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兴德微博
  • 德州新闻网
德州婚嫁频道
用户名:密码: 注册  投稿
   
刘培基忆梅艳芳最后舞台时刻:演绎生离死别
编辑:孙亚民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时间:2013-12-30 10:20 [打印] [ ] 论坛 微博
十年前的12月30日,罹患重病的巨星梅艳芳,没有等到她的新一年。正如她的《女人花》一语成谶,“花开花谢终是空,缘分不停留。”十年后的12月30日(明日),一场名为《梅艳芳·10·思念·音乐会》将在香港举行。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12月29日报道 十年前的12月30日,罹患重病的巨星梅艳芳,没有等到她的新一年。正如她的《女人花》一语成谶,“花开花谢终是空,缘分不停留。”十年后的12月30日(明日),一场名为《梅艳芳·10·思念·音乐会》将在香港举行。发起人是张学友和曾志伟,香港的很多歌手都会参加。而在今晚10:00,文化访谈节目《可凡倾听》推出《纪念梅艳芳逝世十周年特别节目》,从一手打造出“百变梅艳芳”舞台传奇的服装设计师、梅艳芳生前好友刘培基(Eddie)的视角,回顾和评价梅艳芳的传奇人生。在节目播出前,成都商报记者提前拿到了节目内容,在节目中,刘培基独家披露了尘封数年的争产官司呈堂证供:一段梅艳芳亲自录制、亲口嘱托的视频。

10年前

患癌离世

梅艳芳40岁辞世让人不胜唏嘘,不过很多人还是无法相信,梅艳芳自宣布罹患子宫颈癌后,竟在短短3个多月后就病逝。据其主治医生透露,两年前就查出阿梅患了子宫颈癌,当时劝她切除部分子宫,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结婚生子,害怕切除子宫导致不育,始终不肯接受医生的开刀建议,还坚持带病开最后个唱,结果加速了病情恶化。

大红时她随随便便开出支票

“我以后不在了,你帮我多关心下,这些人怎么用的钱,过得好不好。”

1985年推出唱片《似水流年》,服装设计师刘培基把梅艳芳包装成“男儿汉”,同年的另一张唱片《坏女孩》则在业内外制造了异常轰动的话题,梅艳芳自此开始了自己的“百变舞台”生涯。

大热之后不忘友,梅艳芳是公认的豪爽与仗义。刘培基记得,梅艳芳身边太多朋友,“一个小女生成名了,挣很多钱,身边总是有一大帮人的,账单都是她付。”刘培基觉得不对,这样吃吃玩玩很浪费,“我就老是跟她说,你要存钱,不能借钱给人家。她是一个很叛逆的小女生,不听我话的,所以我就很严厉说你再借钱,我就把你砍了。我想她好,不要人家编一个故事说钱不够,你就开一张支票给人家。”而在梅艳芳接受访问时曾一再说,“Eddie哥哥是我的守护神。”节目中还透露,病重时,梅艳芳把一本支票簿存根交给了刘培基:“我不是让你找他们一个个讨债,我只是想我以后不在了,你帮我多关心下,这些人怎么用的钱,过得好不好。”

扯出肿瘤才能如厕

“有这个病,这辈子也不会有孩子,这个病很痛苦,医生说我只有很低的机率活下来。”

2003年初,外界不断传出梅艳芳身体欠恙的消息。出于各方考虑,梅艳芳于9月召开记者会公开承认患癌。“命运有时候真的是好过分的,罗文走了之后,尾七做完,晚上两点多钟,电话响了,我去接。梅艳芳打电话来,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 我身体可能有些毛病,体检报告出来,不太好,癌。 我说: 你不用说了,我明天到你家。 她家有一个双人沙发,就在那个沙发上,她坐在那里。我过去抱着她,一抱着她,她就哭了,说: Eddie哥哥,其实我这辈子也够了,我每个月不出这个家门,花费开销不下50万,给家里的开销、供房子的开销、公司的开销……我也是一个女人,现在有这个病,这辈子也不会有孩子。我看过我姐姐(梅爱芳),这个病很痛苦,医生说我只有很低的机率活下来。 ”此后,刘培基陪着梅艳芳辗转苏州、上海求医,也亲眼目睹着梅艳芳的痛苦:“因为癌在那个部分,她每次去洗手间,都要把那么大的瘤扯出来,去完洗手间,她还要把它弄回去。”梅艳芳病情加剧之后,刘培基又陪着她回港就医,但医生表示已无力回天。

