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滴滴专车将被按黑车查处 罚款5千至3万

编辑: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5-01-08 16:54 [打印] [ ] 论坛 微博

  即日起,济南的滴滴专车将按黑车查处,并处以5000元至30000元处罚。

  1月6日下午,济南市交通运输局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服务中心召开全市关于打击黑车营运动员会议。济南市客管中心主任崔冰表示,凡是没有经过行政审批的预约出租车是不允许上路的,近日将严厉打击非法营运的黑出租。这其中,包括没有运营资质的滴滴专车。

  市交通局:打车软件是出租车行业背后“蚕食者”

  “打车软件应该怎么认识呢?”济南市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服务中心主任崔冰在会上明确表示,出租车行业是行政许可的行业,打车软件没有经过行业许可,而被各大城市定性为“非法营运”。

  截至目前,“滴滴专车”、“1号专车”已经“进驻”济南市场短短4个多月,却对济南市出租车行业市场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据崔冰介绍,根据2014年12月的济南市出租车营运数据显示,每辆出租车每天的营业额(票额)比2013年12月同期下降了33%,平均少挣1000元,客运量也呈现减少趋势,从2013年同期每天平均拉客33人降至24人。

  “出租车司机载客数量减少,同时又推行双班制,按理说就不应该出现‘打车难’的问题。”崔冰指出,其实是出现了一个“蚕食者”。在崔冰看来,数据下降,出租车司机收入额减少,这背后的“蚕食者”正是势头迅猛的“打车软件”,是它们引发了行业的动乱。

  不过,崔冰认为,从信息化建设方面来看,打车软件是创新的,但是,“城市交通问题的解决,要有赖于大众交通工具的发展,而不是有赖于个体化交通工具的发展。所以说,它们从方向、导向、城市发展战略上看是错误的。”

  “打击非法营运,是行业的利益所在,也是社会稳定所在,必须义不容辞。”崔冰表示,近日,济南将全面展开打击非法营运活动,2015年春节前,争取每两周就要进行一次专业整治,确保春运期间行业稳定。

  另外,崔冰透露,1月5日,济南市市长已签批由济南市交通运输局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服务中心研发的“爱召车”打车软件系统升级经费,争取在2015年春节前济南部分出租车完成装载。“爱召车”不仅支持银联卡刷卡支付、自主召车,还具备闪付功能。

  滴滴打车:抢出租车饭碗?

  6日晚上,齐鲁网记者通过“滴滴”打车软件,电召了一辆“滴滴专车”,亲身体验了一把。

  据滴滴专车司机孙师傅介绍,目前,济南拥有滴滴专车2000多辆,起步价为12元,里程费(3.6公里)7.2元,低速费(5分钟)3元,专车司机分为专职和兼职两种,大部分属于兼职人员,需要通过滴滴打车软件公司的考核培训才能上岗,10人中至少有6至7人可以通过考核。刚开始严格限定司机驾龄,但随着市场的扩大,现在对于司机驾龄经验等方面有所放宽。

  专职司机有底薪,凭拉单赚取提成,如果专车司机每天能够载客达到16人,就能获得公司150元的奖励,每天加上150元的奖励一天至少能挣300元,这样一个月的收入至少就能上万。同时,公司还通过好评、差评来给司机服务打分,满分则用丰厚奖金进行奖励,差评则会有相应处罚。

  孙师傅告诉记者,入滴滴专车行业,首先需要一个硬性条件,即私家车的价格起码要在10万或15万以上,一般雅阁、凯美瑞、迈锐宝等车型比较常见,车上必须自备百岁山矿泉水、抽纸、充电设备。

  “我们做兼职也就是挣个油钱”让孙师傅喜忧参半的是,一旦公司不再发放专车打车券,到时乘客数量肯定会有所减少,“但是我觉得这种运营方式迟早会成为一种市场趋势”。

  出租车司机:辞职干专车司机不在少数

  在济南开了6年出租的朱师傅忿忿不平,“这个行业太乱了,私家车随意拉活没人管,睁眼就没了的份子钱压得透不过气……”

  虽然朱师傅埋怨“滴滴专车”,但是他却觉得“滴滴打车软件”的确是个好东西,“打车软件,看起来方便了乘客,其实也大大方便了司机,避免了特殊时候不必要的‘拒载’,还能节省运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

  就是因为受到了“滴滴专车”的冲击,朱师傅身边不少开了多年出租的老司机纷纷辞职,跳槽去了“滴滴公司”。

  开专车没有份子钱,朱师傅分析,目前济南每天大约有50万人选择出租车出行,自1999年至2013年,济南未增加一辆出租车,直到今年新增500辆出租车,主城区出租车达到8543辆。但是一直困扰着出租车司机的是,车越来越多,份子钱也悄然增加,原来最贵车型丰田花冠(1.6L)承包费为每月4348元,而今年陆续新上车型中,上海大众朗逸“份子钱”达到了每月4511元,东风标致408单人每月承包费为4397元。

  一个月要上交四千多元的“份子钱”,着实让济南的哥打了“退堂鼓”,记者了解到,全市37家出租车公司中都存在司机跳槽转行的现象。

  份子钱交给了谁?

  一方面是乘客抱怨“一车难求打车难”,一方面是出租车司机抱怨“黑车太多抢饭碗”,滴滴专车出现的那一刻,就与传统出租车行业打起了拉锯战,但是站在出租车行业的背后,还有那些不易被大众所察觉的政府主管部门。

  济南市交通运输局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服务中心负责人表示,他们是支持互联网创新的,但是滴滴、快的等公司没有找正规租赁公司合作,而是找了私家车;在滴滴培训过程中,还教唆学员谎称已经挂靠正规租赁公司,这是他们必须打击的。

  可是,滴滴、快的专车为何不能取得运营资质?为何没有成功与正规租赁公司合作?与正规租赁公司合作需要经过哪些部门?这些部门又为何没有应允?出租车公司产权又属于谁?采访中有不少出租车司机向记者反映,这也许和“份子钱”不无关系。那么,“份子钱”的依据是什么?最终流向了哪?

  据了解,目前济南采用的出租车公司运营模式是承包模式,驾驶员在使用出租车公司的车辆时先向公司交一笔4万元的押金,此后每个月交四千多元的“份子钱”。

  济南市客管办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济南各家出租车公司向驾驶员收取承包费的标准,都是经过物价局核定的,标准也是统一的。济南的哥所交的四千多“份子钱”中,出租车公司所占的毛利润在30%左右。出租车公司的日常支出主要由五大块构成,包括人力成本、公司购置车辆时向银行的借款、办公经营成本,以及出租车设施的维护。

  然而,大部分受访出租车司机向记者反映,许多出租车公司既没有给司机发工资,也没有给司机上“三险”,连车辆保险也仅仅只是上个第三者责任险,车辆修理和其它各项费用均是由司机承担。

  据业内人士分析,此次开展严打“黑出租”,实质并不是在于严打黑车或规范商务租车乱象,而是严禁互联网公司与汽车租赁公司跨界合作,以防打破出租车公司与司机利益分配机制,简而言之,垄断行业中的“份子钱”的暴利受到挑战。

  到底这背后的“份子钱”各方面构成是多少?面对种种疑问,我们期待相关部门能够给出真实的数据,算出“份子钱”真正的成本。齐鲁网济南1月6日讯(记者 满倩)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论坛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