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宝集团巨债濒临付息 落寞商品巨头生死线上挣扎

编辑:夏玉艳 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时间:2017-09-04 15:56 [打印] [ ] 论坛
9月1日,来宝集团间接持股子公司以100万美元出售COALRIDGE股份。

9月1日,来宝集团间接持股子公司以100万美元出售COALRIDGE股份。

这一条淹没在众多新闻中、不到30字的快讯,看似不起眼,却像幻灯片一样,投射出了一个商品巨头没落的身影。

这个商品巨头便是2015年以来债务危机和信任危机不断发酵的来宝集团。为了偿还巨额债务,这家曾经风光无限的行业巨擘,如今走上了“卖儿鬻女”的不归路。8月初,来宝集团发言人称,公司已经完成其2020年到期债券半年一次的利息支付,这笔利息支付的总额是3970万美元。

如今,人们把目光投向了下一次付息期限:9月9日。这是2022年到期债券的利息支付日,需要支付的利息总额是3280万美元。到期日近在眼前,上半年巨亏的来宝集团能否有惊无险地渡过此劫?

解不开的“生死劫”

本已债台高筑的来宝集团,如今欠下的债更多了,同时亏损却在加剧,“生死劫”一触即发。

根据联合早报消息,来宝集团半年报显示,来宝集团(Noble)上半年净亏损接近19亿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1400万美元。

在其各项业务当中,包括油液、燃煤及天然气的能源业务,上半年营收持平,报203亿美元。金属、矿物及铁矿业务的营收则从去年上半年的30亿美元减少至23亿美元。

来宝集团的净债务在今年上半年达到了38亿2000万美元,增加额度高达9亿4500万美元。集团强调,在两年内改善负债为当务之急。

做空机构Iceberg Research作为来宝集团的死对头,在其报告中不留情面地指出,来宝集团此次亏损中约12亿美元来自其商品合同亏损。长期以来,来宝通过夸大这些商品合同的价格以虚增利润。去年,来宝集团合计夸大合同价格约11亿美元,加上今年的12亿美元,来宝集团总计虚增合同价格约23亿美元。

债务危机和信任危机的双重发酵,令市场反应强烈。早在今年5月中旬,来宝集团股价一度四天跌逾56%,创2001年来最低价。债券价格同期亦暴跌,2020年到期的债券相对面值价格已接近腰斩。

评级机构一再下调对来宝集团的评级,标普将来宝集团企业信用评级从B+下调3级至垃圾级CCC+,称“我们相信该公司的资本结构是不可持续的,该公司在未来12个月可能面临无法偿债的压力”。

穆迪也从去年年底将来宝集团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Ba1,再在5月降至Caa1。近期,穆迪表示,第二季度预期进一步恶化的结果表明,违约风险仍将继续上升。

“除了大宗商品行业持续面对挑战,集团在公布第一季业绩之后,市场和借贷者的反应导致集团在管理和支持供应链以及进行对冲时遭遇极大困难。”来宝集团无奈地表示。

为了偿债,来宝集团表示将把精力集中在硬商品、货运和液化天然气领域;脱售北美以外的一些资产,未来两年内预计可获得8亿至10亿美元的净资金;脱售旗下的美国能源企业Noble Americas Gas &;Power Corp;脱售全球油液业务等。其中,脱售全球油液业务的竞标估计于今年第三季度展开。

奔走呼号 谁是救世主

截至8月初,据来宝集团发言人称,公司已经完成其2020年到期债券半年一次的利息支付。这笔利息支付的总额是3970万美元。如今,人们把目光投向了下一次付息期限:9月9日。这是2022年到期债券的利息支付日,届时需要支付的利息总额是3280万美元。

目前,来宝集团正四处寻找救星,企图挽大厦之将倾。其表示,将持续拓展亚洲国家的内需市场,包括中国、印度尼西亚和东南亚等地,以及寻找新的投资者或加强策略联盟。

根据山东能源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官网,8月22日,枣矿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满慎刚在集团总部会见来宝集团首席执行官杜威年一行。

杜威年表示,希望能够和枣矿集团形成一个长期的正确的合作伙伴,信息互通,助力枣矿集团实现国际化发展。这或许是其拓展亚洲国家内需市场的重要一步。

“来宝集团正在一场风暴中逐渐沉没,公司正走向破产清算,且公司的资金成本极高,来宝集团正在失去投资人和银行的信心,主要的交易商也正在离开。眼下来宝集团决议出售美国能源业务并不能解决公司的危机,之前出售的农业、能源方案也只是为公司争取更多时间而已。”做空机构Iceberg Research在其报告中称。

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表示,对于来宝集团而言,表面亏损的原因是煤矿对冲交易失败,导致亏损高达1.29亿美元,且煤矿对冲交易亏损可能会持续几个季度,这也让市场和投资者更加担忧。深层次的问题还是商品超级周期叠加、融资结构不合理和财务处理不合理,因此预期利润一旦无法兑现的话,那么就会出现现金流断裂的严重问题。来宝财务问题是提前将利润入账,例如在来宝高价收购工厂和加工企业过程中,从一开始就将长期营销和供应协议的一部分收益入账,并将它们的价值计入资产负债表。尽管按照会计规则,这种方法是合法的,但在来宝的竞争对手那里很少用,它们表示,这是有风险的,因为大宗商品价格波动意味着这些协议最终带来的资金可能低于入账利润。

一样的开头 不一样的结局

在来宝集团之前,嘉能可也一度深陷经营亏损的泥淖,被迫出售资产偿债。但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好转,市场上的负面声音逐渐减少。

“来宝集团出让资产,与2015年嘉能可巨亏和股价暴跌下的大规模出售资产类似,但是不同的是嘉能可困境是大宗商品暴跌的大环境,并非财务问题。而来宝集团巨亏是制度上的问题,原因在于2017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所谓的煤矿对冲交易详情不得而知,实际上是管理层面的问题。”程小勇表示。

得益于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全球大宗商品持续大幅反弹,尤其是煤炭、铁矿石和有色等矿业资产,以嘉能可为代表的集生产和贸易一体的商品巨头盈利大幅增长,债务大幅下降,资产负债表得到修复。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必和必拓、力拓、英美和嘉能可共持有债务约440亿美元,比2014年年末的水平缩减达50%。

具体来看,嘉能可公布2017年上半年度获利大增68%,并宣布调高全销售年度息税前利润(EBIT)预估。公司将全销售年度经调整EBIT预估调高1亿美元至24-27亿美元之间。嘉能可2017年上半年经调整的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之利润(EBITDA)升至67.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40.2亿美元。

“从来宝集团2017年陷入财务困境来看,出售资产是全球主要商品巨头应对现金流断裂的首要措施。从深层次来看,2011年之后,中国经济减速换挡,叠加全球经济陷入低增长的周期,商品超级周期结束下,一些在商品牛市繁荣周期掩盖下的问题逐渐暴露。”程小勇指出。

回想当初嘉能可抛售有色金属库存,对商品市场带来巨大冲击,如今来宝集团为了偿债所进行的一系列资产脱售行为,会否重蹈其覆辙呢?

程小勇表示,当前中国经济企稳状态,商品涨势尚未结束,来宝集团资产出让并不会对市场产生额外的供应冲击。反过来看,商品价格大幅反弹,有激励更多的商品巨头重新扩张业务,部分矿业公司甚至开始加大投资于矿业。如必和必拓宣布将花费25亿美元,延长智利一处铜矿的运营寿命;力拓则在蒙古一处铜矿注入数十亿美元资金改善老旧产能,并稳步推进澳大利亚的铝土矿和铁矿石项目。

评论列表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

论坛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