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制造”了PM2.5

按照相关研究报告的说法,煤炭燃烧排放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与空气中其他污染物进行复杂的大气化学反应,形成硫酸盐、硝酸盐二次颗粒,由气体污染物转化成固体污染物,成为PM2.5升高的最主要原因。

  早报记者 李跃群 

  “PM2.5”最近迅速“走红”。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昨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治理PM2.5需要多区域共同努力,而中国燃煤发电比例过大是PM2.5升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PM2.5指直径小于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是有重金属、多环芳烃等有毒物质的载体,是造成灰霾天气的“元凶”之一。环保部有关负责人16日表示,《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向全社会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二次征求意见稿的最大调整是将PM2.5纳入常规空气质量评价,这是我国首次制定PM2.5的国家环境质量标准。

  按“绿色和平”的说法,各城市监测空气污染指数的主要测量项目,是空气总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可吸入颗粒物这三项的含量。而前两者为气态污染物,最后一项可吸入颗粒才是加重雾霾天气污染的罪魁祸首,它们与水蒸气结合一起,可以让天空瞬间变得灰蒙蒙。

  那么,为何空气中的超细颗粒物会增多?

  绿色和平的观点是,这与化石燃料的消耗有直接联系。中国能源消耗在近十年来增长了一倍多,且能源结构中煤炭占比超过70%。中国的煤炭消费从2004年的14.45亿吨标煤上升到了2010年的32.4亿吨标煤,相当于美国的3倍,印度的6倍,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费国。

  可查资料显示,煤炭燃烧排放的烟尘中有许多无法去除的超细颗粒是无法去除的超细颗粒,是PM2.5细颗粒的主要来源。而煤炭燃烧排放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与空气中其他污染物进行复杂的大气化学反应,形成硫酸盐、硝酸盐二次颗粒,由气体污染物转化成固体污染物,成为PM2.5升高的最主要原因。

  “东部地区已成PM2.5的重污染区。”绿色和平的报告中说,原因也与经济增长带来的煤炭消耗的快速增长有关。据统计,东部地区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污染物单位面积排放量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3倍、4.4倍和2.7倍。

  通过对比中国不同省份火电耗煤量与PM2.5卫星图可以发现,在燃煤量越高的地区,PM2.5污染越严重。

  由于PM2.5具有长距离传播的特性,城市中的PM2.5污染更多地来自区域污染扩散,相比而言,颗粒更大的PM10则主要来自本地的污染源。

  比如,尽管北京自1998年开始实施了十六阶段的大气治理措施,但是空气质量并未有质的改进。原因在于除了本地工厂、交通和居民等污染源向大气排放出的空气污染物外,外地输送过来的空气污染物也会对北京本地的大气质量产生影响。单单针对北京市进行大气治理,无法解决区域污染传播问题。

  研究表明,北京大气污染气溶胶颗粒物的排放源可远距离追溯到北京南部周边污染相对较重的河北、山东及天津等更大空间的范围。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

  据此,绿色和平呼吁,应立即开展煤炭污染治理,同时大力发展新能源,尽早摆脱对煤炭的过度依赖。同时,各区域应联防联控,共同应对空气污染。“单靠某一个城市单打独斗,很难独善其身。”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