没有新郎掀开头纱的婚纱

“我穿过很多婚纱,可是我这辈子都没有一件属于我自己的婚纱。”

2003年11月,身患癌症的梅艳芳带病踏上红馆舞台,举行了人生最后的演唱会:“她告诉我,舞台是她最大的力量,她宁可倒在这个舞台上,也不想倒在床上。”很多人都对那场演唱会上,梅艳芳身披白色婚纱把自己嫁给深爱的舞台那一幕记忆犹新。刘培基回忆,当时梅艳芳对他说:“我演过很多戏,拍过很多电影,穿过很多婚纱,可是我这辈子都没有一件属于我自己的婚纱,连结婚时候戴的首饰,20年前就买了,都没有用过,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嫁给舞台了。”

这句话刘培基听着很难过———舞台怎么嫁呢?“我觉得心疼她,很心疼很心疼,所以这辈子,有人问我,你设计那么多衣服,你觉得最好是哪一件衣服?我最痛恨设计婚纱的,没有想到我这辈子设计得最好的一件衣服,就是梅艳芳最后的这套婚纱———这是没有新郎给她掀开头纱的一件婚纱,我在楼梯上面等她上来,帮她换头纱、换衣服的时候,我默默地看着她,我知道她不是在演绎一首歌,她是在演绎生离和死别。每天下来,因为她没有头发,我把头纱连假发拿起来,她才可以去换衣服。回到家里,水肿得很厉害,根本吃不下东西,只能吃一点点,那段日子,我和她都不好过,我劝她不要再做这个演唱会了,她转身搂着我的脖子,跟我说不能不做了,不做的话,没有机会再做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的时间都没有太多了。”

10年后

遗产风波未平

梅艳芳去世后,她的近亿港元资产引发争夺战。梅艳芳立下遗嘱,她去世后其母覃美金每月可领取7万港元;赠送170万港元教育经费给二哥及姐姐的儿女;两处房产赠予好友刘培基。但覃美金质疑梅艳芳的遗产分配,从2004年要求裁定遗嘱无效至2011年,覃美金先后控告遗嘱执行人、主诊医师、遗产受益人等,结果均败诉。但覃美金仍不服气,大哥梅启明则称会再寻机会翻案。对于梅艳芳去世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覃美金表示“不许借女儿名义赚钱”。

遗产官司持续数年,刘培基称不想多谈:在法庭上,我拿出她的视频,看哭很多人

梅艳芳离开人世之后,她身后事几乎全由刘培基一手打理,而她母亲和哥哥还在世,她却跳过了血缘意义上的亲人。这份托付,也把小梅妹的“Eddie哥哥”放在了风口浪尖:“在法庭上,我什么都没讲,只是把她当年对我说的一些话,一段短片,2000年的时候录给我的,从来没有放给人家看过,没有公开过,我把那个拿出来播。播完那段短片,整个法庭,大法官、法官、记者全都在,很多记者在那里都哭了,法庭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成都商报记者昨日也看到这段宝贵的视频,视频中的梅艳说:“我记得我很多次跟他(刘培基)倾谈,在讲起大家的身世时,他很爱惜我……说真的,他真的很爱惜我。很多时候和他谈论某些事情,我不知道为何会跟他一起哭,可能我们也是年纪很小,便要出来工作,他会知道我经历了很多事情,他会觉得自己是大哥哥,所以很想保护我。”

刘培基也感慨说:“这十年发生这些脏东西,我不想记下来,我不想再看,只想这个事情尽量地对梅艳芳多一些尊重吧,记下我们曾经的美好,不好的,我忘记了。”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作者:任宏伟

分享到:

评论列表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