了黄色花苞。随后,杏花白了,桃花红了,榆叶梅紫了,一夜之间,世界嘈杂起来,混沌不堪的花事来了。
    为了不负花期不负春,顺着花迹,走进季节深处。
    追逐着,从南到北,从红梅残血,到荼蘼春尽,及至彼岸花凋敝。待一年花事终了,花已全落,叶稠阴翠,才惊觉,年已过半。
    新的季节轮回又开始了。

    太阳隐没天际,霞云褪色,星月喑哑。
    一片稚嫩的桃林,被午后温热的风催发无数花苞,像北宋仕女图里的丫鬟。有鸟,在林中急促啼鸣,喜鹊?或是乌鸦?等不到结局,看不清悲喜。
    走过村庄,凄切的唢呐声忽远忽近。不知是谁,凋谢在这个春天……
    车流涌入逼仄的街巷,窒息感扼住了喉咙,透不过气来。
    路灯亮起,虚渺的目光被光线牵引。我看到了影子——一个永远不会背弃的自我。心不再清寒,竟欢喜起来。
    手握一张车票,单程车票,不为奔赴,只为填充期许的风景。逃离,逃离到异乡,用乡愁,把故乡描绘成梦里的样子。
    有雨,淅淅沥沥地打在车窗。

    小镇,有着交通不便所独有的静谧和淳朴。
    民居门前,左边一棵垂柳,右边一棵垂柳,我在两者之间,站成第三棵垂柳。这是一个人旅行的象征吗?抑或是一个理由?
    油菜花漫山遍野,美得想哭。想到梵高,泪就流了下来。
    坐在隘口,眺望着,臆想远山后面的日落。旁边有花,不要多,一朵就行,开或不开,没关系。来,就是为了唤醒爱的……无论是广袤的震撼,还是个体的卑微。
    春意在每一条毛细血管中流淌。竟无端涌动起离别的隐痛,我想我是爱上了这儿,用一颗独处净化过的灵魂。
    一个人的寂寞,晾晒在三月的阳光下,没有犹疑、纠结,以及任何用乱麻写就的字眼。
    时光刚好,用来遗忘,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空寂,在每个角落无限蔓延,能清晰感受到时间在滴答滴答地流逝。我消磨着时间,消弭着寂寞,体味着苍老在体内生起一层绿茸茸的苔藓。
    清风徐来,碧水微澜,叶子哗啦啦地响,花噼噼啪啪地开。一瓶周庄白糯米酒。景致?酒精?此刻,不知是哪个先期到来把我灌醉……

    樱落春半深。
    说好的艳阳呢?我翻看着天气预报。
    轰隆隆的雷,潮汐一样,一叠一叠撞击着耳鼓。夜色灰蒙,山峦像尖锐的狼牙起伏。
    好运气和坏运气相隔的,绝不仅是善恶,还有偶然。也好,也该需要除人以外的自然发声了,以此昭示,人不是世界的主宰,只是过客,和万物生灵一样,寄居在此。
    这是彻夜难眠的馈赠吗?
    澄净湛蓝的天,没有流云,没有风。樱花胜雪,肆无忌惮铺满山谷。一切静美如画。灵魂已于视线先期抵达彼岸,惊呼,泡沫一样,偃息在呼吸里。
    游人如蚁,喧嚣于尘土之上。树垄下,落樱如雪。收起一簇,埋在树根下。再收起一簇,掩埋在石阶旁。接下来,是漫无边际的落樱和纷至沓来的脚步……
    默然观望,心渐渐生出也无欢喜也无悲的平静。
□于琇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内容右侧广告320+206

论坛热图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